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成都商报:恩怨了结 怀念漫漫开场

2010年07月12日09:28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谢礼恒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巴萨门神拉马列茨赛前流着泪说:“如有朝一日目睹西班牙夺取世界杯,我肯定会流泪。”86岁的拉马列茨是60年前杀入巴西世界杯四强的那支西班牙队中一员,当时的18名队员中,只有6位老人尚在人世。

老拉马的热泪,注定滚烫了托雷斯比利亚哈维伊涅斯塔们的这个深红色的夜晚。

“控球大师”在约翰内斯堡的橙色舞台成为“世界杯第8大奇迹”!第8个新王要有一个特别的仪式:华丽大门悄然开启,“无艺术不足球”的西班牙斗牛士站在领奖台上高傲地流泪,这是对足球的征服、更是对艺术的拯救。一位不知姓名的球迷赛后留言说:“最漂亮的西班牙终于成功了,我唯美的青春得到了一个可靠的注脚,除了唐璜、堂吉诃德和卡门,还有球场上高贵的激情和昂贵的风土。”

没有天赋,别学巴萨。巴萨青训主管教练卡佩亚斯评价说。言下之意,如果不是才华卓越,就别模仿巴萨的传控风格,“最重要的是,无论你的领悟高低贵贱,你都得学习如何痴迷巴塞罗那。因为那代表着青春、唯美和热血。”

我们反对痴情,但谢绝不了沉迷。

巴塞罗那,巴塞罗那,多达8人的巴萨帮在西班牙阵中洋溢着天才的灵感、美和神经质,那些属于诺坎普的热爱和万人瞩目的青睐更大层面是对浪漫足球的追逐,这个清晨,巴萨足球的鬼魅气质“青出于蓝”,要知道,巴萨足球的风土竟然来自荷兰人!1971年,足球“先知”、荷兰人米歇尔斯离开成名的阿贾克斯,将全攻全守带到了巴塞罗那。“如果说巴塞罗那和荷兰人血脉相连,那么米歇尔斯就是这个纽带的缔造者。他最大的贡献就是使加泰罗尼亚人和荷兰人一样欣赏攻势足球。这么多年来,他在巴塞罗那的成功就像远方的灯塔那样,指引了一批又一批荷兰人的到来。”这是后来执教巴萨的荷兰人里杰卡尔德的肺腑之言。1974年2月17日在伯纳乌球场巴塞罗那5比0狂胜皇马,时人后知后觉:“巴萨的荷兰时代来临了。”1974年克鲁伊夫来到巴萨,当年的世界杯之后,又一位疯狂的荷兰人内斯肯斯来到巴萨,两位荷兰艺术家联袂,让巴塞罗那开始真正爱上荷兰式飞翔。随后的故事和历史,都如你所见。

36年后,学徒给了老师傅醍醐灌顶的滚烫一掌,一个烙印,足够传世——比利亚、伊涅斯塔、哈维、普约尔……这些名字将铭刻在郁金香的仇恨里……血脉就是血脉,宗亲的下游战胜了命运的上游,深红战胜了这个伟岸而功利的橙色驱壳。

克鲁伊夫说:苍白最终输给了澎湃。

托雷斯不再是天使,两年来回,西班牙却找到了比利亚,他如同一枚孤绝的糖果,甜蜜了整个伊比利亚半岛,葫芦娃哭了,整个地中海跟着一起潸然泪下。30岁的哈维,前6场比赛560次传球,成功传递了509次,传球成功率91%,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哈维都是世界杯球员第一!作为“永不停歇的马达”,哈维理应获得胜利。他6场比赛65.2公里的奔跑距离终究换回了400多年的时间衰老,他站在足球之城球场的中央,享受全世界的掌声。

西荷恩怨,始于1566年的“尼德兰革命”,那个在荷兰语中被称为“低地”的地域成了双方的心病。那是一场关于统治和拯救的挣扎,是绞杀、是折磨、是灵魂的嬉笑怒骂。1581年,荷兰共和国宣布脱离西班牙独立。一个开始,一个结束。

在迎受了08欧洲杯冠军的洗礼后,这一次,这一群风情万种的斗牛士战胜了自己——博斯克的鲜红色领带就是斗篷。他在替补席上不知所措,因为幸福来得有些遥远,他不停地搓着手,等着如何接住上帝。

托雷斯说:在这支伟大球队中出场比赛是非常奢侈的。比利亚说:如果我们没有夺冠,我们就什么都没做,冠军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情陷巴塞罗那的伊涅斯塔则煽情地表态:我们算是了结了一个遗憾。

思念是一种病。今晨过后,我们作为精神模特的西班牙该如何被定义?这样的一支球队,结束了一场完美的恩怨,又开始一场漫漫的怀念。(谢礼恒)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