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八方评论 > 正文

蒋方舟:世界杯章鱼最可爱

2010年07月10日03:20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蒋方舟(作家 清华学生)

这是我数第二篇世界杯专栏,谨以此记,我的疲劳和厌倦终于到达极限,几乎一场不落龇牙咧嘴忍痛地看了所有的比赛,落下毛病,终日耳鸣,呜呜嗞喇是我的紧箍咒。

为了看德国西班牙的比赛,我早早就定了闹钟爬上床,凌晨蹑手蹑脚开电脑戴耳机,呆滞地看着屏幕上奔跑的小人儿,到了第37分钟,终于吧唧睡下,直到被解说员连续8声“进啦进啦……”吵醒。闭嘴,我自我调整了一下,复而温柔娇慵地说———嘘,不要说话。

那些乐此不疲地解析成败的,不要说话。大家都争相表示火眼金睛。德国队太嫩战术失误,西班牙伪娘反复倒脚,穆勒为什么没上,为什么?佩德罗为什么没传球给托雷斯,为什么为什么?吵嚷中有一种奇怪的自得,热闹是我们的,他们什么也没有,众生之中更是只有自己洞悉了输赢的真谛。而我看了那么多场比赛,发现即使是冷门迭出,也没有什么失之毫厘失之千里的微妙,输球无外乎实力不济、球风相克、裁判抓瞎三个原因,比赛结束之后,直接在ABC选项上划勾就好,何必搬出积灰的陈年数据,不辞辛苦地只为证明不同意见者的傻逼。

那些乐此不疲地去伪打假的,不要说话。这次世界杯,出现最多的就是一个“伪”字,伪球迷,伪强队,假球……霎时间多出了很多打假英雄和扒皮精英,他们兴致勃勃地提取蛛丝马迹,宣布成功打假,宣布上当受骗,宣布撒手不玩。我并不默许虚假,可也不喜欢这种负气的真诚。“伪球迷”和“伪强队”们,在心里早就给自己找好了是与否、强与弱的归属,只是观者无赖,视而不见,强行为其贴上“虚伪”的标签。

对于假球,我也觉得没什么好义愤填膺的。因为指责者的立足点也不那么牢靠。“真诚”早就被放置在了一个巨大的伪命题中,退守成一个符号。现在是大众制定了“赢者通吃”的法则,是社会早就与暴力、平庸、虚假握手言和。而忽然对“假球”的指控,仅是团伙间的翻脸不认人。

那些乐此不疲地怂恿巴拉圭女球迷脱衣服的,不要说话。我装了个流氓影音播放器,会自动跳出新闻小框,而它代表了最猥琐球迷的目光。持续播报巴拉圭大胸部女球迷脱衣进度,勒夫的蓝色羊毛衫干洗进度,C·罗和女友是怎样激吻的,和圣卡西与女友的激吻方式有什么不一样……我总是手贱点进去看,看完了又后悔骂娘。这些花边新闻,企图通过提供下酒拌饭的下脚料,把球盲、妇女、萝莉、色狼全部网罗。成为“世界杯相关体”的门槛变得很低,不需要有专业知识,只要有一腔低级趣味就好。

整个世界杯,我想喝令安静的,不只是刘建宏老师而已。最可爱的,只有章鱼保罗,冥想不语,买定离手,不要说话。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