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广州日报:克洛泽因伤让贤 探花德军圆满谢幕

2010年07月12日06:09大洋网-广州日报黄庆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回说到克洛泽有望冲击天下大会古今第一锋之荣耀,然其却在对西班牙一战中背部负,探花之战出阵成疑。

话说德军苦斗不敌西班牙,主帅勒夫回到营中愁眉不展茶饭不思,困倦中和衣而眠,不料睡到半夜惊醒,突头痛脑热,经军医诊治折腾一夜,天明方才睡去。

次日勒夫醒来,已是日薄西山。副帅弗里克守候多时,道:“近一月来大帅鞠躬尽瘁,劳累过度,至此方得休息半日,如今感觉可好?”勒夫定一定神,道:“不觉竟睡去这些时候,此番征战实如发了一场春秋大梦,兵败之日,正是梦醒之时。”弗里克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大帅不必介怀。”勒夫点头,坐起身来,道:“召集诸将大帐议事,我有话说。”弗里克领命。

少顷,众将先后而至。勒夫往帐下瞧去,不由大吃一惊,但见大将军拉姆脸色惨白,左将军波多尔斯基流涕不止。勒夫惊道:“诸将何以这等模样?”拉姆答道:“昨日兵败,心甚不忿,回营后寝食不安,彻夜难眠,半夜里忽起一阵寒风,就此感染了风寒。”波多尔斯基道:“我亦如此,然我二人尚非病情最重,厄齐尔高热不退,甚至卧床不起。”

勒夫唏嘘道:“不料几位将军遭遇竟与我无异,君等为国效力,精神可嘉。不过,虽则争霸无望,那探花之位又被视为鸡肋,却也关乎全军荣辱,我等须得坚持到最后一刻。”诸将齐道:“大帅放心,我等定必死战求胜。”

歇得两日,厄齐尔高烧已退,拉姆等也渐趋康复,然克洛泽背伤却未见好转。勒帅阵前点兵,托马斯·穆勒奏道:“克将军只管上阵,便是于阵中一动不动,我等也要助其建功。”众将齐声附和。克洛泽却道:“穆将军此言差矣,我即便上阵,恐只坚持得半炷香工夫,莫要因我一人,断送全军前程。阵中尚有多名青年才俊,何不将此战机留与他人。我已征战三回大会,于愿已足,诸位好意,克某心领。”

正是:

德国名锋克洛泽,三朝征战功几何,

空霸威名载史册,大义更堪书赞歌。

拉姆、波多尔斯基等将见状,亦道:“克将军高风亮节,让人敬佩,我等亦愿让出战机,请大帅定夺。”勒夫道:“众将有此谦让之心,着实叫人欣慰。”当下连点奥戈扬森卡考等将,换下克洛泽等人,出战乌拉圭

德乌开战,德军众将果不辱使命,力擒对手奏响凯歌。青春英雄水银泻地之德军,终以探花之名结束本次出征。如此,第十九回天下绿茵大会仅余最后一仗决战,荷兰西班牙两路大军,究竟谁是最终王者,且看下回分解。

(大洋网-广州日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