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文道伪球迷 > 正文

实录:阿来做客 中国球迷爱凑热闹敌对心强

2010年07月06日16:36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6日,阿来做客《文道伪球迷》,以在南非看球的亲身体验指出:中国球迷太爱激动,不像国外球迷那么冷静会享受比赛。南非人自己对举办世界杯保持了一种客气的冷静,心态松弛。本节目由361°播出。

实录:阿来做客 中国球迷爱凑热闹敌对心强

梁文道(左)、阿来(右) (点击进入精彩组图)

视频特辑:文道伪球迷26 中国球迷敌对心强视频特辑:文道伪球迷26 中国球迷敌对心强

没有中国队的南非世界杯,球迷照样不甘寂寞。我们喜欢激动、我们爱凑热闹、我们搞嘉年华、我们自娱自乐。怎样出格怎样来

梁文道:“文道伪球迷”,阿来,昨天你不在,出事了,易中天问了一个问题,中国队没去世界杯吗?我一下哑了,我不知道做何反应,后来易中天易先生在这儿谈了很多关于不看球的事。后来我上网一看,说易中天狠批足球,也没有见得。

梁文道:也有说了一句话,说酷评,这辈子我都没想象过怎么样酷,把这些动词、介词弄的很夸大。昨天易中天只是说自己不喜欢看足球,后来被弄为跟球迷反着来了。其实易老师不是这样的,很希望大家看球,就像有些人不抽烟,看到别人抽烟很乐意,易中天老师大概是这样。

阿来:在中国只看媒体,就觉得每个人都是球迷。

梁文道:而且是特别疯狂

阿来:我印象最深的是上一届世界杯刚好之前一个月在看,我在德国,过去报道球迷,总以为很疯狂,我到柏林说,这不是世界杯了吗?街上很安静,还不如一个省要搞农民运动会,不要说奥运会、亚运会,要搞农民运动会大街小巷都来了,而且当地的媒体要谈这个事情。

阿来:后来我遇到一件事情,我给配了翻译,助理是年轻人,我儿子也是球迷,要看球,正版巴拉克迷,居然找了三天,不是我们想象每个地方都有。帮我做翻译,帮我开车的人都是年轻人,我想他们可能知道,他们说我们也不是太看球的人,帮我们问问,问到第三天找到了,然后到那儿才找了专门的点,这个地方是世界杯特许授权的,非常全,什么都有。我才知道刚才你说的情况。现在看媒体全国人民都看球。

梁文道:今天的中国有一个词看的很不寻常,激动。总看到有些人在说话,说这个领导在激动,其实领导很平静,是记者很激动。中国自己对世界杯很激动,搞的全世界陪咱们激动。重要的是我们不去踢的人激动,别人踢的人不激动。我看英国媒体,我上英国最大的足球报纸、网上也很平静,当然热闹,不像我们这样,那个网每天的消息并不多,比起我们非常少。

梁文道:不像我们这儿,每个主流网站全是货,全是料,由于那么多材料、那么多信息,每个信息、资料都要取一个特别猛的标题,标题党,就成了夸张、热、激动的气氛。你去了南非,南非也这样吗?

阿来:中国人去,他们不理解,他们老问,你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80年代、90年代人很穷,出去很少,我们算出去比较多的。那个时候刚去到欧洲、到美国人家老问韩国人吗?日本人吗?满街走的摇着小旗都是日本人,很多人年都没有问,这次世界杯,到机场过安检,都说你们不是日本韩国?你们来干吗?我们来看球。他说我是超级球迷。我们在那儿有点像游魂一样。

梁文道:大家都觉得很奇怪。

阿来:他们都在问日本人吗?韩国人吗?但是没想到还有中国人。

梁文道:我有一个朋友,去日本也是这个感觉,你以为日本打了16强很疯狂,东京街头很平静,也有广告,但是不像我们想象的狂热。

阿来:我去南非前一周,没有感觉很疯,没感觉韩国疯,当然交流都是学者、专家,谈足球老回避,他们不爱谈,觉得没意思。后来有一个教授说,你是不是在电视上觉得韩国人很疯狂,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很疯狂的。

梁文道:萨伊德写的报道伊斯兰,我想起报道的问题,我有一个朋友是战地记者,在伊朗、伊拉克,每次拍到小镇很多人示威,实际上大街空空荡荡,做小买卖的做小买卖,上班的上班,但是有一些人坐在那里,一看到记者就扇形包围记者,拍出来整条大街都是这个情况。

阿来:镜头呈现给你的,这次我非常有感触,球迷很疯狂,一般来讲70%、80%的球迷很正常的,最多穿着国家队的衣服,但是很安静。很多欧洲球迷是一家人。一家人一家人来是富国的,穷国的来,一般是一个人来。所有的摄像机、照相机,包括我们带的相机都找最疯狂的。

梁文道:巴拉圭的波导手机,全球场的女球迷在制造波导手机,就他制造。感觉所有的女球迷都在向巴拉圭叫,不一样。

阿来:也在选择,整体来讲西班牙打韩国的那场,正好坐在球迷背后,他们在我前面,其实也是有组织的。大眼睛、假发套子、衣服。里面有领导,齐声招呼大家一起来助威。喇叭一吹都起来,我觉得是有组织的,雇了一些志愿者。

梁文道:雇佣兵啦啦队。在南非请的。

阿来:韩国的服装,很热闹,大部分很安静。有时候发现球迷高兴不像太情感。比赛越来越重要的时候,被球场上吸引住。小组赛里很多场比赛,球迷在玩,球场打。球场沉闷的时候大家玩人浪,跟足球一点关系都没。

梁文道:完全是球迷趁机会搞嘉年华,自娱自乐,人浪就最典型的。

阿来:最典型的是去看的荷兰打的第一场比赛,荷兰球迷多,那一场完全是荷兰队的主场,包括面向球迷坐的保安的衣服也是橙色的。后来我问,南非白人很荷兰人关系很深,我问他们,他们说球场是荷兰人设计的,连座椅是橙色的。荷兰打丹麦,丹麦人不多。那个比赛60、70分钟之前非常沉闷的。荷兰人有能力,丹麦人不进攻。到70分钟左右,23号换17号艾利亚,艾利亚跟库伊特进的球才开始。一点也没受场上的影响。

梁文道:人浪这个东西我搞不懂,虽然我也玩过,我搞不懂,现场是怎么起来的呢?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