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刘建宏谈解说 是种追求美感另类艺术!

2010年07月09日10:21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9日,腾讯《宏观世界杯》节目再次和网友见面。本期邀请到的嘉宾是两位资深记者徐毅老师和徐平老师。刘建宏的世界杯比赛解说上,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觉得解说实质上是种追求美感的艺术。

刘建宏:因为他作为一个主持人,他也没见过我们在现场的状态,后来下来他就跟我说:我感觉到不到两分钟你早已把我们所有的人都给忘了,你已经进入到你的那个境界里面了。我说确实是这样的,因为你一说上,那个时候就是你跟比赛之间的关系了,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了。

刘建宏:我在那个时候意识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全进入到解说的情景当中了。我觉得这是一种挺high的状态。如果你意识到你在说,这个时候往往是你的状态出问题的时候,或者是状态不好需要调整的时候。如果你没有意识到,就说明你现在完全在比赛里面,甚至可能就是比赛的第23个人或者是第24个人。我希望一进入这样的状态里面,就让自己彻底地投入进去。

主持人:您当时戴着耳麦,你完全听不到现场的声音吗?

刘建宏:声音特别大,耳麦只不过是让我们自己能够听到返送声。如果你们在现场,你们会感觉自己说话都有点听不到,所以那个耳麦很大的程度上是告诉我们我们自己在说什么。它是这个概念。

主持人:如果其他评论席上的人突然跳起来,你会受他们的影响吗?因为都能看到?

刘建宏:有一次我前面的评论员确实跳起来了,我是把他当成我评论的内容给说出来了,我说我眼前的评论员他站起来了或者是怎么样的。好像是墨西哥的一场比赛。

徐毅:不知道刘老师在解说的过程中有没有跳起来过?

刘建宏:有。

徐毅:哪场比赛?

刘建宏:其实是这样的。解说的状态是要调整,要控制的。2004年我认为我真正地解说欧洲杯比赛,其实那个时候自己在现场的状态是原始的,但是也是很本真的。我有时候发现我是一直在站着说比赛,最后我会很奇怪我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就是那种感觉,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站起来了,确实不知道。

刘建宏:但是后来我发现这种状态其实是不对的,不能说你从始至终都是在站着解说比赛,我认为这个是有待调整的。慢慢慢慢的到现在,我基本上95%以上的时间都还是在坐着解说,可能只有遇到那种特别兴奋、特别激动的时候会站起来,比如说2006年世界杯半决赛德国队打意大利那场球,当意大利进球之后,第一时间噌地就起来了。

刘建宏:但是平常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一个解说员的这种工作有他的艺术性,他的艺术性里面就包含了一种美感,包含了一种声音,包括语言这些美感的东西。如果不追求这个东西,只是喊哪个球进了,很高亢,甚至把自己的嗓子都喊破了,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这是违背了足球解说的规律的。

刘建宏:你们在这儿待了一段时间了,你们听欧洲或者是当地这些评论员的解说,他们也兴奋,也激动,但是决不失控,而且决不会喊破。你有100%的能力,甚至他连90%都不到,一定有一个度在这儿把握着。当然了我们的球迷很多都说你们要有激情,但是激情不是说非得把嗓子喊破了。

刘建宏:这就是激情。昨天我还在和段暄说呢,我说喊进球,如果把声音喊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你过两年再去听会觉得很可怕,很恐怖的一种感觉。解说也应该是一种艺术,它应该有美感,应该让大家听了以后感觉很舒服。我觉得一定要探讨这个东西。

刘建宏:当然这是我在现阶段里面比较关注的东西了,因为你首先要过的是基本的比赛的描述和分析,我叫“基本观”,再往后可能要把握的是节奏,把握的是情绪,包括语言。我觉得再往上一个境界就是要强调你解说的美感,你要强调一种综合的感觉。

刘建宏:这就是我跟很多记者聊天时候说到的,我说解说的最高境界就是用侯宝林大师说相声的最高境界:圆润,它可能是包含了所有的要素在里面的,就是让大家听着舒服。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好的一种境界。当然我们还得继续追求。

主持人: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您,我们在网上电视看您的解说,有几句话我觉得说得特别好,想问一下您当时是怎么想的?您当时说过一个“坐沙发”,还有一个是“追尾”,还有一个是“进了进了进了进了……”,你给我们说说这几个吧?先说“坐沙发”吧?

刘建宏:“沙发”这个是揭幕战的时候说出来的,因为当时华雷斯吃了一张黄牌,我顺嘴就说出来了,我说这是本届世界杯的第一张黄牌,华雷斯坐了黄牌的沙发。我想我的第一句话是服务于所有的观众的,因为谁都听得明白,这不仅是这场比赛的第一张黄牌,也是本届比赛的第一张黄牌。

刘建宏:“坐沙发”很显然是网络语言,我觉得在这次准备世界杯解说的过程中,我的一个初衷是解说要体现出时代性来,换句话说若干年之后,人们再听你解说的时候,知道大概其是哪个时代,或者是那个时代有什么样的语言的特点。就像我们读文章一样,我们看鲁迅先生的文章的时候,他那个时候管你不叫“他”叫“伊”,为什么?这就是语言的改变。

刘建宏:其实大家说你为什么用“沙发”这个词?“沙发”这个词本身就是外来词,两百年前在汉语里面是没有“沙发”这个词的,“沙发”这个词本身就是外来词。

刘建宏:所以你能够看到我们汉语的改变,我不光说它是进步了,它又是改变的,什么“革命”呀、“干部”呀,这些词都是后来慢慢慢慢进入的,到现在有很多的词汇也都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的解说应该体现出这种时代的特点,否则的话,比如说我是一个60年代末出生的人。

刘建宏:我经历了这样一个年代,在我的解说中大家听不出来,不知道我是50年代生的,还是60年代生的,还是70年代生的,我觉得这个解说员也没有个性,也没有时代感。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所以我就有意识地想把这些东西引入到解说当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