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B组 > 正文

足球报:球王亦脆弱如凡人 信仰让他粉身碎骨

2010年07月05日12:44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李镇伯发自南非 我信仰马拉多纳,索蒂勒信仰贝隆,我们都信仰阿根廷。这信仰让我们从未怀疑自己的球队,哪怕是在高原1比6的惨败,预选赛的连败,在河床纪念球场的凄风冷雨,和他每一次无厘头的个人秀……国家队出发南非前,马拉多纳终于拿到自己的教练证书,这证书很快被他扔到角落,连看都没看一眼。

痞子精神没带到南非

这份信仰,让我一厢情愿地认为,马拉多纳会把鸟枪打记者的那份痞子劲儿,带到世界杯。预选赛中,他的球队已经很痞,痞得让人头疼,他抄来了比拉尔多20年前的4411,他把梅西[博客]特维斯或阿圭罗当成了90年世界杯时的自己,那年他们被欧洲人称为“无赖”,龟缩,压缩防守空间,反击,有马拉多纳和卡尼吉亚,随便谁的天才闪一次光,结束战斗,哪怕是点球,还有戈耶切亚。痞子比拉尔多和马拉多纳联手策划,在马赛和慕尼黑,东道主法国德国,面对马拉多纳的球队毫无办法,他们没想到,阿根廷人也会这样踢球。

所以我一直很想找一个采访机会,问迭戈,教练马拉多纳的模板,究竟是比拉尔多、瓜迪奥拉还是穆里尼奥。当我们在马拉多纳的球队中,看到穆里尼奥的影子时,所有老资格的阿根廷球迷都忍不住高调,“马拉多纳走对了……”大家都这么说。但我们忘了,他是马拉多纳,他也有自己的信仰,阿根廷的信仰。6月7日,马拉多纳第一次在采访中提起,“特维斯的状态很好,他是人民的球员,我真的很难把他换下”,灾难的种子已经埋下。那时我们曾幻想,三前锋只是马拉多纳应付小组赛的策略,是他给对手的迷魂药,我也曾在《足球》发表评论,特维斯的状态越好越危险,因为这意味着迭戈不会放弃三前锋……

墨西哥时的越位球,不是帮了而是害了马拉多纳。本来会很艰苦的比赛成了一边,赛后马拉多纳很开心,“我用了一周的时间来准备这场比赛,他们的每一个部署,我都很清楚”,真是如此?虽然也曾准备了大量的视频资料,但开场时的被动,和1/4决赛是多么相似,只不过墨西哥人的运气差了些,德国人的运气更好。打完墨西哥,我在训练营碰到《奥莱》记者迭戈?马西亚斯,“对德国,该换442了吧?”“为什么要换?”“因为这样防守更好,打强队必须如此……”马西亚斯肯定了一位中国记者对阿根廷国家队的权威,但他微笑的方式,却是我们在世界杯期间无数次的交流中,记者唯一一次感受到来自外国同行的蔑视。“这是阿根廷,怎么可能不进攻……”

上帝的信仰和凡人一样

四连胜,让马拉多纳早就找回了最本我的一面,当阿根廷人把他当做信仰时,他又如同所有阿根廷人一样,追逐着阿根廷的信仰。马拉多纳并不喜欢贝尔萨,他认为“疯子”的战术风格刻板,欧洲化,没有10号,这违背了阿根廷的足球传统。马拉多纳找回了阿根廷的10号,梅西让人想起当年的马拉多纳,但梅西不是马拉多纳,小组赛他的状态的确不错,和进球只是差之毫厘,淘汰赛开始,梅西的状态逐渐下滑,马拉多纳也没了办法。批判贝尔萨的同时,马拉多纳的球队在性格上同样很贝尔萨,他执迷不悟,他拒绝改变。三前锋在小组赛和1/8决赛中的成功,让他早就忘记了热身时4411对强队的辉煌,这份执迷甚至传染了球员,“我们有三名非常出色的前锋,必须进攻……”1/4决赛前,在意甲熏染多年的布尔迪索竟也这么说,这是典型的阿根廷思维,唯一无法让他们放弃的,是对传统的执迷。

同样是这份执迷,甚至是偏执,让马拉多纳拒绝承认失败,“德国人的第一次传中就进了球,这已经是另一场比赛,我们让德国人轻易地拿球,虽然也有很多机会,但总是把握不住……我为执教这只球队感到骄傲,并向所有球员表示感谢,我没能实现梦想,但我们找到了向阿根廷足球致敬的道路,控球,进攻,这才是阿根廷的传统……”0比4,这并非一个正常的比分,比分没能真实反映比赛的过程,但从托马斯?穆勒的进球开始,阿根廷人脆弱的神经就已经被折断,马拉多纳在场边看起来很平静,但赛后两次崩溃的泪水,说明了什么,阿根廷的信仰,不过也是一位在追逐信仰的阿根廷人,普通的阿根廷人,脆弱的阿根廷人。

迭戈的本性原本脆弱

于是人们开始翻旧账,为什么不带上坎比亚索,为什么和里克尔梅彻底闹翻———哪怕里克尔梅因膝,本就注定无缘世界杯。小组赛中,马拉多纳无数次证明了自己是正确的,但他又无数次推翻了自己。古铁雷斯首发,是马拉多纳坚持的决定,撤掉古铁雷斯,同样是他的决定。带上贝隆,马拉多纳自己的决定,撤掉“巫师”的,同样是他。马拉多纳信任奥塔门迪,但他本就是踢中后卫的料,对德国,奥塔门迪却要做起边后卫甚至边锋的工作。马拉多纳曾希望让帕斯托雷首发,但比赛时仍是迪马利亚出现在主力阵容,下半时本该早早换上帕斯托雷来改变比赛,但马拉多纳却“呆住”了,需要变化的时候,他又显得犹豫不决,这犹豫,同样也来自阿根廷人天生的脆弱。

但现在讨论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谁都清楚,马拉多纳注定不会是一位伟大的教练,他只能是一位鼓舞者,因疯狂和神奇而鼓舞着自己的球员。萨基欣赏马拉多纳,是因为在南非,只有马拉多纳和贝尔萨,仍坚持着对进攻足球最质朴的崇拜。“马拉多纳的球队踢的是415,他敢于在进攻上投入兵力……”马拉多纳找回了阿根廷足球的信仰,却忘了,就连艺术足球的鼻祖巴西人,都早就为冠军放弃了信仰———当然,巴西人本就没什么信仰。马拉多纳的球队曾给人以重视防守的印象,但曾盲目信仰迭戈的人们很快发现,他们被骗了,马拉多纳从来没有重视防守,热身时的4411只是假象,连胜让他失去了这份克制和冷静,比拉尔多被疏远,作用甚至不如只能隔一周来探营一次的鲁杰里,和当年“大鼻子”的学生恩里克、曼库索。

粉身碎骨,却执迷不悔

四连胜让马拉多纳愈发张狂,每次新闻发布会都是一次十足的个人表演,但每一个强大的对手,又显得格外陌生。托马斯穆勒,这个曾被马拉多纳看作是球童的年轻人,正是他在开场仅125秒时的进球,彻底击垮了阿根廷人。这之后的90分钟里,马拉多纳紧张,无助,软弱,甚至哭泣,他找不到改变比赛的办法,和贝尔萨一样,他和他的球队一样执迷不悟。他曾承诺,若阿根廷夺冠,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方尖碑下裸奔,输给德国,的确让老马被脱光了,却不是在方尖碑下,而是在开普敦,绿点球场。

马拉多纳结束新闻发布会的独白之后,《奥莱》的记者部主任索蒂勒仍在角落里坐着,他早已对迭戈的哭诉不感兴趣。我偶尔敲几个字符,然后和身旁的阿根廷同行对照笔记,当发现两人记的内容都有限时,我们笑了,尴尬地笑。讲台上,那位50岁的老人结束了谈话,他起身,在助手和保镖们的簇拥中,走出发布厅,在门口和索蒂勒击拳,彼此安慰,只留下一个背影,带走了阿根廷的世界杯梦想,只留下那份信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