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南非埋葬足坛巨星教练梦 老马邓加一齐造悲剧

2010年07月05日11:35时代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是上帝派我来踢球的!”年轻时的“球王”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确,上帝让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成了绿茵场上永恒的经典。但是,上帝没派他来当教练。“我看到太多虽然踢得漂亮却输球的球队。对我来说,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在球场上取胜,全世界都期待巴西队打出精彩足球,但在我看来,最好的精彩就是成功。”从“铁后腰”到“铁腕队长”再到“铁帅”,邓加的血液里天生就有着铁一样的刚毅和倔强。所以,即使全世界都向“功利足球”投去鄙夷的目光,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

不过,无论是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马拉多纳,还是性格沉稳、低调内敛的邓加,两个球员时代的巨星,最终没能逃过命运的捉弄。“一名成功的球员不一定就是成功的教练。”这句在足球场上再平凡不过的话却成了两人在南非赛场上最真实的写照。南非埋葬的不仅仅是巴西和阿根廷两支南美球队的夺冠梦,更是两个足坛巨星的教练梦。

难兄难弟之结局

携手制造,南美足球悲剧

世界杯八强尘埃落定时,南美球队会师四强的口号一度响彻世界。然而,当昨晨随着斗牛士最后时刻“一剑封喉”送走巴拉圭后,进军八强的四支南美球队仅剩一个靠“上帝之手”活下来的乌拉圭,可谓“硕果仅存”。一夜间,“南美风暴”变成了“欧洲飓风”。而作为南美足球的佼佼者,巴西队和阿根廷队的出局对南美足球在南非上演的“悲剧”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就像马拉多纳所言,“虽然我们的联赛不如欧洲强大,但我们有优秀的球员。”的确,南美足球最大的优势就是盛产足球天才,南美足球崇尚的是足球场上的率性而为、自由发挥,而这种堪称表演性质的攻势足球对球迷来说无疑更具吸引力和观赏性。但巴西和阿根廷两支南美球队的出局则再次证明:在讲究力量、崇尚经典战术系统和以速度制胜的欧洲足球面前,再华丽的人个技术最终都将淹没在更注重整体配合的战术体系中。所以,我们只能目送卡卡梅西[博客]这样的天才球员别南非。

难兄难弟之命运

性格迥异,却“殊途同归”

邓加“铁腕”治军的风格与老马率性而为的执教特点,形成鲜明对比。这或许和两人当球员时的场上特点有直接关系,但更多却缘自两人迥异的性格。

球员时期邓加就是一名硬汉。1994年世界杯决赛,巴西队与意大利队点球决胜。作为队长的邓加是巴西队最后一个出场的,他冷静地将球罚进,钢铁般的意志与对手的犹豫不决形成强烈对比,成为巴西夺冠路上最经典的画面。脱去球星的战衣,邓加一直期待能在教练的位置上完成自己的华丽转型。2006年,邓加迎来了命运转折的历史瞬间,他成了有着“五星荣耀”的巴西国家队主帅。虽然此前有德国扶正克林斯曼的成功先例,但没有多少人能猜到,巴西足协会把国家队交给毫无执教经验的邓加。对于外界惊诧的目光,巴西足协给出了这样的解释:“选择邓加,与足协‘使用一位年富力强教练’的愿望相符。”但事实上,巴西足协之所以把信任票投给了邓加,最主要还是看中其融入血液里的“铁腕”个性。在一个大牌云集的球队中,如果没有这样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铁帅”压阵,恐怕很难让“桑巴军团”朝一个方向前行。

“他是一个果断的人、一个永远直面并且回击批评的成功者。在球员时代,他总是能成功地控制住整个球队。而作为教练,我相信他也能做到这一点。”在巴西队中最为散漫、每逢大赛必出纪律问题的罗纳尔多,对邓加公开支持,却也没有让他“幸免于难”。在通往南非的“战车”上,邓加果断将大罗、小罗、阿德等超级明星抛弃,于是“平民化”巴西队出现在了南非赛场上。

“果断”并不等于“独断专行”,“铁一般”的性格把自己变成了巴西媒体炮轰的对象,同时,球队中也“暗流涌动”。邓加到南非后,对球员们施行了一系列禁令:不准球员携家带口,不准上网,不得写博客,不准玩电子游戏,未经允许不得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在私人时间亦不得接受采访,不得私自接近球迷等。这些禁令表面上看是为了防止上届世界杯上“9名主力赛前泡夜店”的糗事,但却让队员产生了抵触心理。昨天,一家巴西媒体便爆出惊人内幕。“外界看到邓加与卡卡、罗比尼奥表面上关系平静,但实际上邓加与这些球员的不和在巴西队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卡卡和罗比尼奥是巴西队内敢于对抗‘邓加铁律’的两名球员,因为卡卡和罗比尼奥在球队中的作用无可替代。”相信,没有人会料到巴西队惨遭淘汰竟缘于严重“内讧”。

与邓加严谨而沉稳的个性相比,马拉多纳张扬甚至有些疯狂的个性,更像是世界杯赛场上的一个异类。尽管出现在南非赛场上的马拉多纳西装革履、一副绅士派头,但这并不能掩盖其骨子里的疯狂本色。有人说,“本届世界杯,阿根廷队是一群职业球员在陪着一个业余主帅玩。”这样的说法虽然有些调侃,但仔细琢磨又不无道理。

回首阿根廷在本届世界杯上的表现,更像是马拉多纳一个人的“豪赌之旅”。不过,这一次,马拉多纳没有像1986世界杯时的“上帝之手”那样幸运,他把全部的赌注都押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就是新科世界足球先生梅西。事实证明,梅西不是马拉多纳,他只是巨星,却不是球王。在阿根廷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他却不能靠一个人的力量来拯救球队。遥想1986年和1990年两届世界杯,作为球队的绝对核心和场上队长,马拉多纳几乎凭着一己之力带着当时那支二流的阿根廷队最终走上了顶峰。这或许正是巨星和球王的差距。

如果说巴西足协四年前把主帅的教鞭交到了毫无执教经验的邓加手中,是看中了邓加的年富力强和铁腕个性,但是两年前阿根廷足协宣布马拉多纳正式接掌阿根廷队主教练一职时,更多人会认为这是愚人节的玩笑。不可否认,马拉多纳是足球场上的天才,但天才球员并不意味能成为天才教练。更何况这是一个开枪袭击记者、吸食毒品、私生活靡乱、辱骂大众的“恶人”。不过,这一切并不减弱世人对“球王”的喜爱。正因如此,当马拉多纳带着他的阿根廷队踏上非洲大陆时,没人会怀疑球王的实力与信心。

当自信的老马被“德国战车”无情“碾过”时,他的精神却并没有被击垮。因为在马拉多纳眼里,“足球的关键不在于胜负,而在于你是不是热爱它,就像热爱生活。”所以当若干年后,我们再忆起南非世界杯时,还能依稀记得老马或欢呼雀跃、或抱头低吟、或像球员一样俯冲到场内时的镜头,便已足够。

难兄难弟之走向

辞或不辞,都是一种境界

在球场上,马拉多纳是锋利的矛,邓加是坚固的盾。但或许只有将“矛盾”集于一身的人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教练。马拉多纳与邓加的失败似乎是注定。

邓加在巴西队被荷兰队横扫止步四强之后便宣布自己将辞去巴西主帅一职。相形之下,马拉多纳对于阿根廷主帅的位置还意犹未尽。所以当有媒体向老马询问是否会辞去阿根廷主帅一职时,49岁的老马显得很犹豫,“也许明天我就会辞职,也许不。我喜欢这支球队,我喜欢这些孩子们,和我们一同展示出的真正的阿根廷足球。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吵,没有杂七杂八的事情,所有人心里想的只有足球。我知道,很多人喜欢这支球队,我们永远在进攻、控球、进攻,这才是阿根廷,我不相信阿根廷的足球还有另一种存在方式……”的确,阿根廷有不同的“死法”,但却只有一种“活法”。或许这正是马拉多纳心有不甘的原因所在。

(时代商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