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世界杯花絮 > 正文

韦伯是不怕责骂的光头裁判 支持引入电子技术

2010年07月10日04:00海峡都市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约翰内斯堡专电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国际足联宣布由三位英国裁判主吹决赛之战,他们分别是主裁判韦伯和助理裁判卡恩、马拉基。记者昨天来到位于比勒陀利亚的裁判训练营进行采访。

不怕责骂的光头裁判

韦伯在南非世界杯上先后执法了西班牙0∶1瑞士意大利2∶3斯洛伐克巴西3∶0智利的比赛。西班牙在本届世界杯上至今输掉的唯一一场比赛,就是韦伯执法的。凭借良好的表现,韦伯成为36年之后第二位执法世界杯决赛的英格兰主裁。

对于本届世界杯上出现的一些争议判罚,韦伯认为是可以理解的,“我很难评价同事们的工作。大家知道,裁判的失误是难以避免的,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竭尽全力做出准确的判罚。比赛本身非常艰苦和激烈,裁判的工作难度也是一样。世界杯太重要了,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我只能说,我会在决赛中竭尽全力,我的哨音不会太离奇。”

支持引入电子技术

自从当上国际级裁判的那一天起,韦伯就做好了犯错挨骂的准备,“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的表现还可以,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这么多年的执法过程中,出现错判当然是有的,我承认一旦出现,赛后我会非常难过,晚上睡觉都会一直想着这个事情,非常内疚。

有时候三天都不想出门,不断责怪自己。”韦伯说,这不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有多高,而是他知道一次错判对球队、球员会带来的不公平和影响。“我知道一个错误判罚会让一支球队失去3分,因此我必须保证每一个判罚都是正确的,我要努力做到最好。”每场比赛的现场大屏幕都有回放慢镜头,但是韦伯对此并不理睬,“根据国际足联对裁判工作的规定,我们只是根据自己的专业能力和现场事实作出判罚,我们没有时间,也不会去看那个大屏幕。”不过,韦伯说他本人还是支持引入电子技术。“我的确感受到比赛越来越快,球飞得越来越快,场上瞬息万变。

如果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让高科技帮助我们,不是什么坏事。”

本职工作是警察

39岁的韦伯之所以走上裁判之路,完全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父亲就是一名裁判,当然他只执法过英国国内的比赛。我爷爷是一名职业球员,从小我本来想成为球员,但当我意识到我没有踢球的天赋后,我父亲就鼓励我走上裁判这一岗位。所以,18岁开始我就尝试吹罚比赛了,然后我也爱上了这个工作。”韦伯本职工作是南约克郡警队的一名警长,驻守谢菲尔德,这和裁判的工作有些类似。“警察和裁判是两回事,我不会搞混的,更不会拿着手铐和手枪到赛场。当警察又怎么样呢,我曾经遭受过死亡威胁。”韦伯说,2008年欧洲杯,波兰与奥地利的比赛中,他判给了东道主奥地利一粒点球。

赛后,他收到了一份波兰球迷发来的邮件,内容很简单———要死要活?“当时还有人表示我的脑袋价值25000英镑,这是真的吗?若价格再高一点,我宁愿选择自杀,从而赚到那笔钱,哈哈!”韦伯最后笑着说。

向孙继海掏过红牌

让中国球迷感到不爽的是,韦伯曾经给孙继海出示过红牌。2005至2006赛季英格兰足总杯四分之一决赛,曼城主场1∶2输给西汉姆之后未能进入四强。代表曼城首发的孙继海在第56分钟为了摆脱埃瑟林顿的防守,有过一个回身甩手的动作,但并没有碰到对手埃瑟林顿。不过,主裁韦伯却向孙继海直接掏出红牌。对于当时的判罚,韦伯笑着表示:“我已经记得不太清了,毕竟已经过去了4年多,但我相信我的判罚没有错误。”在比勒陀利亚的裁判驻地,世界杯裁判员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生活在封闭的环境里,住的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庄园,电话掐断了,个人手机和电脑也必须上交。在世界杯期间,我们在哪连家人都不知道,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中国籍的助理裁判穆宇欣曾经在本届世界杯上出任替补裁判,可惜没有获得出场机会。提起穆宇欣,韦伯送上了赞誉,“穆先生在裁判训练场上一直很努力,他只是缺乏运气,所以没有获得出场机会,但愿他在下一届世界杯上能有表现的空间。”

[责任编辑:rvp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