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德阿战信仰帝大比拼 勒夫信蓝毛衣铁卫信胡子

2010年07月05日10:19济南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世界杯有时也需要一些神奇或滑稽的“信仰”。不管是主帅还是球员,都有—些迷信的小习惯,拥有自己的神秘小物件。你可以说这些“怪力乱神”纯粹是心理作用自欺欺人,不过有的时候,它们好像还真的会“显灵”……拿四分之一决赛的德阿大战来说,德国能够赢球,几位“信仰帝”功不可没。

1号“信仰帝”——— 勒夫 神物:蓝色毛衫

勒夫真该拜拜他的幸运蓝色毛衫,此前勒夫在本届杯赛上共三次穿着那件幸运衫,三场比赛德国队均取得大胜,小组赛4比0横扫澳大利亚赚足净胜球,1/8决赛4比1屠杀英格兰将老对手淘汰出局,1/4决赛4比0大胜阿根廷。在场边指挥淡定的勒夫都是身着这件蓝色毛衣,助理教练弗利克与之相配的衣着更让德国队的教练组的品位显得卓尔不凡。

相反勒夫没有穿这件衣服时,德国队的表现都显得不那么令人满意。0:1负塞尔维亚,1:0小胜加纳,勒夫和弗利克都是穿着白色衬衣配深色毛衣再加黑色外套。

2号“信仰帝”——— 施魏因斯泰格神物:白球鞋

白色球鞋是“小猪”施魏因斯泰格的神物,他说:“我总是穿白色的球鞋,低头看到白色的鞋让我感觉很舒服。”除此之外,“小猪”坚信,只有穿上白色的球鞋,才能给他及球队带来好运。这次世界杯,“小猪”一直坚持穿白色球鞋,而且坚持最后一个从大巴车上走下,最后一个到达球场。

3号“信仰帝”——— 诺伊尔神物:门柱 横梁

德国队主力门将诺伊尔说:“在比赛开始前,我会用手将门柱和横梁依次摸一下。”在德国队主帅勒夫的世界杯备战计划中,诺伊尔并不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门将。但排在诺伊尔前面的两位门神,都在世界杯开赛前发生了不幸:恩克因抑郁症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阿德勒则在世界杯前不幸受。24岁的诺伊尔没有“浪费”主帅危急之时的信任,本届世界杯的18次扑救,高居守门员扑救榜第5位,牢牢守住了德意志的门户。

5号“信仰帝”——— 克洛泽神物:先迈右脚

军训时,教官会告诉每一个人:齐步走要先迈左脚。但本届世界杯上,有些球星入场时却偏偏先迈右脚。德国队当家花旦克洛泽如果不小心先将左脚踏上草坪,他会马上退出草坪,重走一次。克洛泽认为,这会带给他幸运。

这次世界杯,克洛泽的确得到了上帝的宠爱。乌拉圭队带头大哥弗兰也是如此,正是靠着先迈右脚,乌拉圭才幸运地击败加纳,挺进四强。

4号“信仰帝”——— 默特萨克神物:胡子

胡子拉碴的德国队中卫默特萨克形象颇似“犀利哥”,但这并非是德国人不修边幅,而是他为自己球队“祈福”的手段。默特萨克的比赛信仰是:“我在比赛当天从来不刮胡子,我的哲学就是谁刮胡子谁输。”

默特萨克凭借他的胡子拉碴,在对澳大利亚的比赛中手球逃过裁判的眼睛,也在对阿根廷的比赛中,成功防守住了梅西[博客]

和德国一样,阿根廷有许多教练和球员也都相当迷信,比如,阿根廷名帅比拉尔多在1986年和1990的世界杯上,就始终戴同一根领带,因为这根领带曾见证了“蓝白军团”登上历史最高峰的辉煌,甚至,他还有重复向球员借牙膏的怪癖。更有甚者如阿根廷队英雄守门员戈耶切亚,坚信在点球大战前朝球门里撒尿能给自己带来好运,1990年世界杯上他就曾这样做。

与德国比起来,本届世界杯,阿根廷只有一个典型的“信仰帝”在战斗,那就是马拉多纳。来到南非,老马的迷信行为集成了一个系列。从球队大巴开往球场的路上,老马爱哼小曲,每次都是同一首歌。当然,熟悉的人都知道,老马并没有多少音乐细胞。他自得其乐,然后随便骂几句脏话,显示自己的男人气概。每次通往更衣室,他都走在最前面。在每一场比赛之前,马拉多纳都有许多“仪式”要举行:巡场一周、与球员合影、深深凝望宝贝女儿,向外孙以及自己的女友一一送上飞吻表达爱意……这一系列隆重的“仪式”举行完,裁判吹响开场哨之后,他都会用他那只著名的左手,紧紧地握着一串深色的琉璃念珠,直到比赛结束。这还不算完,比赛之后,他还要坚持在能给他带来好运的地方开新闻发布会,而那张1986年阿根廷夺冠时的报纸封面复印版,更是一直如影随形,伴其左右。

然而,马拉多纳的信仰在对德国的比赛中彻底塌了。开始他还手握念珠,可随着比赛的进行,他只能手画十字向上帝祈祷。当德国人3:0领先的时候,无助的球王可以依靠的,只有女婿阿圭罗的肩膀……

(济南时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