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刘建宏:解说的最高境界是圆润 而非嗓子喊破

2010年07月09日10:16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9日,腾讯《宏观世界杯》节目再次和网友见面。本期邀请到的嘉宾是两位资深记者徐毅老师和徐平老师。刘建宏称解说的最高境界并非把嗓子喊破。节目由361°赞助播出。

主持人:您在评论席上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因为我们看过您在评论席上的照片,当时周围环境还挺好玩儿的,那么多人同时在那里评论。您到时候渴了能喝水吗?

刘建宏:能喝水。我们这个评论席前面的评论盒我们是可以控制的,可以控制自己声音的大小,可以控制背景声的大小,再一个如果我们想咳嗽了,甚至我们想喝水了,我们可以按下一个键然后就喝一口水。但是我基本上在比赛当中很少把那个键按下去,我觉得解说的状态是一种延续的状态,一旦进入那个状态以后,你按下那个键就等于你从那个状态里出来了。我不喜欢那种状态,我喜欢连贯地进行解说。2006年的时候白岩松也有一次跟我去现场了,他想看看我们在现场的状态。因为他作为一个主持人,他也没见过我们在现场的状态,后来下来他就跟我说:我感觉到不到两分钟你早已把我们所有的人都给忘了,你已经进入到你的那个境界里面了。我说确实是这样的,因为你一说上,那个时候就是你跟比赛之间的关系了,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了。

我在那个时候意识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全进入到解说的情景当中了。我觉得这是一种挺high的状态。如果你意识到你在说,这个时候往往是你的状态出问题的时候,或者是状态不好需要调整的时候。如果你没有意识到,就说明你现在完全在比赛里面,甚至可能就是比赛的第23个人或者是第24个人。我希望一进入这样的状态里面,就让自己彻底地投入进去。

主持人:您当时戴着耳麦,你完全听不到现场的声音吗?

刘建宏:声音特别大,耳麦只不过是让我们自己能够听到返送声。如果你们在现场,你们会感觉自己说话都有点听不到,所以那个耳麦很大的程度上是告诉我们我们自己在说什么。它是这个概念。

主持人:如果其他评论席上的人突然跳起来,你会受他们的影响吗?因为都能看到?

刘建宏:有一次我前面的评论员确实跳起来了,我是把他当成我评论的内容给说出来了,我说我眼前的评论员他站起来了或者是怎么样的。好像是墨西哥的一场比赛。

徐毅:不知道刘老师在解说的过程中有没有跳起来过?

刘建宏:有。

徐毅:哪场比赛?

刘建宏:其实是这样的。解说的状态是要调整,要控制的。2004年我认为我真正地解说欧洲杯比赛,其实那个时候自己在现场的状态是原始的,但是也是很本真的。我有时候发现我是一直在站着说比赛,最后我会很奇怪我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就是那种感觉,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站起来了,确实不知道。但是后来我发现这种状态其实是不对的,不能说你从始至终都是在站着解说比赛,我认为这个是有待调整的。慢慢慢慢的到现在,我基本上95%以上的时间都还是在坐着解说,可能只有遇到那种特别兴奋、特别激动的时候会站起来,比如说2006年世界杯半决赛德国队打意大利那场球,当意大利进球之后,第一时间噌地就起来了。但是平常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一个解说员的这种工作有他的艺术性,他的艺术性里面就包含了一种美感,包含了一种声音,包括语言这些美感的东西。如果不追求这个东西,只是喊哪个球进了,很高亢,甚至把自己的嗓子都喊破了,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这是违背了足球解说的规律的。

你们在这儿待了一段时间了,你们听欧洲或者是当地这些评论员的解说,他们也兴奋,也激动,但是决不失控,而且决不会喊破。你有100%的能力,甚至他连90%都不到,一定有一个度在这儿把握着。当然了我们的球迷很多都说你们要有激情,但是激情不是说非得把嗓子喊破了。这就是激情。昨天我还在和段暄说呢,我说喊进球,如果把声音喊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你过两年再去听会觉得很可怕,很恐怖的一种感觉。解说也应该是一种艺术,它应该有美感,应该让大家听了以后感觉很舒服。我觉得一定要探讨这个东西。

当然这是我在现阶段里面比较关注的东西了,因为你首先要过的是基本的比赛的描述和分析,我叫“基本观”,再往后可能要把握的是节奏,把握的是情绪,包括语言。我觉得再往上一个境界就是要强调你解说的美感,你要强调一种综合的感觉,这就是我跟很多记者聊天时候说到的,我说解说的最高境界就是用侯宝林大师说相声的最高境界:圆润,它可能是包含了所有的要素在里面的,就是让大家听着舒服。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好的一种境界。当然我们还得继续追求。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