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倍魄:刘建宏解说做到了不卑不傲

2010年07月06日16:35腾讯体育倍魄我要评论(0)
字号:T|T

解说员是个什么行当?咱得承认,我们不是有一个有体育传统的国家,尤其如果是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角度来看,咱们新中国成立之前,体育对于老百姓的距离比南非世界杯还远。所以,在宋世雄的收音机时代,体育解说员就是“老师”,“宋老师”为中国体育解说立下了行业标准:声音必得尖细、语速必得奇快、知识必得宽泛。

老辈的中国就是这样,早演电影的老演员,哪怕一辈子就演过一般般的不超过五个手指减少的角色,到了退休年龄也无一例外都是“电影表现艺术家”,其实,那些电影大部分除了当资料,没有任何价值。

所以,宋世雄的“德高望重”跟赵忠祥的“桃李满天下”是一样的,央视那些后辈们都一口一个“宋老师”、“赵老师”都叫得“挺紧的”,其实真不代表什么“行业标准”,不过是大家都论资排辈惯了,叫声老师又没亏吃。不过,像在朱军的《艺术人生》节目里那种肉麻吹捧,可就是虚伪得很有力度了。

想想吧,宋世雄身后的孙正平和韩乔生无不是声线尖细,这个“行业标准”就太变态了吧?体育运动多为火爆、刚健、力道,为什么解说男的声线就不能雄浑一点呢?世界杯之前,央视放的一些世界杯经典中,我们可以重温“宋老师”的世界杯解说:其实是拿着出场队员名单给大家报名字——“10号是马拉多纳,9号驴拉桑乔,8号骡西奇,他把球传给了7号,7号又传给了6号,6号名字叫猪得罗夫”——那时候电视机9寸的多,信号也不清楚,宋老师是可能怕咱看不清号码,当然,那时大概宋老师对足球知识的了解也只限于比多数观众更明白什么是越位,比电视观众的资源优势也就是多一份出场名单。

在宋世雄之后,央视的解说开始有点专业化分工了。孙正平和韩乔生在专业性上不那么皮毛和万金油了,但韩乔生的脱颖而出不是人为策划,也不是一开始就被人们娱乐化地接受。基本上,韩乔生的口误与中国足球的一败再败掺杂在一起,人们的迁怒、气急败坏和谩骂居多。那时,足球还像“女排精神”一样,承载太多的民族与道德意义,那时的电影也被一般理解成感化和教育人的,整个社会还懂娱乐,也没有互联网和网民的恶搞,大家都不把“有趣”当作价值取向,不懂什么是“娱乐精神”。

《足球之夜》之后,张斌、黄健翔、刘建宏曾经构成一个“三驾马车”的时代,“宋老师”的“行业标准”和他的嫡传都与“尖细声线”一起淡出了足球解说领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电视转播里央说改称那些在电视画面旁不停唠叨的人为“现场评论员”而不是解说员了。这其实是解说行业的更新换代——从肤浅的莫名其妙的“宋氏”印迹,转为更有专业知识背景的个性评说。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黄健翔以他的专业性和个性化,赢得了无以计数的体育粉丝。

但在另一方面,人们对娱乐精神的接受逐步演化到了泛滥的地步,甚至某种程度上成了新的恶俗。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央视体育和韩乔生老师自己开始放下身段了,在豪门盛宴里,他们不惜自残自贱——这没什么不好,但不新鲜了,也有些讨无趣了。

于是,我们看到了体育解说的两个趣味取向的极端——黄健翔的“专业”和韩大嘴的“娱乐”。依我看,黄健翔太把自己的“专业”当回事了,以为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的解说,又有那么多的拥趸,就真的可以在电视上喋喋不休地质疑米卢的战术了;而韩乔生所代表的趣味取向则太自轻自贱,一定要扮怪、出丑、讨乖。

其实,解说就是一份为电视观众服务的工作,球迷看了这么多年球,他们需要一个持平等态度的懂球的又不过分“抢戏”的人陪自己看球。相比之下,黄健翔太想表现自己的高明和专业了,骨子里有一种居高临下“教别人”的傲慢。恰当的态度应当是不像今天的韩大嘴那样谄媚,但基本上要有一点让观众愉悦的想法。

应当说,本届世界杯央视的三个解说刘建宏、段暄、贺炜在对自己工作的理解和自我定位上是比较准确和诚恳的。不自恋,也不自贱,也看得见他们想愉悦观众的用心。

刘建宏不像黄健翔那么强记而个性,也不像张斌那样有大局情怀,但他一直是一个平实而踏实的主持人,清楚自己的定位,尽职自己的本份。至于在本次世界杯上的一些口误,其实大家都清楚“口误是足球的一部分”。如果说态度决定一切,刘建宏其实在努力与时俱进,他的“重复帝”的改变,是向观众靠近的一种努力吧。

如果你持“娱乐观”看待此事,那么,央视解说的这些口误,也算是刘建宏他们“无心”的奉献吧。

重要的是,解说只是一份职业,不像黄健翔以为的那么高蹈,也不像韩乔生现在所努力演绎的那般低贱。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