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A组 > 正文

温州商报:重拾荷乌之战 烂裁判们抢戏辛苦了

2010年07月08日21:33温州商报已有我要评论(0)
字号:T|T

温州商报:重拾荷乌之战 烂裁判们抢戏辛苦了

争议越位进球图解。

温州商报:重拾荷乌之战 烂裁判们抢戏辛苦了

弗兰罚球时都会将球擦得干干净净。

温州商报:重拾荷乌之战 烂裁判们抢戏辛苦了

罗本拍着粘满草屑的头表示庆祝。

  A

  赢者通吃

  我是神经病。

  我偏爱的球队赢了,我却如此愤怒。我支持荷兰,但我不支持一次次致命的误判。

  那个越位球打进几分钟后,我把截图放到微博上。然后,一拨拨橙迷冲进来,有人说范佩西没碰球不算越位,有人说“只越了一点”可判可不判,还有人说裁判不可能看清楚。

  我只好又去FIFA官网,把裁判规则截出来。人家根本不搭理。

  同样的言论,也铺天盖地,出现在各门户和论坛。

  我只能说,要不,就是不懂规则的世界杯型球迷太多了。要不,就是橙迷选择性失明。

  承认越位,难道会让荷兰的胜利贬值吗?否认越位,难道就能增加奖杯的成色?

  全世界的通讯社,包括荷兰媒体,都认为这个球是越位,我们为何如此偏执?

  只求胜利,不择手段。但凡成功,洗白过程。

  这不就是“赢者通吃”的逻辑吗?

  秦晖先生写过一篇《关于公正的首要问题》,说破坏交易公平与市场公正的首要问题,就是“赢者通吃”。社会文化、制度偏好,这些问题,我们不讨论。我只是好奇,那些常对垄断机构、利益体系发泄不满的人,若有机会登堂入室,是励精图治至少独善其身,还是分享好处甚至变本加厉?

  这几天没比赛,看了本杂志。封面故事比世界杯有趣:《中国没有乔布斯,美国没有史玉柱》。只要结果成功,哪怕过程无耻。那些劣质保健品,跟奶粉里的三聚氰胺,何尝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庄子老早就说:盗亦有道。后人努力了2000多年,终于实现道亦有盗。

  在神话偶像这种事上,我们确实厉害。怕犯禁,我们说些远的。麦肯恩当过5年半战俘,照样可以选总统。战俘经历,同样影响不了关老爷的义薄云天。但后人要用“身在曹营心在汉”与“千里走单骑”,帮他开脱。

  谁也不是道德卫士。但是,诚实和磊落,可以让足球更有趣,也会让我们更快乐。

  2004亚洲杯,中田浩二用手球,偷走我们的冠军。举国球迷,悲愤不已。颁奖仪式上,那个横眉冷对日本球员的礼仪MM,被无数人赞颂。昨天的乌拉圭人,又情何以堪?

  如果30部摄像机记录下的事实,都能被视而不见,我们还能辩解什么。波士顿犹太人纪念碑上的那段铭文,被很多人引用过。我今天再恶俗一次:起初,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B

  球

  一场球,两记本届世界杯最漂亮的远射。

  范布罗姆霍斯特的射门,时速达到109公里。在温州任何一处高速,都要被拍了。

  世界杯纪录是149公里,2002年,罗伯特卡洛斯打进江津大门的那脚任意球。群众演员身上,留下永垂不朽的弹孔。

  弗兰、斯内德,可能是最熟悉普天同庆的球员。他们都打进那么多匪夷所思的远射。

  尤其弗兰,每脚定位球,他都要把球摆弄半天。以前,小贝、卡洛斯罚任意球,也都会挑选球的着力点,像皮尔洛,就专门踢气门部位。

  除了着力点,弗兰还特别注意球的平衡。每次,他都要把球擦得干干净净,球体上的每根草都仔细摘掉。

  罗本,打进罕见的头球后,弄了一脸草。那一刻,他不是小飞侠,他是伏击鬼子的小兵张嘎。罗本、斯内德,进头球的都是光头男,发胶男范佩西是怕弄乱发型吗?拍头这个山寨动作,会成为橙军的保留庆祝项目吗?

  如果没有那么多致命误判,这届世界杯,本该多美好。

  两天前,杨锦麟先生在读报里,讲了一堆南海形势,最后点题,他用了一个字:球。

  C

  “黑”郁金香

  谨以此尊贵称谓,敬赠3位裁判。

  你们不是在帮郁金香,你们是在黑郁金香。

  荷兰配得上一场名正言顺的胜利。如果荷兰夺冠,这个越位球,会被对手一次次提起。胸怀天下霸业,已然命运在手,何必授人以柄?

  本是情投意合,可以用魅力激情荷尔蒙,征服对方。突然跑出个二百五,把人家手按住。良辰春宵,活生生变成霸王硬上弓。

  人家尔康都消停了,你们这群烂裁判,戏要抢到什么时候?

  如此重要的比赛,FIFA居然委派乌兹别克斯坦裁判。从未经历高水平联赛的锻炼,怎可控制如此激烈的赛事?五星级酒店开大餐,会让胡同口饭摊的大勺主厨?

  有人说,苏亚雷斯的手球,把乌拉圭队的人品败光了。

  也有人说,拉里昂达对英国人犯下的错,报应在他祖国的球队身上。

  那布拉特和他的草台班子,被雷劈的时候,会全球现场直播吗?

  我们曾说,这届世界杯,包括荷兰、巴西,曾经的艺术大师们, 洗尽华丽个性,尽显功利保守。

  现在,我们不再苛求性感足球,我们只要公正的足球。

  英格兰墨西哥被荼毒时,我说过,一群男人四年艰苦卓绝的努力,整个国家狂热的期望,仅仅因为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在某一秒选位不当,或犹豫不决,就付诸东流。

  他们才是MVP,才是主宰世界杯进程的人,才是真正的boss。

  这是人类的大餐,麻烦你们这群火星苍蝇滚远。

  D

  穿越

  《围城》里,最让我感的一幕,是结尾处:失意潦的方鸿渐,回到家里。那个慢了5小时的古董钟敲响,“一切美好的蓄心也被这老旧的钟摆从容地切成一片一片,枯萎着飘零。”这个钟点,他本想好好陪孙柔嘉的。

  比赛结束17分钟后,C5开始重播。我还在忙着查越位资料,电视里,弗兰又在唱国歌。两个大特写,目光深邃,满脸坚毅。

  那一瞬间,我有了穿越的感觉。我真想告诉那条硬汉,90分钟后的结局。

  那一刻的弗兰,是否穿越到36年前,与父亲并肩对抗荷兰人?

  如果提前知道命运,乌拉圭人是屈服,还是仍然战斗到最后一秒?

  91分14秒,乌拉圭扳成2比3。

  91分43秒,荷兰中场发球。斯内德刚刚碰球,就有5名乌拉圭队员扑进中圈拼抢。

  2000的西班牙,2008的土耳其,2010的马里,都创造过最后一秒的奇迹。乌拉圭人,没有得到命运眷顾。

  其实,我们都是演员,命运才是编剧。庄文强是动作片,许文强是爱情动作片,文强是床上动作片。

  既然没有靠山,改变不了剧情,那我们就坚决抵制剧透。

  E

  御驾亲征

  马拉多纳,和他的马仔们,拒绝了美女总统的召见。因为惭愧。

  两位王子,亲眼目睹了英格兰的碌碌无为。幸好,童话里的小王子,没变秃顶。

  默克尔的红衣,和勒夫的蓝毛衣一样,都是德国人的幸运色。

  西班牙王后,将“御驾亲征”。王储菲利普和他的名主持王妃,早已为我们所熟悉。通常有“三尔”——加索尔、纳达尔、普约尔参加的决赛,王储夫妇都会出现在看台上。

  昨晚,荷兰王储和王妃的橙色围巾,让人印象深刻。亚历山大王储的领带,也特意选择了橙色。他一袭橙衣的王妃,是阿根廷人。王储夫妇出席上海世博会荷兰馆日庆典时,据说有荷兰人为了看一眼王妃,专门买票进场。

  就在世界杯期间,瑞典女王储,下嫁健身教练。都怪瑞典队不争气,不然,我们就能在看台上,见到美女王储和肌肉男。

  我们也派出了三批、10多名足协官员组成的考察团。国家队主帅高洪波不去南非,是因为“其他官员考察,要高督战国奥队”;国奥主帅刘春明不去南非,是因为要参加“教练资格培训”。而且,由于买不到机票,世界杯结束后,一帮人要滞留到15日才回国。留守的足协机关,为了照顾看球,上班时间推迟到10点。

  国家地理考证过,非洲西北部的原始丛林,可能还生活着食人部落。世界杯,是非洲送给中国人民的盛宴;这群人,麻烦丛林兄弟收下,就当做中国人民送的盛宴吧。

  笔

  记典故出处

  《中国没有乔布斯,美国没有史玉柱》:很有趣的文章。是商业伦理,更是文化传承。是商业操守,更是道德底线。

  2004亚洲杯:中国唯一一次主办亚洲杯,打进决赛,惜败于日本队员手球。颁奖仪式时,一位礼仪小姐,对日本队员白眼以对,对中国队员笑脸盈盈,被称为最美丽的中国姑娘。

  波士顿纪念碑铭文:马丁尼莫拉牧师,留下的经典名言。一叶知秋。

  尔康:周姓艺人抢戏的故事,风传一时。因为肇事逃逸,得名周逃逃。

  老弗兰:1974世界杯,代表乌拉圭队,迎战克鲁伊夫的荷兰队。

  庄文强:无间道系列编剧。

(epaper.wzsee.com)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