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张斌:时代雕刻足球 童话世界早已不存在

2010年07月12日02:27东方早报张斌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斌

没有人可以再生活在昔日的理想世界之中。现实告诉荷兰人,童话般的世界早已不复存在,具体到残酷的足球竞争,赢得胜利已经不可能凭借无瑕的完美方式,人们不会在乎过程的粗陋和不完美。

荷兰人无法抑制地在思念他们往昔岁月之中的“全攻全守足球”,当然没有冠军的痛楚一天也没有离开过荷兰足球的躯体。顽固派会指责如今的荷兰足球已到了丑恶的境地,哪怕范布隆克霍斯特石破天惊的那一记进球可以让昔日的美丽足球重现球场,但是就在进球前的几分钟,范博梅尔凶狠的铲断险些让乌拉圭队员的腿彻底报废。这样的粗野与功利是荷兰人不愿意看到的,这恐怕就是对于荷兰足球灵魂的出卖。

回到1965年,全攻全守足球的真正教父米切尔斯在阿姆斯特丹开始缔造荷兰足球的辉煌时代,清秀的克鲁伊夫应运而生,师徒二人携手演绎了不可以复制的一段荷兰足球历史。那个时代的阿姆斯特丹被认为是嬉皮士的完美世界,自由、舒畅,不承载功利和世俗,也只有在那样一个时代和城市之中,被无限完美化的全攻全守才会为天才而诞生,甚至他们轰然地,悲壮凄美的失败都会被拥趸们视为举世无双的天才宿命,绝非那些世俗之辈可比。现代的荷兰历史留给这个世界最闪光的人物,既不是文学家、音乐家,也不是政治家或者商业巨子,足球巨星是这个充斥着自由散漫气息的国度给予世界的最大贡献,淡淡的艺术气质,忧郁的背影。

自艾自怜的日子早该过去了,现实在残酷地一天天改变着每一个荷兰人的生活。虽然在这个国度的某些酒吧之中,瘾君子仍然可以自由地吸食毒品,但是窗外的世界已经不可能永远只是充斥着自由和激情。2002年世界杯赛预选赛,荷兰队在都柏林被爱尔兰击溃,无缘决赛圈,举国悲怆。与此同时,极端反阿拉伯移民和文化的政客弗托因遇刺身亡,亲手结果了这位极端政客生命的荷兰人平静地说道,他之所以如此行动,就是为了不让阿拉伯移民成为这个国家所有问题的“替罪羊”。政治刺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荷兰公众深深感受到现实世界的不安全感,社会在向现实主义急转弯。

如此的社会转型就像当年的嬉皮士世界一样也在毫不留情地雕刻着荷兰的足球,没有人可以再生活在昔日的理想世界之中。现实告诉荷兰人,童话般的世界早已不复存在,具体到残酷的足球竞争,赢得胜利已经不可能凭借无瑕的完美方式,人们不会在乎过程的粗陋和不完美,甚至更为极端的认识是,谁敢说自己是用清白的方式赢取的世界杯?这样的判断自然有不同的理解,范巴斯滕执教荷兰队的时代,在与荷兰足协的合同之中居然要明确必须坚持传统打法。过渡到范马尔维克时代,没有人再去苛求自己的球队一定要特立独行了,如果再恪守毫无意义的所谓足球精髓,只会招致世界的耻笑和遗弃。世外桃源般的嬉皮士世界终于妥协,向胜利妥协,向当今的世界妥协。荷兰人坚定了,若想胜利必付代价,最大的代价就是昔日英名。为了世界杯,值得!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