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池莉对话刘建宏 德国下半身是巴西腿

2010年07月05日10:10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5日,著名作家池莉老师做客腾讯《宏观世界杯》节目。她表示,世界杯实质上是民族间文化斗争。马拉多纳没有太高文化,而德国却以拘谨、严肃闻名世界。本节目由361°特约播出,以下为文字实录。

实录:池莉对话刘建宏 德国战车下半身巴西腿

池莉老师与刘建宏合影 (点击查看精彩组图)

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16 德国下半身是巴西腿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16 德国下半身是巴西腿

德国文化以拘谨著称,一尘不变是他们恪守成功的准则。但本届世界杯他们气贯长虹,以4-0王者般气质横扫阿根廷挺进4强时,池莉老师表示,德国人终于学会打弯了。以前是“战车”,现在上半身还是战车,下半身激变巴西腿了。世界杯实质上是民族间的文化斗争,马拉多纳没有太高文化,也许这才是他失败的根源。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宏观世界杯》。这次我们为您请到的是著名作家池莉老师。池莉老师先跟大家打个招呼。

池莉:你好。

刘建宏:还不习惯在没人的演播室和大家打交道。

池莉:虚拟的。

刘建宏:对,其实你大量的时间也是在和虚拟的读者打交道。

主持人:池莉老师昨天刚刚到南非,看了两场比赛,一场是在家看的,一场是在现场看的。阿根廷那场,当时您跟我们一起看的,您再跟我们回顾一下您当时的感受吧?

刘建宏:我先问问以前您看过现场的世界杯吗?

池莉:没有。

刘建宏:第一回是吧?

池莉:所以千辛万苦来,就是想这辈子填补一个空白。

刘建宏:我在这儿说一句私人的话啊,第一是我们家里有一位您的忠实的读者,其实我很早也在看您的书,我记得1999年的时候当时我们做一个中国足球的系列片,当时有一集写的是外援和我们中国球员往外走,我正在看您的那个《来来往往》,我起名顺手就起上了“来来往往”。

池莉:对,对,就是《足球之夜》里面,有一天我看《在路上》写的是“来来往往”。

刘建宏:对,《足球之夜》里面有一篇《在路上》,第7集还是第几集。

池莉:我感觉抄袭了我,我说这一定是看过我的小说的。

刘建宏:跟您坦白,那会儿正看小说呢,顺手就把这个写上了。《来来往往》是哪年出的?

池莉:97、98。98播的电视剧。

刘建宏:正好是那个时候。

主持人:这会儿找到了,知道怎么回事了。

刘建宏:我是先坦白了。

主持人:我们继续聊球。池莉老师跟我们说说吧,昨天很激动,您自己描述一下吧?

池莉:我昨天真的是很抱歉,让这些喜欢阿根廷队的小姑娘都留下了眼泪。

刘建宏:为什么您抱歉呢?

池莉:因为我昨天刚到,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在那说阿根廷,因为巴西已经走了,所以大家现在把所有的母爱以及对王子的虚拟的爱都寄托在阿根廷的身上了。吃饭的时候我就说很难说,我说我的预感是德国会赢。

刘建宏:为什么呢?

池莉:因为我是一直看德国球的。

刘建宏:可是我知道您是一个巴西球迷?

池莉:没错,我是一种比较超脱的看球者,决不是始终如一的很中正地站在哪个队一边。看南美,我是看艺术。我觉得南美球派和他们的文学,和他们的民族风格是有一致的地方,它会很好看,它会很感性,这样他们的细节、小渗透、脚下的工夫和身体的流动等等自由奔放,包括那种率性,他们的线条都特流水。就是流水型的,我就很喜欢。

池莉:从审美的角度就很喜欢。但是如果说真的球星,比如说马拉多纳、罗马里奥包括罗纳尔多,我喜欢这种的。我就不太喜欢梅西[博客]这种小靓仔,就是觉得他太女性化。但是他整个球派我从审美的角度比较喜欢看,一般的队我觉得踢不赢他。但是他们的克星就是,胜不骄、败不馁,心理素质特别好的队伍,因为他们太感性了。

刘建宏:就像一个战车一样,一直在战斗的。

池莉:以前我觉得德国队是“战车”,但是我觉得近四年就比上次世界杯,我现在觉得德国上半身是战车,下半身是巴西腿。它的上下半身有变化了,他们的腿也会有曲线了。

刘建宏:也会打弯了?

池莉:也会打弯了。这个就开始微妙了。我就觉得巴西的心理压力也很大,通常这是一个克星。

刘建宏:就是说阿根廷难过这一关?

池莉:对,我就打击了他们,我说这个就有点悬,你们得有心理准备,他们当然没有把我的话往心里去了,一个刚刚下飞机的晕头晕脑的又不是真正的球迷。

刘建宏:其实昨天很多人也让我预测,坐在这儿我也不是在工作,所以我很坦诚地说我是一个支持德国将近30年的德国迷。从1982年世界杯开始,拜仁慕尼黑、德国国家队是我非常支持的两个队伍。所以你想现在是28年的时间,将近30年了。所以我实际上对他们的这种感情是很深厚的。如果我不说球,我坐在那看球,我肯定是个德国球迷。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