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今日早报:世界杯以苦情始 以闹剧终

2010年07月12日07:10浙江在线-今日早报刘原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世界杯决赛前夕,我穿越长江流域恶毒锋利的阳光,去城北看一个2000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叫辛追,常住马王堆,现在没心没肺的她咧着嘴,每天与如织看客深情对望。我在思忖现世的那些过客,有谁还能在千年之后成为标本,以不朽的皮下组织对抗时光?是百发九十二中的章鱼保罗,还是像冠心病患者辛老太一般疼痛的马拉多纳?

南非世界杯以苦情始,以闹剧终。

大力神之光第一次照耀非洲大陆,这本是属于曼德拉的世界杯,但曼德拉的曾孙女车祸罹难,我们没见到这位最伟大的黑人。澳大利亚科威尔以绝症之身,被红牌罚下,柔情看客们珠泪倾盆,后来据说他的病无碍性命,他的队友琼斯家有白血病儿,那才是真正绝症,琼斯火速离队,连嗡嗡祖拉的声音都没听过。仿佛是嫌好望角还不够悲情,人民鲁尼上来就哭,国产琼瑶们也陪他哭,母爱扑面而去,恨不得亲手拭去那张胖脸上的啼婴之泪。多年以后,洋版郭德纲会在自传里陈述:南非隆冬干涩,眼皮难受,流泪数滴,后辗转北京吃烤肉,更泪如雨下,都是被烟熏的,……哥非影帝,哥得了沙眼而已。

小组赛毕,苦情结束,内讧登场。这是一届不团结的世界杯。以前以为荷兰人才吵架,现在发现好多国家都喜欢吵架,区别只在于有的球队是出局前吵,属饭前开胃甜点,有的是出局后吵,属事后烟范畴。我早就预言阿根廷队只要输球势必内讧,果然。是吵架鼻祖荷兰人空前和谐,只顾默默地卷起三分走人,虽然习惯兄弟阋墙,其实他们都姓范,都渴盼着范进中举。

当我们老去时,会记得这是一届暴力的世界杯。矿藏丰富的国家传言要向输球的队员赠送矿工帽;多国球迷为泄愤已经展开了对头足纲八腕目的某种软体动物的屠戮;即使是杀入决赛的队伍,亦被枪抵住腰间——荷兰国防部长说,球队回家时,将派F16护航,你别以为这是国宝待遇,F16上都装了响尾蛇导弹,捧不了杯回家,直接在高空把你做成挂炉烤鸭深井烧鹅或炭烧猪颈肉。

南非只产钻石,不产经典。我们可以记得1986的马拉多纳和莱因克尔,1990的卡尼吉亚和斯基拉齐,记得1994的巴乔和罗马里奥,即便4年前,亦有齐祖那最是一秃头的温柔,直沁肺腑。但在南非,经典都成了酱油客,梅西[博客]卡卡C罗,以及鲁尼、郑大世,这些占据了报纸头版的球星总共只贡献了一个进球,而且还是由CCTV女记者助攻的。

球王是一个正在消逝的词汇,南非没有球王,继贝利和马拉多纳之后,LV已无形象代言人。飞人乔丹已经远去,现在只剩波霸乔丹;马拉多纳告别赛上接替他上场的里克尔梅已经潜伏,现在只剩波霸里克尔梅。她们才是未来的球王。

中国球迷的残余记忆,是我们为世界杯贡献了令所有球迷失聪的嗡嗡祖拉,贡献了令“朝鲜鲁尼”脚下打滑的球鞋,贡献了无数赌徒和裸奔者。

而南非之于我,是我20年来辗转流离于中国不同的城市和小镇,挣扎奔命于不同的城中村和出租屋之后,第一次在自己的房子里看球,第一次和父母一起看球,这也是我跨入40岁之前的最后一届世界杯。那些打马走过的地方,那些弥散于长河落日之下的面孔,自今夜后,都已成黑非洲的滨海荒原。桅杆之下,我们再也不想入非非。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