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南非暄传语 > 正文

实录:恺蒂做客 南非在伤痕文化后继续前行

2010年07月09日11:24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9日,旅居南非的作家恺蒂做客腾讯《南非暄传语》。谈及南非文化,这位女作家表示南非其实非常了不起,十几年的历史,能够抹平过去的纠结继续前进。它一直都被上帝眷顾。本节目由361°特约播出。

实录:恺蒂做客 南非在伤痕文化后继续前行

嘉宾与主持人、段暄畅聊 (点击进入精彩组图)

视频特辑:南非暄传语 旅居南非作家揭秘非洲视频特辑:南非暄传语 旅居南非作家揭秘非洲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南非暄传语》节目。今天我和暄哥终于离开了演播室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大花园。我们先介绍一下这个花园的女主人恺蒂,一位作家。恺蒂,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恺蒂:很难讲是作家,其实我是业余的作家,业内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所以可以说是自由撰稿人更合适一点。

主持人:你一般都是为什么机构写东西?

恺蒂:最近写的东西不太多,以前主要是给一些中国和港台的报纸写东西,我主要是用中文写作,主要还是在大陆、香港和台湾的很多报纸和杂志上。

段暄:说到恺蒂,今天虽然第一次见面,之前读过你的书《南非之南》,我一见到你,觉得你的样子和我想象当中有点像。4月份当时我们在拍《南非暄传语》的时候,之前我要看一些书做准备,我大概看了八本书左右,包括中文的和英文的。

段暄:《南非之南》是我印象中最深的,或者是负面的东西,要么是其他的东西,好像很难从中国人的视角或者是从一个文化人的视角很真实的、不回避的,但是又是带有感情的作品。我觉得这本书对于我们拍的《南非行动》,因为我们当时做的这个《南非行动》主要是为了了解这个城市,了解南非,所以对我们的帮助是很大的。这本书当时我们挺好奇的,为什么想叫“南非之南”呢?

恺蒂:对不起,小朋友,能不能下来,我们家的小宝宝。

段暄:世界杯期间很多跟恺蒂一样的南非的家长都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因为这次南非政府为了让世界杯顺畅地举行,他们的寒假放得时间特别长。

恺蒂:放了六个星期的假。

段暄:以往他们的寒假是多长时间?

主持人:四周?

恺蒂:他以往也不是这个时候放假,以往就是8月份放一个比较长的假期。但是政府的学校有一个假期,大概是三四个星期,比较短,现在就给他们全放假了,整天在家里吵,下个星期二就回学校了,我们可以稍微安静一点。

恺蒂:“南非之南”这个名字,其实我搬到南非以前住在英国,住在英国时候写的文章比较长,也做了很多的调研,主要是一些比较严肃性的学术的杂志。到了南非以后,其实我对南非也不是非常了解,所以当时过来以后。

恺蒂:因为家里有小朋友,就写得比较多的随感的东西,比如说像中国上海的《文汇报》,还有香港的《信报》发了很多。还有2007年的时候,当时上海书店想要出一本小的文丛一样的书,他们问我南非的文章够不够,弄过来以后发现够收一本集子。

恺蒂:有一天晚上我们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当时的主编王维松就说给我一个题目叫“南非之南”得了,是他讲出来的,我说好啊,后来就变成了《南非之南》,其实也不是特意的、也不是我想出来的这个东西,他是随口说出来的。所以最后这本书的版权就被香港三联买过去了,香港三联觉得这个题目不好,他们觉得好像“南非之南”有点莫名其妙。

段暄:对,那不成南极洲了吗?

恺蒂:南非之南,还有什么是更南的呢?所以他们就改了一个比较通俗的,比较大众化一点的名字叫《聆听南非》。

段暄:您更喜欢哪个?

恺蒂:我还是喜欢《南非之南》。

段暄:听了有味道。

主持人:因为香港包括台湾那边的东西,包括电影也是的,翻译出来都比较直接。

恺蒂:对,他们的意思就是说的内容就是关于南非的。其实当时整篇文章在《文汇报》上面有一个专栏,那个专栏叫“经验”,因为对我来说到这里来是一个经验性的东西,所以这里面的文章……(对不起啊)

段暄:没事,这是球迷的Vuvuzela。其实说到Vuvuzela,国内的球迷通过世界杯都了解到了这个东西,很多球迷听着不舒服,但是很多人会很好奇,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南非的一种文化。我之前也采访过丹尼乔丹,他说就是一个塑料喇叭,不代表南非的传统。但是我去波罗瓜尼的时候,去当地的博物馆,讲的是花园的一个地方,当时有一个牛角,他就跟我介绍说这是Vuvuzela的原形。

恺蒂:对,Vuvuzela的原形是牛角,现在我们街上摆的Vuvuzela有一种是很便宜的,就是塑料的,但是还有一种是牛角形状的。

主持人:是弯弯的。

恺蒂:对,弯弯的,有点像牛角形状的。其实Vuvuzela这个东西在世界杯之前我也没听说过,我是这次世界杯才知道的,我觉得应该是属于南非文化的一部分了,因为很热闹。我记得开赛前一天,因为我开始也没有想到给小朋友买,后来我到这边的商店给小朋友买,结果我抢到了最后两个,还没有买到南非的,一个是英格兰的,一个是意大利的,英格兰的还可以,因为我们是从英国过来的。所有的保姆、园丁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一个,我觉得挺好的,当然那个声音是有点吵的。像我们这种吹不响的人就无所谓了。

主持人:每个人都在吹,都在拿Vuvuzela。如果你手里没有一个Vuvuzela,好像你跟大家就不是一类人。有时候看到房间里面有Vuvuzela会想吹一下。

恺蒂:你吹得响吗?

主持人:我还好,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吹。

恺蒂:我女儿就会吹,她可以吹得响,儿子还马马虎虎的,我跟我老公都吹不响。他们真正吹得好的能吹出调子来,不是非常复杂的调子,但是真能吹出一个进行曲一样的调子。

段暄:我在电视台看到确实有吹得比较好的。这个算是南非一个比较特色的东西。

恺蒂:对,我觉得算是南非球迷的特色。今天广播里面说有一个橄榄球的比赛,要从艾丽斯公园搬到足球城去,他们说禁用Vuvuzela,大家都说你在南非比橄榄球怎么可以禁用这个东西。

段暄:看来橄榄球和足球的两种体育文化还是有所不同的。

恺蒂:对,橄榄球现在基本上还是白人玩儿得比较多,足球还是黑人玩儿得比较多。所以当时说世界杯能够让南非人更融洽,更团结,例如现在足球城,很多白人去那看球,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索韦托,他们会觉得这个地方是黑人区,很危险,很贫穷。在世界杯之前两个星期有一场橄榄球比赛就是在足球城比的。

恺蒂:他们那边过来的蓝牛队,特别是南非和荷兰人的球队,他们都到了索韦托那边去看球赛,大家都觉得这个机会使大家非常融洽。但是我觉得荷兰队战胜乌拉圭之后,你们听到评论了没有?在开普敦,有很多人去广播台感谢范里贝克,他是最早从荷兰过来的殖民者,三百多年以前在开普敦登陆的。

段暄:比克鲁格还要再早?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