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腾讯主笔 > 正文

腾讯特评:小组赛难忘记忆多 郑大世流泪居首

2010年07月02日09:00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世界杯主笔 阿丁

可以放在大脑里反复咀嚼的东西很多,我说的是小组赛,郑大世那张泪脸当仁不让,占据了首发位置。其实我对男人哭没兴趣,假如某男是被揍哭的可能会有点兴趣。可是当我开始回忆小组赛的细节时,第一个跳出来的还是那张脸,初睹该脸时搞得我很忧,属于某种感受到不祥的忧伤。

后来我知道了,大世兄开悍马用iphone业余爱好是收集名车,远大抱负是把Wonder Girls之一收集。于是我崩了个溃的思密达,这忧伤源于闲得蛋疼,除此无解。

然后是C·罗。葡萄牙队的新任队长。暂时我还没发现C·罗够格当大哥的迹象,他的全部凝聚力就是把头发黏在一起,而不是他的队友。德科才是我欣赏的,他的脸是农民的,脚是贵族的,心是小妾的,身为异族,德科知道低眉顺眼好扶正,知道心底无私天地宽,知道农民得靠收成说话,深宅大院的妾侍得靠产能说话,他还知道把头发弄出个美妙的尖儿对头球并无帮助。

该展示美的是看台上的球迷,比如风华绝代的巴拉圭“胸器”。巴队三场比赛,均能睹其芳容。有媒体人肉出她的芳名,叫Larissa Riquelme,巴拉圭名模、准世界小姐。如今我已是她最忠诚的球迷,假如可以,我愿化作她胸前的那部不知啥牌子的手机,哪怕是山寨机。

多梅内克和我的愿望比较类似,两年前的欧洲杯,法国负于意大利小组都没出线,发布会上,多梅内克语惊四座:我现在只有一个计划,向女友求婚,就在今晚。

也许每个霉蛋都期待把脑袋停泊在女人温软的胸,随波逐流或者随波荡漾。

两年后的南非,多梅内克出落成最没出息的外交官,拒绝了佩雷拉伸过来的手,原因是他恨佩雷拉说过法国人不配晋级世界杯,更恨的是佩雷拉居然说对了。其实他该知道的,一个被人扒得只剩下内裤的人是不该这么拽的,在全世界面前拒绝别人的手,并不能让对方难堪,反而等于自己扒下了仅存的内裤。因此高亚同学把他的名字翻译成:多没内裤。

有一个卡纳瓦罗回到休息室的镜头,型男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的全部衣物是左臂上的队长袖标。当时电视前一位姑娘说:屁股好翘啊!

卡队的屁股翘,意大利死得也很翘,甚至比卡纳瓦罗的屁股还要翘。希望同时翘掉的还有功利主义者们,就是以意大利为代表的众鸡贼让世界杯变得越来越难看,一个猥琐的、精于算计的小地主死于一次失算为什么让好多人如丧考妣,是因为他们的胸肌和屁股翘吗?如果不是,那就伤感吧,你的忧伤只有皮尔洛配得上。

意大利生前,央视主播王梁说:我就是陪大家看球的。撒谎,你分明是三陪,陪着看球、陪着打岔,以及陪着犯傻。意大利挂掉后,我看到你脸上奋力装出来的忧郁,和“要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的决心。你说你学谁不好,偏学朱军。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