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北京晚报:晓荷才露尖尖角 西班牙是老巴西

2010年07月10日20:26北京晚报王 干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世界杯的半决赛太精彩了,四强相遇,火星四射,堪称经典。如果说,荷兰人放弃了飞翔,用一剑封喉获得了实用性的胜利。那么西班牙则用飞翔迎来了一场优美的胜利,说明进攻足球和艺术足球同样可以“功利”,不是只有审美价值。现在,原先飞翔的和现在依然飞翔的球队相遇,说明足球的魅力,条条道路通罗马,通往冠军的道路也不是一条。决赛在封喉派和飞翔派之间对决,无论谁来问鼎,估计都很精彩。

荷乌大战,荷兰队胜利了,胜得艰难,胜得精彩。乌拉圭队输了,输得艰难,也输得精彩。当初法国队因为和乌拉圭队踢平,大家就认为法国踢得很烂,其实是冤枉法国队。而乌拉圭和荷兰的对决,正说明乌拉圭平法国是必然。因为在这场半决赛中,如果不是乌拉圭过于尊重荷兰队,九十分钟是有希望和荷兰队平分秋色的。

以往的荷兰队是一群飞翔的风神,他们忘记了飞翔的目标是为了寻找猎物,是为了击对方。优美的姿态让荷兰成为无冕之王,他们是风之子,但每次俯冲大力神杯时总是擦杯而去,因为他们太注意自己的行为美了。

这一次的荷兰不再是飞翔的雄鹰了,罗本秃鹫般的眼神说明,这是一群渴望猎物的豺狗,嗅觉灵敏,动作迅速,庞然大物巴西也在它疯狂的反扑中倒下。它们显得稳健,但并没有丢弃飞翔的内功,只是它们不再表演飞翔,而只等待一剑封喉。

西班牙则像老巴西的踢法。它让人想起了桑塔纳。想起了济科、苏格拉底、拉易这些足球艺术的大师。踢得流畅,像一篇叙事优美的美文,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都是优美的联系而不是粗暴的纠结。德国队曾经在阿根廷人面前展示过这种流畅和美感,他们把博尔赫斯的美文移植到德国足球,让足球飞翔起来了。但西班牙的进攻让德国队又现了原形,德国人遇到来自诗人洛尔迦国度的球队,他们的飞翔变得笨拙和停滞了。

我曾在博客里说:“荷兰队终于露出问鼎的气焰,拿下乌拉圭之后他们的冠军相毕露了,等待与西班牙和德国最后的决斗,如果是德国队,荷兰人将用节奏和内功破坏掉德军的闪电战。如果是西班牙,则胜负难料,因为西班牙修炼得和荷兰一样老到,都近乎天衣无缝了。”现在的情况是两个曾经的世界杯苦主,终于会师华山之巅,只不过一个是前飞翔派,一个是现飞翔派。两者的内功都是浑然天成。只是西班牙欧洲杯问鼎之后,队员有点审美疲劳了。而荷兰人的新鲜劲,是晓荷才露尖尖角。

不知是封喉派遏制住飞翔派的翅膀,还是飞翔派一飞冲天。人生永远是这样,你想飞翔,不小心就摔跤。你想封喉,又被誉为“阴险”。进了球场,这都是苦厄,也都是菩提。

(北京晚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