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详解马拉多纳的足球人生 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

2010年07月05日14:47瞭望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男人

到底什么才是马拉多纳的勇气之源?

有人将其归因为马拉多纳始终崇拜的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他的左腿和右臂上分别刺着这二位古巴革命者的头像。马拉多纳对阿根廷人切·格瓦拉的评价是,“他是个叛逆者,我也是,他为了追求自由愿意献出生命,我也愿意。”至于卡斯特罗,“他是个慈祥的老人,也是个坚定的斗士,在他的身边,我永远也不会感到孤独,也永远不会感到害怕。”

如果说切·格瓦拉让他认识到诚实、坦诚和抗争权贵就像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卡斯特罗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给予他的帮助和支持则几乎拯救了一代球王。

切·格瓦拉或卡斯特罗的革命精神就是他最大的勇气之源吗?未必,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只有小学4年级文化的足球运动员能透彻理解卡斯特罗的反美思想或反霸权主义思想,其实老马更多的是凭借本能和情感支持卡斯特罗,支持查韦斯。支撑马拉多纳重新回到世界杯赛场、回到球迷视线之内的,还是足球的力量。

其实马拉多纳从未离开足球。他挂靴后先后执教过阿根廷两支甲级球队,但战绩不佳;当主持人后更多的话题仍是足球;2006年世界杯他亲临赛场为阿根廷新一代球员送去支持和鼓励;2008年,作为阿根廷奥运队教头、昔日队友巴蒂斯塔好友的老马再次跟随球队来到中国,以领队身份帮助球队拿到奥运会冠军。2008年的冠亚军决战,笔者就在“鸟巢”现场采访,阿根廷夺冠后老马缓步走入场中,被球员们团团包围,也被鸟巢观众潮水般的掌声、欢呼声团团包围。即将升任国家队主帅的老马或许已经无比清楚地发现,行将半百的自己无法离开足球,他骨子里流淌着足球的血,涌动着足球的基因,他怀念并且习惯于这种山呼海啸般的大场面——除了世界杯,还有什么样的舞台能让他重拾自我?除了足球,还有什么力量能帮助他一路走来,从谷底重新迈向巅峰?

足球才是马拉多纳的宗教,足球才是他的救世主。

于是2010年的夏天,我们终于看到虽历尽艰险但终于拿到南非世界杯门票的老马出场了,一晃就是24个年头。24年,让1986年刻意模仿他的我们与足球擦肩而过、满脸皱纹,却让老马更像一个魅力四射、成熟真实的好 男人;24年足以改变很多,却始终没能击垮球王马拉多纳,当他穿着西装站在场边狂吼、大喊,笔者的眼眶再次被热泪填满。首战1:0尼日利亚,曾让笔者错误地以为海因策的那记鱼跃冲顶就是老马本人的一脚怒射,而梅西[博客]的连过数人如入无人之境不就是24年前那个所向披靡的老马本人?新老两代球王的同场献技已经是2010年最耀眼的风景之一,能否拿到冠军,还那么重要吗?

马拉多纳从来没有改变。他张扬、不羁、真实、性感,他从不妥协也从不退缩。在阿根廷那样典型的南美国度,生活在经济危机及独裁政治阴影下的民众总将足球视为最便利的精神良药,人们对足球的热爱无以复加,马拉多纳的名字堪与国家偶像庇隆夫人相提并论,他们同样代表着潘帕斯民族与生俱来的追求、激情、执著与争议的命运,老马的传奇、老马的底层颜色已成为特有的文化现象融入阿根廷人的日常生活; “天使”或 “恶魔”的马拉多纳结合体虽争议不断但永远是那个为他们捧回金杯的传奇英雄,他已经像魔幻文学一样与这个国家的一切密不可分。你尽可以唾弃他的私生活,但无法否认他在足球王国无出其右的巨大影响力,而在更真实也更丰满的人性领域,马拉多纳都不愧为一个值得钦佩的男子汉。

当然,老马一直很孤独,“尽管我有很多朋友,但我始终觉得,人是孤独的,尤其当你既是个天才,又是个斗士的时候……即使是当我努力向着自己的梦想飞奔的时候,那种孤独的感觉始终牵扯着,怎么也无力摆脱,或许,做一个上帝的使者,注定是要孤独的,尤其是在球场上。”

但孤独的老马踏上世界杯赛场时仍然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足球之王,他的王国至今让他的“臣民”备感荣耀。罗纳尔多就在老马的节目中认真地表白,“迭戈,我只是想跟你说,你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No.1。”

(瞭望)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