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马拉多纳辞职 > 正文

广州日报:马拉多纳孤独探戈

字号:T|T

希洛梅多

阿德之战的整个上半场我都在笑,说服自己下半场总是会有变化的。但是德国人打进了第二个球之后,我开玩笑给朋友发短信说“突然生出了一种淡蓝色的忧郁”。这种忧郁随着第三个和第四个球的入网,渐渐变成了深蓝色、藏蓝色,最终又通过某种化学反应,在眼眶里无色透明了起来。

我也想引用那个著名的笑话来苦中作乐。今年冠军联赛决赛过后,有记者对马拉多纳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马拉多纳说,那就好消息吧。“好消息是,你的前锋米利托进了两个球,坏消息是,你的后卫德米凯利斯漏了两个球。”

其实,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至少在那场1/4决赛中,但我并不打算对德米凯利斯们口诛笔伐,这在结果面前毫无意义。我只是听见和看见很多阿迷沉默了,那种寂静的声音比嗡嗡祖拉的噪音还可怕,然后我自己也跟着沉默了——自从因为梅西[博客]“决定”开始支持阿根廷队以来,我一直以为这不过就是个没有寄托的寄托,却没想到这个寄托,到最后真的变得有一丝沉重。

每次想起阿根廷,就会想起王家卫的《春光乍泄》里用的片尾曲《Happy together》,纯真而轻快。我喜欢马拉多纳在每场比赛开场前亲吻他们每一个的脸蛋,那就是一副happy together的场面,没有哪一个主帅会这样做,只有马拉多纳,这让他独一无二。

只是这样的场面你再也不会看到了,没有ever after的童话故事,只有一个个破碎的拥抱。终结者是德国人,或者怨天尤人地说,是那只水族箱里似笑非笑的章鱼。

如果梅西是一个探戈高手的话,那么在那天夜里,他显得有些孤独,他没有忘记那些平时背如流的舞步,只是那些舞步,对于一双被冻僵了的腿而言,实在是无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阿根廷队,虽然我还是那样无比抗拒“哭泣”这个词汇,但眼泪硬生生就在那里,我不知道梅西在更衣室里是怎样哭得昏天黑地的,光是看马克西·罗德里格斯崩溃的样子,就不忍心再想象下去。

幸好还有更衣室,我们看不见更多的眼泪。4年后梅西27岁,风华正茂。

陈奕迅唱道:“你早知探戈,一下推一下卸,便会失手。”这个道理,天知,地知,我们一开始装作不知,天真的马拉多纳直到最后才知,在这一点上,他和自己的偶像切·格瓦拉一样——永远在优雅地盲目搏斗。

残酷够,仁慈未够。

相关专题:

马拉多纳辞职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