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战车成移民足球缩影 德国将是下一个法国队?

2010年07月08日11:13汉网-长江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阿德大战第89分钟。莫德萨克断球成功,将球传给了赫迪拉,赫迪拉随即将球分向左边路的厄齐尔,厄齐尔突破之后传中,克洛泽门前包抄推射得手,为德国队打进第四个进球。

如果对这个进球进行另外一种解读,那就可能变成了:德国人把球传给突尼斯人,突尼斯人传给了土耳其人,土耳其人传中,波兰人射门,球进了。

是的,这就是现在的德国队,但你已经无法再用“日耳曼军团”这一传统概念来赞美他们,因为这支德国队中有多达11人具有外国血统,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混血”军团——在这支德国队身上,已经打上了深深的移民足球的烙印,而在南非世界杯上,移民足球的力量也已经变得空前强大。

据最新统计,南非世界杯上只有南非、乌拉圭韩国尼日利亚斯洛伐克巴西朝鲜洪都拉斯西班牙,这9支球队中没有移民者或更改国籍的球员。而在736名参赛球员中,共有145名“外援”效力于23支球队。

移民足球,似乎已经成为了世界杯“全球化”浪潮中一股势不可挡的风暴,但它会把世界足球吹向何方,也许现在还无法看清方向。

1998年法国

移民足球的第一个巅峰

世界足坛对于移民足球第一次清晰而震惊的认识,应该是在1998年。在那一年的世界杯上,法国队的夺冠成为了移民足球成功的典范。在这支被称为“黄金一代”的球队中,包括齐达内、德塞利、卡伦布、亨利、图拉姆、维埃拉、特雷泽盖和皮雷等13名球员都是移民后代。其中7人来自非洲,5人来自加勒比海地区,1人来自西班牙。

法国的移民文化由来已久。这个老牌殖民帝国主义国家,二战之前在非洲拥有广袤的殖民地,虽然二战之后这些殖民地纷纷独立,但他们和法国之间依然形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语言、文化、政治制度到行为习惯,都烙印着深刻的法国印记,这也让这些国家成为了法国外来移民的最大基地。

在1998年的那支夺冠的法国队中,核心领袖齐达内就是来自阿尔及利亚,这个法国昔日的殖民地。而齐达内代表法国出战世界杯的经历,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二战时期,他的祖辈们组成法属阿尔及利亚军团,在北非为盟国征战的历史。

2010年德国

孤傲帝国的反思

移民足球在法国的巨大成功,也迅速释放出示范效应。就连一向以“血统纯正”而自豪的德国足球也无法再独善其身,尤其是德国队兵败2000年的欧锦赛之后。这次史无前例的打击也让一向孤傲的德国足球不得不开始反思。《塔格斯皮格日报》的戈德曼以法国队依靠移民球员夺冠的经验,呼吁德国足球重视外来球员。

德国足协此后听取了戈德曼的建议,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替补前锋阿萨莫阿身上有加纳血统,从2004年开始,德国足协意识到大量的土耳其裔在德国接受足球训练,开始设置专门机构寻找并选拔在德国成长的土耳其天才球员。随后,德国媒体和民众也对移民和更换国籍的球员,给予了更加宽松的舆论环境。 1995-1996赛季德甲射手王南非人邓迪在福格茨的劝说下更换国籍,这在德国媒体之间引发了空前的争论,虽然福格茨最终迫于压力只在一场友谊赛中将邓迪招进国家队,但对于外来球员态度上的松动已经让德国足球的大门开始向移民球员敞开。到了今天,德国媒体和球迷早已经不再纠缠球员的血统,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走到哪儿,都能听到球迷的掌声。

雄鸡内讧

移民足球的隔阂之痛

移民足球队伍的迅速壮大给世界足坛带来的不仅仅是幸福。就像本届世界杯上,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国歌门”事件,当阿尔及利亚队的出场阵容中只有两人会唱国歌,德国队的首发阵容中也只有半数人会唱国歌时,一支国家队所谓的民族凝聚力和认同感也在这稀稀拉拉的歌声中变调了。

最为鲜活的例子无疑就是本届世界杯上的法国队,虽然法国队堪称移民足球胜利的楷模,而且目前法国队中的大部分移民球员也早已经是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移民后裔,对法国的归属感已经大大超越了他们的前辈,但是肤色和种族之间的隔阂依然困扰着这支球队,一点火星就足以毁掉一支才华横溢的天才之师。

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里展示了未来全球化的壮丽图景,但亨廷顿却无不担心世界秩序重构下的“文明的冲突”,文化、语言、习俗、信仰,冲突和融合在不同文明间、甚至文明内部,都在无时无刻地上演。在足球这项普世运动里,我们为精彩比赛和漂亮足球欢呼;不过当球员捂住胸口却不会唱国歌时,分明听到阵阵嘘声在耳旁回荡。

所以,这样的担心也许并非多余:效仿法国的德国足球,辉煌过后,能否避免法国悲剧的覆辙?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