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钱江晚报:西班牙像烟花一样寂寞

2010年07月13日07:11浙江在线-钱江晚报七贤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快满一百岁了,我看到,一切都变了,甚至看到天空上的星座都改变了位置。”很久很久以前,加西亚·马尔克斯这样感叹。

用不了多久,我们这些目睹西班牙堂吉柯德勇斗荷兰铲车的球迷会这样感叹:我们赶上了一个最坏的时代前奏,我们搭住了一个最好时代的尾巴,虽然我们不是狮子座,但我们看到的足球,属于马尔克斯看到的世界的一部分。

靠一堆1∶0捧起一座大力神杯的西班牙,让全世界人民都无法深表满意,包括他们自己。但需要负全责的不是他们,他们也乐意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但没人愿意和他们演对手戏。德国人是太尊重西班牙人,荷兰人是太不尊重西班牙人,结果都是一样的,西班牙人要的不是尊重,只是服从。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这条理。

我坚决不认为西班牙队开创了一个新时代,让我们聆听什么华彩乐章。在非洲大草原,他们以一种流派阻击整个世界和一个时代,演绎的可能仅仅是绝唱。艺术足球和华丽足球,像许多日渐消失的老行当、老手艺一样正从我们的视野里慢慢蒸发、消失,西班牙队能守得一阵,不指望守得一生。

有三十年以上球龄的球迷,是不会把西班牙队无限拔高,也不会把哈维伊涅斯塔奉为神明的。那时候足球就是这样踢的,那时候也没有绿色环保纯天然概念,吃的、喝的都没有转基因、没有激素,更没有三聚氰胺和苏丹红。

从金毛狮王巴尔德拉马开始,事情悄悄起变化,然后混世魔王马拉多纳难混了,忧郁王子巴乔谢幕了,齐达内走火入魔了。足球从街头、海滩的杂耍变成流水线上的生产,球员从艺术家、诗人变成铁匠石匠和码字工,足球从中国满汉全席、法国大餐变成肯德基炸鸡翅,大师进了名人堂和蜡像馆,杰作进了拍卖行和阔佬豪宅。市面流通着的,基本上是伪的,如文强家里的字画,唐骏手里的文凭。

这时我们突然发现,还有两个遗老在西班牙,坚持祖传工艺,坚持纯手工制作。赚来的名声是,德国人搞技术,西班牙人搞艺术,搞得如此忘我,都忘了足球是该往门里送,而不是光在脚下耍的。是的,哈维和伊涅斯塔是两个刀客,一个把焦炭炉的风箱拉得呼呼响,一个从白里泛蓝的火里把铁片夹出来挥汗如雨千锤百打。七七四十九天,完成的是九十九八十一道工序中的一道。他们手艺如此高超,神情如此专注,人们知道他们会打刀,竟不知道他们还会使刀,结果伊涅斯塔出手,咦,捏死他!冷电精芒,荷兰人心胆俱寒。然后抹一把汗,继续埋头锻打,江湖上的纷纷扰扰再与他无关。

上天太垂青西班牙了,除了赐予他们一个野心家一个阴谋家,还有万夫莫开的圣卡西,铁锁横江的普约尔。缺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西班牙就是阿根廷,或者德国、荷兰,芸芸众生的一群。荷兰人已快琢磨出西班牙人的工艺密码了,幸亏没再多给他们一点点时间。西班牙是个无法复制的奇迹。四年后,哈维34岁,伊涅斯塔30岁,普约尔36岁,就算他们坚守,还能承受得住代价吗?伊涅斯塔说,四年后的事不好说,也许各走各的了。

所以,看了七届世界杯的我,拍着第三次观摩世界杯的儿子的肩膀说,小子,你有福气,赶上了最后一支同时拥有两个天才和一群高手的球队,把足球耍得像丁俊晖打台球,对自己的要求不高,对对手的要求更低,让他得零分就行。

西班牙人像烟花一样灿烂过,但也像烟花一样寂寞。四年以后,足球回到新大陆,或许就要像德国、荷兰、意大利那样踢了,西班牙要么被德国战车碾过,被荷兰和意大利铲车铲翻,要么自己也变成一部战车或一辆铲车,那样更稳、更准、更狠,多拉快跑、多快好省,这是ISO9001国际认证标准,适用各行各业。本报评论员七贤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