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乌荷战越位球:被对手视觉欺骗 被布拉特欺骗

字号:T|T

在3:2淘汰乌拉圭的比赛中,荷兰凭借一个有争议的越位球扭转了战局,赛后引来一片质疑。

越位,是足球场上最复杂的命题之一。规则中它占据了很大的篇幅,执行起来也有相当的难度。南非世界杯,仅淘汰赛中就有三次明显的越位球被判有效。当然 ,并不是所有的越位裁判都能看清楚,但问题是,他们真的是无意的吗?也许没有人能说清楚。

被对手欺骗

裁判当然是决定性因素,但有时候,对手的干扰也会让裁判难以做出判断,毕竟在禁区内的混战中,是否越位只在毫厘之间,裁判也很难进行准确的决断,比如荷兰与乌拉圭的半决赛,斯内德的进球就引起了极大争议,范佩西是否越位,成为赛后的焦点。

当时,斯内德在乌拉圭禁区前射门,皮球打中队友的腿部后折射,滚向球门远端。本来,乌拉圭门将穆斯莱拉已经开始移动,但在他的前面,是荷兰前锋范佩西和一名乌拉圭后卫,范佩西在球移动的方向上,已经处在了有越位嫌疑的位置上。他跳起躲过了皮球,却把穆斯莱拉晃了个跟头,让他的反应迟了一瞬间,也就是这一瞬间,球进了,荷兰队再次取得了领先。

按照规则,范佩西在越位位置上挡了守门员的视线,而且荷兰的射门最终进球,此球应该被判作越位。现场的球迷都不敢相信这个进球有效,但国际足联没有表态。

被视觉欺骗

在1/8决赛西班牙葡萄牙的比赛中,0:0的焦灼延续到了第63分钟。此时,西班牙的豪华中场再度令葡萄牙门前险象环生。当时,伊涅斯塔先将球传给了哈维,哈维继续传球给比利亚,后者随即打进这决定两“牙”命运的进球。

从慢动作来看,伊涅斯塔传球给哈维的时候,哈维已经略微出现在越位的位置上。而当哈维发现自己在中路被葡萄牙后卫紧逼之后,他在将球传给左路的比利亚的时候,比利亚更是处在明显的越位位置。用葡萄牙媒体的话说,当时比利亚越位有22厘米。

越位的判罚,主要取决于边裁。通过反复的慢镜头观看,当时边裁站位相当糟糕,他两次都站在了比防线更远离球门的位置。当哈维在越位位置拿球的时候,他当时应该可以判断出哈维多少有些越位。但当比利亚越位接球的时候,葡萄牙的后卫科恩特朗恰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被自己欺骗

有时候,边裁的确是囿于跑位不佳而错判了越位球。但这还是有时候,明明是很明显的越位,裁判都置之不理,就很难用一两句话来解释了。或许,当时的裁判也被场上巨星的表演吸引了注意力。譬如,阿根廷3:1击败墨西哥的比赛,特维斯进球时明显已经越位。

当时,边裁的站位要比西葡之战边裁的站位要好。执法墨西哥队与阿根廷队比赛的是意大利裁判组合,主裁判是意甲金哨罗塞蒂,他当时反复问了边裁几次,这个球是否越位,后者犹豫之后坚决地摇头说“没有”。但关键的是,现场的大屏幕随即便重播了慢动作,将这个越位的过程很明白地传达给观众,也传达给了罗塞蒂,罗塞蒂选择了相信“队友”。墨西哥球员甚至都跑向了裁判,激动地与之争吵,中场时还集体跑向马拉多纳的教练席,双方险些大打出手。罗塞蒂没有对自己的误判做更多解释,但是他被国际足联送回了家。

被布拉特欺骗

很明显,鹰眼系统有助于解决这样的误判,尽管布拉特在压力下表示可以考虑引入高科技手段,但事实却是:阿墨之战现场大屏幕回放引发了争议,随后比赛现场大屏幕没有再对误判进行慢动作回放。

本届世界杯的误判太多,尤其是明显的误判太多,这令布拉特都很难坚持站在此前的立场。此前,他是一贯认为误判是足球的重要组成部分的。现在,布拉特终于松口,似乎高科技手段引入世界杯指日可待,似乎最基本的越位误判也会减少。但每一个重要规则的改变,都会经历相当漫长的过程。而布拉特的口头承诺,很快便被证明只是无奈之下的缓兵之计。

阿墨之战现场大屏幕的慢动作回放,险些令国际足联无法收场。所以,一方面布拉特表示考虑引入高科技手段,另一方面 ,球场大屏幕却再也没有回放过那些争议判罚。

■越位规则

1.凡进攻队员比球更接近对方球门线者,即为处于越位位置。下列情况除外:

a。该队员在本方半场内。

b。至少有对方队员两人比该队员更接近于对方的球门线。

2.当队员踢或触及球的一瞬间,同队队员处于越位位置时,裁判员认为该队员有下列行为,则应判为越位:

a。在干扰比赛或干扰对方;

b。企图从越位位置获得利益。

3.下列情况,队员不应被判为越位:

a。队员仅仅处在越位位置;

b。队员直接接得球门球、角球或界外掷球。

4.队员被判罚越位,裁判员应判由对方队员在越位地点踢间接任意球。如果该队员在对方球门区内越位,那么这个任意球可以在越位时所在球门区内任意位置执行。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