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D组 > 正文

德国为全世界提供一种思路 多样化融合的结果

2010年07月15日14:38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艾文报道 平均年龄不足25岁的德国在本土世界杯之后,又一次获得了世界杯的季军。这支在南非刮起了青春风暴的球队,让人们谈论的不仅仅是球队的年轻化、激情四射的进攻式风格,还有他们球员的组成:23名球员中有11人有着移民的背景,这让他们成为“新德国”最有影响力的代表。

这支拥有众多移民球员的球队,成为了德国民族融合的催化剂。他们在世界杯上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他们代表的各个族裔的移民团体开始更多地认同他们德国人的身份。对于这个饱受移民融合问题困扰的国家来说,世界杯让所有人认识了更国际化的德国,而德国自身的凝聚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德国《时报》撰文说:“世界杯,是德国的幸事。”

德国足球的多样化色彩

按照德国历史学家的观点,移民的后裔代表德国国家队踢球,根本不值得如此热烈讨论。弗赖堡大学教授布雷克金著有《足球是彩色的》一书,他回忆说,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足球就已经是非常多样化的了,当时国内有很多的波兰人和犹太人建立的足球俱乐部,当时移民们在足球领域非常活跃。由于二战和大屠杀,这种趋势被终结。直到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新一代移民开始进入德国,拥有移民背景的球员才成为“不同寻常”的事情。

做文化研究的学者蒂维莱特在接受采访时说:“德国确实有很多有移民血统的球员。波兰人就是其中的一个大族群,波多尔斯基克洛泽并非开端。在上世纪30年代,沙尔克就有塞潘和库佐拉(塞潘还是1934年德国队参加世界杯时的队长),奎亚特科夫斯基代表德国获得了1954年世界杯的冠军,他们的双亲或者祖父母是来自波兰或者上西里西亚地区,那里也有着悠久的矿业传统,像哈姆伯恩这样的城市,由于移民人口占了大多数,甚至被称为‘鲁尔区的波兰’。”

虽然二战之后,移民后裔的球员数量较少,但也并不算罕见。除了提到的奎亚特科夫斯基之外,波斯帕尔也是来自东欧地区。70年代,哈特维戈、克斯特德和马加特进入了德国国家队,他们的父亲都是二战后驻扎在德国的美军士兵。

90年代,很多移民劳工的子弟为德国队踢球,比较著名的有意大利后裔的高蒂诺。此后德国足协为了提高国家队水平,还邀请了南非人邓迪和巴西人林克入籍,但这与移民裔球员有所不同。

外裔的空前占有

既然移民后裔的球员早已有之,为何现在的德国国家队还会受到如此热烈的讨论呢?主要原因是他们在国家队所占的比例之大是前所未有的,23名国家中11人有移民背景,占了几乎50%。根据统计,在德国20-25岁间的青少年中,来自移民家庭的孩子的比例只有传统德国家庭孩子数量的三分之一,显然国家队中的移民比例远高于平均值。

反对移民的右翼激进团体称,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是因为,足球是愚蠢人的运动,由于德国移民的平均受教育水平较低,因此他们在足球场上更容易获得成功。这种言论受到了德国媒体的强烈批评,《时报》评论说:“足球已经成为一项全球化的运动,场上的局面千变万化。现在需要很多高智商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从事这项运动。而且现在德国足球正在进入新的现代化的战术体系,要求球员们更聪明。”

移民球员越来越多,与德国的社会现象有一定的关联。对很多移民家庭的孩子而言,这是融入的德国社会的最好方式。克洛泽来到德国之前不会踢球,他想与学校里的同学们打成一片,才开始踢球,这让他很快地适应了新的环境。

虽然政府一直想办法让移民能与其他德国人获得公平的机会,但社会现实中不公平现象依然存在,移民后裔要想在社会中获得成功,机会少难度也大,足球成为一个很好的途径。但不能忽视的是,能够代表德国出征南非世界杯的11名球员,只是其中的佼佼者,有很多移民后裔的球员不仅不可能代表德国队,甚至很难获得进入职业联赛的机会。

全球化下的要求

现任汉诺威96的主帅斯隆卡曾担任沙尔克的教练,其所在的鲁尔区是德国土耳其移民最多的地区:“我们应该好好调查一下,为什么很多的土耳其移民家庭的有天分的孩子无法进入一线队。是不是这些年轻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指导,是否我们的青年培训体系出现了问题,又或者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离开了体育运动这条道路?”

教练的指导肯定是问题之一。过去由于缺乏培训,业余俱乐部和基层的教练们不懂得如何与移民家庭的孩子打交道,无法处理信仰和生活习俗不同而带来的问题。在德国足协将利用足球促进社会融合当做目标之后,开始加强了对教练们的培训,现在教练们能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更能帮助来自不同族群和信仰的孩子进行训练。

从基层上开始进行改变,代表着德国足协思路上的改变。蒂维莱特说:“十几年来,德国足协在结构上都是非常封闭和保守的协会。他们对待移民孩子的态度是‘我们不需要你们’。这种态度并不奇怪。直到现任主席茨旺齐格之后,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转变。在德国足协新的措施下,我们留住了厄齐尔赫迪拉这样的球员。”阿尔滕托普兄弟和厄齐尔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他们都是在盖尔森基兴的土耳其家庭出生,德国足协的新政策没有来得及留住阿尔滕托普,但让厄齐尔成为了新德国队的一员。

实际上德国足协面临着很强的竞争,因为土耳其足协一直努力争取这些在德国成长的土耳其球员。现在德国青年队加强了这些移民家庭孩子的选拔,很多由着外国血统的球员从U15开始就为德国踢球,他们在足球上是完全“德国化”的,而且从少年时代开始就将“雄鹰”标志佩戴在胸前,这些球员当然更容易选择为德国国家队效力。

现在德国足球界的目光不仅放在了挖掘年轻球员的身上,还制订计划帮助他们更顺利地完成职业生涯,以及他们职业生涯结束之后的规划。完善周到的计划,会让移民球员更愿意代表德国国家队效力。

世界杯,德国的幸事

这些球员给德国的足球风格带来了新的变化。蒂维莱特说:“对更多的文化有所了解,会给人带来更多的活力。如果只狭隘地看着自己身边的环境,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移民球员在国家队中的表现,不仅对德国足球有好处,对整个德国社会也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对外而言,这展示了德国的新形象。汉诺威大学的社会学交手教授克劳森表示说:“德国早就是一个移民国家,但世界对我们的印象还停留在守旧、传统这样的看法上。21世纪应该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需要的是一种混合文化,足球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舞台。足球,可以让世界改变对我们的印象。”

对内而言,世界杯增强了德国人的国家认同感。由于法西斯主义留下的阴影,在十几年前,很多的国人还认为挥舞德国国旗是右翼极端主义者的标志,但通过2006年的本土世界杯,德国人对国家的概念有了新的认同,国旗甚至成为德国人的一种流行文化。2010世界杯后,这种情况更加明显。

移民是德国的社会问题,德国媒体也无奈地承认,德国社会在与移民的融合中存在着问题。比如在德国数量最多的土耳其移民,其中很多不会基本的德语。2007年德国修订《移民法》,要求土耳其人必须参加义务性质的德语课程。2008年德国足协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各级别足球比赛中,极端主义和暴力冲突中,有三分之二与移民有关联。足协主席茨旺齐格说:“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报告。”

现在的德国队更能代表德国的社会现状,完整反映了德国是一个新的移民国家的事实。当来自土耳其、波兰、北非和东欧地区移民家庭的孩子进入德国国家队的时候,德国队就成为连接所有德国人的桥梁,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移民。

2008年欧洲杯,由于波兰与德国队分在了一个小组中,很少有波兰后裔会公开支持波兰,他们往往在德国与波兰之中犹豫不决。当时一名德国记者说:“我们没有看到波兰移民们的狂欢,他们很多人选择了支持德国队,这是我们社会融合的一个进步,他们对这里有了更多的认同感。”

2010年世界杯,是进一步融合的机会。俄罗斯、土耳其和波兰等德国大的移民族群的祖国都没有打入世界杯,德国社会终于在这一刻凝聚成了一体,这一次游行狂欢的有来自各个阶层和族群的人,但他们支持的只有一个德国队。《柏林邮报》说:“我们看到了更有凝聚力的德国社会。世界杯的一个月,也许是一段特殊的时光,但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一名德国的社会学家说:“当德国在半决赛被淘汰出局之后,这个社会的认同感似乎更强大了。也许很多人未来还是会支持他们出生的国家,但当他们挥舞德国国旗的时候,就证明他们在心里也接受了这个国家。这将是一个非常长期的影响。”

[责任编辑:jediz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