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名人声音 > 正文

宋石男:看球兄弟连 曲终人不散

2010年07月12日06:53新京报宋石男我要评论(0)
字号:T|T

□宋石男(大学教师)

两个兄弟如果看过同一届世界杯,他们之间就有一条纽带,将彼此紧紧连接到一块。和你一同看过世界杯的兄弟,你永远不忘。

下面我按捺不住要介绍我的五个看球兄弟了:卡特尔王子黄寒冬、西南交大的乔丹牛爽、五通桥的郭富城吴江、广州赌神尖王、自动取款机风少。

卡特尔王子黄寒冬与我,就是一颗心住在两个身体里的兄弟。他是世界杯战史的百科全书,当我懒得谷歌或百度时,他会如银河巨型计算机一样告诉我所有想知道的历史数据。遗憾的是本届世界杯我们只在一起看过三场球,剩下的时间都是短信交流。每次熬夜看球,我们就像热恋的情人一样将短信发个不停。卡特尔王子常住沙漠,话的水分极少,通常都是:阿根廷凶啊、或者梅西[博客]凶啊……他是阿迷,阿根廷出局那场他跟我在一起,终场哨响,200多斤的他虎躯一震,星目一寒,我只好轻拍他的肩背。

牛爽现在深圳,我大学同学中惟一的兄弟。他是头愤怒的公牛,酷爱在短信中日决所有不喜欢的球队和球员。他最讨厌C·罗,一会儿祝C·罗的韧带拉,一会儿祝他的腿被铲断,一会儿又祝他遭肘击打出鼻血。牛爽是西班牙迷,这支华丽女足能走到最后,他芳心窃喜。

我的小兄弟吴江在乐山,曾经长得像郭富城而现在像郭德纲。他今年6月结婚,是在轮椅上举办的婚礼,因为之前他踢足球把腿搞断了。婚礼上我送了他一条横幅,上书“身残志坚追梦人”。他的短信风格比较刘建宏,慢条斯理温温吞吞,我总疑心他是用打了石膏的腿发短信。他也是西迷,半决赛比利亚进球时,他终于发来激情四射的短信:进了进了进了……一共十六个,超过刘建宏一倍。

尖王是我小学同学,现在广州。据说他赌波赢的钱足够请林志玲晚宴一次,但他有时也会忏悔,声称赌波之后完全丧失了看球的乐趣,看什么都是假球。他对我说:“你娃不要赌球,要珍惜看球的乐趣。像我现在这样实在悲哀。人生的乐趣活一年少一件,活十年少一堆,活一百年都没了”。

风少是80后,天涯社区的高管。他是浪子,也是风一样的男子。本届世界杯我们打赌十三场,他三胜十负,像脑壳硬的孟获一样屡败屡战。我很喜欢他,我把他看成一台自动取款机。

现在世界杯就要结束,刀兵入库,马放南山,那些漂亮或丑陋、激情或沉闷、磊落或猥琐、天才洋溢或平庸无奇的瞬间,都将消逝,“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然而兄弟之情谊,却不会因世界杯的去而干涸。

(新京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