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东方体育日报:决赛很简单 冠军是荷兰

2010年07月12日00:04东方体育日报曹政宁字号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当全世界各色足球专家头疼于分析谁会夺冠的时候,世界杯决赛在斯内德看来简直毫无悬念可言,一句话就能说完:“究竟两家里谁会赢得决赛?那就是我们。”这位中场天才已经入围了金球奖提名,凭着对乌拉圭那场踢进的第5粒进球,金靴奖似乎也触手可及,难怪他连失败两字怎么写都不想知道,“别再跟我说什么失败了,这让我变得很有攻击性。”

  刚过去的赛季里,他跟随国米拿到了三冠王,如果能在世界杯里包揽冠军、金靴和金球无疑将令他成为史上最成功的球员,“我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人,不过相信我,我并不在意这些,人们都在讨论金靴奖,这有什么呢?我只要大力神杯!”于是前几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决赛,谁赢了?你说呢?那是场伟大的比赛,终场哨吹响后我非常满意,我又被评为全场最佳。哈哈哈,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是在阿姆斯特丹的运河里。”真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清醒了。

  回想1988年,那是荷兰足球的又一个高峰,没有赢得世界杯的他们拿到了欧锦赛冠军,当时斯内德只有4岁,他和爸爸一起来到街上目睹了庆祝场面,“我只记得头上戴着一顶橙色的帽子,然后站在街边为乘坐大巴经过的球员欢呼,我们现在一定要超越那些人。”如今轮到他坐在大巴上回去接受人们的欢呼,这当然得归功于他踢进的5粒进球,而且运气也帮了他的忙,比如球踢到对方球员身上折射入网,这在斯内德看来是好兆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即便“踢中裁判屁股”进球也行。

  这只是运气吗?“我不这么认为,你必须有进球的欲望、并且去执行它。这就是我说做的,你必须对进球非常‘饥渴’,我每天都享受这个,会有用的,能上场真是太好了。”斯内德就好像是无忧无虑的小青年,大多数时候他确实如此,除非是想到对手是西班牙时会认真思考一番,“如果你像德国人那样对付西班牙,你就跟没踢差不多。你当然对西班牙的时候会想把阵型往后缩一下,否则他们就会把你赶下场,不过德国人做得太过头了,你立刻就没机会了。”他把国米打巴萨那套翻了出来,“我们绝不能在中场丢球,并且在进攻过程中我们必须显示自己有把比赛从他们手里夺过来的决心,当我们这么去做的时候,我们一定能在足球城取得成功。所以说不要以为他们一点也不担心我们,拉莫斯(西班牙右后卫)给我发了个消息说,‘放轻松点,你都有三个头衔了。’这够了吗?当然不。”

  你也许喜欢诺贝尔和平奖,但我要金杯

  范马尔韦克和范博梅尔这对翁婿怎么就没生在中国呢?要是在我们这里老丈人当主教练、女婿当队长不仅毫无问题,还会得到“举贤不避亲”这样的美称。范博梅尔也用不着现在急急地跳出来宣布说自己不要做队长,就怕别人说他因为娶了教练的女儿沾到什么便宜。

  离开两年后重新入选国家队、然后得到那么多上场时间已经招来不少非议了,“队伍里有不少球员为国家队出场时间更长,我也不想成为新队长,这些跟范马尔韦克是我的岳父一点关系也没有。”范博梅尔表示,他情绪不稳定,压力比较大,世界杯结束后范布隆克霍斯特是要退役了,可世界杯这不是还没结束吗?“我必须承认,重返国家队的时候压力很大,我承受不了哪怕有一场球踢得不好。当别人总是更多地在分析你、对你施加压力的时候,这种感觉太艰难了,不过我能证明自己不止是胜任这个位置而已。”

  当然这样的表白还是说明,这位被人说脚下太脏的球员有颗脆弱敏感的心,还是来说说犯规的问题。很多人心理不平衡,说范博梅尔犯规那么多怎么一直连牌都没吃到,来到对乌拉圭的半决赛里才终于迎来了第一张黄牌,这下他岳父就有得说了:“我不能同意那些批评的意见,要知道星期二他才吃到第一张黄牌,他在比赛中显示出良好的纪律性。”范博梅尔不是大家都会喜欢的那种球员,更是对手不喜欢在自己区域里碰上的人物。他能抢下球传给罗本和斯内德,有他和德容在荷兰的后防线身前,谁都别想轻易过去。这对西班牙的中场哈维以及伊涅斯塔是个极大的考验,他们俩能不能突破范博梅尔这位前巴萨队友还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西班牙人得戴上最厚的护腿板,因为范博梅尔已经把鞋钉磨尖了等他们过来。

  如今这些荷兰球员不少都在西甲呆过,然而结局都不算太美妙,范博梅尔也是如此,他在巴萨的2005-2006赛季虽说拿到了联赛和冠军杯双料冠军,可沦为替补的他过得很不畅快,冠军杯决赛里是轮到他上场了,可下半场开始才15分钟就被拉尔森换下了,然后队伍一口气进了两个球。

  这些经历更坚定了范博梅尔为了打败西班牙人、为了夺冠可以不惜一切的决心:“我们必须阻止人们再谈论1974年,如果1974年的球员们被问到他们是要冠军还是要美丽足球的名声,他们会怎么回答?是的,你也许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我们只想取胜,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确保我们可以在这些决赛中取胜,现在我们必须证明这些。”

  痛未愈 罗本不想再伤心

  克鲁伊夫可以说谁赢他都很高兴,那么荷兰新一代的领袖人物罗本就不会这么想了,小飞侠不介意比赛后被队友扒裤子,只要能获胜就行,场面好不好看就更无所谓了。

  “我更愿意踢出难看的比赛然后获得胜利,也不要在一场美丽比赛后输掉了它。要知道你是在世界杯决赛里,踢得好不好看根本不重要。”罗本这话克鲁伊夫要是听到肯定会很伤心,这不明摆着是要跟他拗断吗,1974年橙衣军团攻势足球踢得再怎么荡气回肠终究未能夺冠,看来这已经上了范马尔韦克的失败案例册了,毕竟从预选赛八连胜到决赛圈六战全胜,如今的他们离完美登顶只差一场比赛,可以说是史上最成功的荷兰队了。

  “如果你之前告诉我会发生这一切,我肯定一点也不相信。在过去我们听了太多什么真是美丽啊之类的夸奖,不过没有任何回报,而我们的队伍,到目前为止是非常有成效的。我们是还没有展示出自己最美丽的足球,不过我们总是转向依靠更好的团队合作。”

  最重要的是团队取胜,而非用美丽来征服人心,那么除此之外球星个人力量又该如何评价?从罗本个人数字来看,由于世界杯前受了伤缺席2场小组赛,到现在总上场时间只有267分钟,连哈维的一半都没有到,进球也只有两个而已,效率虽然不低但金靴奖是没有指望了,要评上金球奖除非最后爆发一下。不过他还没去南非就已经下定决心把队伍放在前面。“虽说个人表现出色回来也能听到赞扬,但最重要的还是把属于我们的金杯带回来。”现在也不例外,而且他自己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我可以在决赛出场,但我没在自己的状态巅峰,那是因为现在还有之前,我总是会觉得疼痛。我能踢但是带着痛楚踢球,但肯定不是过去每场毫无阻碍时候的踢法。伤势是在变好,可没好全,也没来到理想状态。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就试着尽最大努力调整好了。”

  无论结果如何

  我都是胜利者

  在祖国和夺冠热门之间做选择,通常是件很危险的事儿。有的当事人,比如说勒布朗·詹姆斯就连球衣都被人烧了,而章鱼保罗都有可能要申请避难。

  不过被视为荷兰和西班牙足球桥梁的克鲁伊夫没担心过这些,他老人家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挺西倒荷”的立场上,给巴塞罗那当地报纸《加泰罗尼亚报》写专栏时大方地说,尽管本人是荷兰人,但还是支持西班牙夺冠。被荷兰媒体《电讯报》采访的时候也没改变说辞,“看看比赛,我必须坦白,在西班牙身上看到我过去的影子又回来了,这支队伍在场上就仿佛在说‘我们要控制球,并且由我们来决定将发生什么’。”

  难道说今天的决赛,我们会在约翰内斯堡足球城体育场里看到身着西班牙球衣挥舞巴萨围巾的克鲁伊夫?答案是不,看来他不光不会花钱去看巴西比赛,现在即便不用花钱,也不想坐在决赛赛场里,“好吧,我确实收到了不少去看决赛的邀请,不过考虑到某些私人问题,我会像大多数人那样坐在家里看比赛。”

  想想91岁的曼德拉,还有昏倒送医院急救刚出来的普拉蒂尼都确认要出席,克鲁伊夫真是够大牌的。该不会是怕支持球队输球心里难受吧?“我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情,因为我和荷兰、西班牙都颇有渊源,无论什么结果,最后获胜的都是我,所以我对决赛的前景很乐观。”白替他操心一场了,你以为他像是左右手互搏般为难,实际人家是左手握右手,输赢都一样。

  那么是时候夸赞几句自己祖国的表现了:“荷兰尽管在1974年或者1988年时也只是个足球小国,因此你必须对如今这支队伍非常钦佩,它不是由全球顶级球员组成的队伍,不过它还是构成了相当强大的团队,这点是毫无疑问的。虽说他们的比赛并不总是很出色,不过老实说,他们队伍中有一半是非常出色的,而另一半有待时间去证明。不过至少有一个人是非常成功的,值得称赞的是范马尔韦克。作为团队来说,最重要的是听教练的话跟队友团结在一起,这种效应会非常强大,我很想看看会是怎样。”

  克鲁伊夫开始把范马尔韦克和西班牙主教练博斯克相提并论,大概在他心目中这算是最高的赞美了:“范马尔维克和博斯克一样都做得很好,虽然有从皇马或者巴萨出来的球星,但要用他们来组成一支顽强的团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他完美地做到了,因为如今他们展示出来的就是团队、真正的团队。”

(东方体育日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