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世界杯动态 > 正文

新闻晚报:南非世界杯的主题词是呜呜祖拉

2010年07月09日18:36新闻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德国世界杯的主题词是保守,决赛在两支防守最好的球队之间发生,最佳球员颁给了中后卫,进五球的克洛泽是史上效率最低的金靴,进三球便可分享银靴奖。老牌帝国悉数晋级淘汰赛,广告商与转播商异常兴奋,豪门盛宴,风月无边。

南非世界杯的主题词是呜呜祖拉。过去的二十八夜,六十二场比赛,就像这种赶狒狒的乐器发出的声音一样,混沌、嘈杂、不着调、难以名状。非洲大陆的确是一块原始而神秘的土地,在这里,每天都上演不重样的人间奇迹,大悲大喜,只在转念之间。

这是最难看的一届世界杯。感谢朝鲜队的无私奉献,让48场小组赛的总进球堪堪过百,但平均每场2.178的进球数还是创造了扩军后的新低,其中首轮仅攻入25球,场均低至1.56,简直是现代足球的奇迹。

这是最好看的一届世界杯。幸存者们在淘汰赛中忽然醒来,轻描淡写射入38球,远超上届同期的24。场场精彩是幻想,但仗仗激越是事实。哪怕是日本对阵巴拉圭的平淡如水,最后时刻的点球搏杀也能掀起短暂波澜。

这是英雄主义的盛夏,生如夏花。美国加纳乌拉圭与加纳,乌拉圭与荷兰,一条男人专属的战线,悲壮、激烈、悬念、对抗与阴险,所有大片的元素应有尽有。他们像战士一样前赴后继,与其慢慢泯灭,不如瞬间燃烧而逝。

这是保守主义的隆冬,心如冷雪。荷兰对丹麦、日本、喀麦隆斯洛伐克巴西和乌拉圭,除了胜利,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胜利本身,他们什么都没有带走。曾经的无冕之王向着人生中第一顶帽子多快好省加速前进,代价是在奔跑的过程中,漂亮的羽毛掉落一地。荷兰人终于坐在宝马车里哭,那些喝着攻势足球的狼奶长大的理想主义者,坐在历史的河边黯然神

这是希望之春,年轻的德国队,年轻的西班牙,完美可望不可及,但在这老谋深算的江湖,以托马斯·穆勒厄齐尔比利亚佩德罗为代表的两大流派的年轻人,分别背负着身后联赛与国家的希望,在世界杯上开始自己的人生。

这是失望之秋,万众瞩目的卡卡C罗鲁尼梅西[博客],都未能在非洲大陆上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四年生死两茫茫,除了年轻一些的梅西,他们注定要带着遗憾缓慢地淡出视线。或许,那一日孤单的转身,即是世界杯上的永别。

时光在变,潮流也在变。

七月是北半球的夏天,所以四年前德国世界杯流行冷色蓝调。决赛那一天,整座柏林都是蓝色的,夜幕降临,天蓝色的意大利人和海蓝色的法国人在宽阔的杰西·欧文斯大道汇合,走进柏林苍穹下蓝光闪熠的奥林匹克球场。

时光流转东风破,四年后南非世界杯,蓝色不再是潮流,意大利、法国、阿根廷这些蓝衣人,或忧心忡忡,或豪情万里,最终都郁郁归去。德国人以为勒夫那件Strenesse V领毛衣可带来幸运,但直到被西班牙人绝杀出局,他们才忽然醒悟,蓝色原来无以护佑。

七月是南半球的冬天,温暖的亮色才是万众瞩目的潮流。当红色的西班牙携手越来越亮艳的橙色荷兰走向约翰内斯堡,这个周末,注定要来得比四年前,来得更热烈一些。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