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成都商报:“无人驾驶”的新王诞生

2010年07月12日09:27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江弋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评论员 江弋

这届浮夸的世界杯幸亏或不幸由这样一场诞生新王的决赛来压轴。

荷兰人齐声高唱国歌《威廉颂》开始,这注定就是一场天荒地老的战斗,很少见一国国歌指名道姓去针对另一国,《威廉颂》却没有一点迂回,直接插入了牛的脊背——“当西班牙害你时,我高贵的心就在滴血。”

开赛仅49秒种,范佩西从背后阴毒踢布斯克茨;1分40秒,马泰森一脚蹬踏给了比利亚一个下马威;紧接着,队长老范又让拉莫斯满地打滚……这支荷兰队凶残、坚硬得让人哮喘,明晃晃的橙色已经失去体温,橙子在淬火中变心成冷兵器时代那些寒光逼人的白刃。

没有全攻全守,只有“28米线”的你死我活,温格在现场解说中反复提醒大家,荷兰人今天要的是大禁区前10米处的控制权!这正是穆里尼奥后腰战术中强调的“28米线”概念,于是比赛的场面有点滑稽:德容像乌德勒支农场的奶牛一样粘住了个头矮小的哈维和小白,范博梅尔则像风车一样绞杀着风一样的佩德罗,不到28分钟韦伯就亮出五张黄牌,实况版的《威廉颂》应该改写成——“当荷兰人伤害你时,全世界高贵的心就在滴血。”

德容朝阿隆索胸口正中央飞踹而去的“沙橙暴”瞬间,范马尔韦克像看戏一样在场边谈笑风生,这个杀手太冷了,你不能怪克鲁伊夫“叛国”,无心人断肠人痴情人天下人都不会爱上这样搞破坏的荷兰人,这不是对西班牙进攻体系的破坏,而是对1970年代所有橙色的破坏,荷兰足球若丧失了1970年代的记忆,那就只能是欧罗巴的孤儿。

西班牙确实有点怕了,不是肌肤之痛,而是内心的迷茫和恐惧。荷兰人给了巴萨拉马西亚,给自己留下了阿贾克斯,今晨两队多达17人出自这两个世界顶级青训营,这两个青训营是汉书艺文志、是文庙后街,他们本以盛产秀才而闻名,而不是兵——现在“老师”速冻成“兵”,拉马西亚的秀才们看上去有点感冒,有点沮丧,这本就是一届没有巨星的世界杯,秀才就是穷人的钻石,可到最后一夜,不要飞翔不要翅膀不要气质的荷兰人连秀才——也都不要了。

在黄昏融化了世界的橙色以前,你说你情愿挥别憧憬的爱情唯美,你说你情愿迎接繁复的柴米油盐。

西班牙如果没有夺冠,南非世界杯就是史上最坏的世界杯,因为它毁灭的是理想主义最后那丁点儿萤火虫般的微微光芒。荷兰如果夺冠了,那么这届世界杯,你会发现情欲、语言、革命、思维、伦理、暴力都在物欲横流之中尽显苍白,孤独是可耻的,但我们都只能是孤独的。

“你找我就是为了补上十年前那一炮!?”刘烨在《无人驾驶》里对初恋情人高圆圆这样哀号,他相信初恋的直觉。“我就想跟我喜欢的人在一块儿,有什么不对吗?没有。”高圆圆的回答平静得像一面湖水,这种平静令人窒息、绝望,直达麻木不仁的边缘——这就像西班牙在加时赛,小法的带领下,用潮水般的攻势对橙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你教育我30年就为了闷出一场0比0来?

叫完之后,伊涅斯塔完成了终极绝杀,约翰内斯堡见证了新王诞生,哪怕这是一个无人驾驶的新王,还好,这不是一个坏到底的黎明。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