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两次穿越生死艰难重生 老马离开是否再次迷失

字号:T|T

0∶4输给了德国队,这是老马没有想到的。比赛结束后,他提出了辞职的请求,因为他输掉的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还有阿根廷时隔24年后再次捧起大力神杯的梦想。失败之后的老马赛后收到了很多的安慰,有来自贝肯鲍尔的,有来自亲朋好友的……大家认为,马拉多纳第一次当教练,虽然战绩不够漂亮,却足够震撼。这次经历让昔日的球王在沉沦中获得了重生,他重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正确轨道上来。

重生 命运一般的回归

马拉多纳的重生计划,早在北京时间6月12日,它便已轰然启动。那一天,以阿根廷队主帅身份重返世界杯赛场的马拉多纳,在所执教的第一场世界杯比赛中,以1∶0击败尼日利亚队。

1994年美国世界杯,因为禁药风波,马拉多纳在一个胖护士的护送下转身离开前,阿根廷队2∶1逆转尼日利亚队一战,正是他球员时代在世界杯上的绝唱。命运就是这样神奇。同一个对手,同是一场胜利,在马拉多纳身上完成了一段16年的轮回,一洗耻辱,就此重生。

“这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份礼物,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我们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正努力抓住这个上帝给予我们的机会。”带着一口浓重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口音,奥弗雷多·卡赫说。这个瘦小、安静的男人,是追随了马拉多纳30多年的私人医生,谈起马拉多纳时,他总喜欢用“我们”这个词。当他们第一次相遇时,马拉多纳还是一个刚从菲奥里托,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的一个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孩子。那之后,卡赫一直伴其左右,从阿根廷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到古巴戒毒,直至现在。

现在,卡赫每周都会为马拉多纳量一次血压,并问他这段时间都吃了些什么。虽然马拉多纳总是对他撒谎,坚持说他吃了很多的水果、蔬菜,但至少,“他现在的身体状态真的不错。”卡赫说。在卡赫看来,成为阿根廷国家队主帅,对于马拉多纳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它给了我们一个任务,一个具体的目标,这所带来的稳定性,恰恰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换句话说,早在2008年11月4日,正式成为阿根廷国家队主帅的那一刻起,马拉多纳便已开始了他的“重生”。那不仅仅是一名足球“上帝”的华丽转身,更是在足球和阿根廷人的共同拯救下,一个迷失的孩子找回自己的重生之路。

缘分 他本为足球而生

哪怕是换上了笔挺的西装,教练席上的马拉多纳,偶尔的一次触球,也让无数人为之心动。据说,其母亲法兰考在分娩他时,高喊了一声“Goal(进球)”。无论这是真是假,没有人会怀疑,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

他有着一副为足球而生的特殊身体结构。比如说,他那双41码的大脚,所呈现的颠球技术,连普拉蒂尼都嫉妒,“我用足球做的事情,马拉多纳用一个橘子就能办到。”著名的阿根廷病理学家兼国家队队医奥玛瓦对此解释为,和一般人不同的是,马拉多纳属于巨脚型运动员,其脚向宽的方向发展,而非正常人那样向长、宽两个方向均衡发展。但并不是所有巨脚者都能成为优秀的足球运动员。马拉多纳的脚虽长宽不合比例,但肌肉系统却相当发达,为颠球技术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与此同时,他的双腿比普通人的粗短,重心更低,启动快、灵活。

除了令无数人羡慕的先天条件,后天环境的造就,对于后来走在足球变革潮流前沿,成就一段神话的马拉多纳来说,同样不可或缺。他出生于一个阿根廷贫困家庭,来自社会最下层的童年记忆,影响着马拉多纳的一生。3岁时得到的第一个皮球,给了他无限的快乐,从此视足球为生命。“当你白天不停地做一件事情,晚上来了还在夜色下痴迷,实在看不清了还在热切期盼第二个天亮,那就成了。我以足球为生,我知道这是我的宿命。”在其自传中,马拉多纳这样说道。

惊人的天分和时代的造就,令足球场上的马拉多纳,11岁就成了全国最大的报纸《号角报》关注的对象;14岁时,就被列入阿根廷甲级队——阿根廷青年人队出场名单;21岁,已连续两次获“南美足球先生”称号并加盟博卡青年队;1982年加盟巴萨,1984年转会那不勒斯,率领一支鱼腩部队成就了一个亚平宁时代;出战四届世界杯,上场21次,8个进球,包括1986年世界杯上率领阿根廷队夺冠,和在对阵英格兰队时两个为历史永远记载的经典进球。

他令世界倾,令追随者为他建立了“拜马拉多纳教”,也令无数足坛巨星为之臣服。在“足球皇帝”贝肯鲍尔看来,1986年世界杯决赛,表面上他们输给了阿根廷队,“但实际上我们只输给了马拉多纳。”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