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前线直击 > 火线传真 > 正文

爱足球的南非保安:会九种语言 教刘建宏握手

2010年07月05日07:48腾讯体育李喆我要评论(0)
字号:T|T

爱足球的南非保安:会九种语言 教刘建宏握手

腾讯记者与保安卡洛斯合影

腾讯南非特派记者李喆 卡洛斯是我们的保安;卡洛斯是黑人;卡洛斯会说9种语言;卡洛斯的姓很复杂,复杂得我直到现在也学不会;卡洛斯爱足球。

卡洛斯的父亲是祖鲁人,母亲是苏托人,所以他总是得意洋洋地对我说他是一半祖鲁一半苏托,其实后来我接触的南非当地黑人多了,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卡洛斯常说自己要努力工作,好攒钱娶老婆,这么朴实的思想让我不禁动容,觉得好像自己在国内和一个来自乡下的打工仔聊天。

南非的祖鲁人实行一夫多妻制,南非现任总统祖马就有五个老婆,有些部落首长甚至还有十几个老婆,对于没车没房没老婆的中国男人一枚,如果说我对此不动心就是在说谎,实际上我根本就是艳羡不已。因此我也常打趣问卡洛斯想娶几个老婆,可卡洛斯总是摇摇头,认真地说一个就够了,“女人越多麻烦越多”,说话间一声叹气,又从打工仔变身成为老男人,那样子好像在情海浮沉多少年了一样,然而对于自己的情史,他却从来都讳莫如深。

卡洛斯长得高高的,留着络腮胡,眼睛很大很亮,依我看算是黑人中的帅哥了。强健的体魄保证了他能够胜任这份保安的工作,用任劳任怨这个词来形容他有些俗套,但却是再合适不过。他留着的光头发型可以在太阳下闪出黑亮的色泽,笑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他门牙的右侧少了一半,估计算是职业了,出于礼貌我并未问起过他,但他似乎对这瑕疵并不在意,每次遇见我的时候都笑得很开心。

卡洛斯说自己的父母都是球迷,所以才给了自己这个很南美的名字,虽然身为南非人,卡洛斯并没有像大多数的狂热当地球迷一样整天把仿真的大力神杯举在胸前,仿佛当东道主等于当世界冠军。卡洛斯是阿根廷的死忠,最喜欢的球星是伊瓜因,阿根廷惨败给德国的那天,我郁闷地出门透气,看他抱头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显然也得知了克洛泽踩在阿根廷的身上向前辈穆勒看齐的消息,一时间有兄弟同病相怜之感。

南非一种有11种官方语言,国歌都是用五种语言构成的,世界杯开赛在即的时候还有一大半的南非人不会唱国歌,南非政府绞尽脑汁,在电视上宣传,在大街上发传单,在收音机里开设空中课堂好不热闹,我好奇问卡洛斯会不会唱,卡洛斯耸耸肩膀,反问我学那个有什么用,难道你们中国人就都会唱国歌吗?看到我肯定的点头,却换成他好奇了,纳闷中国小学生为什么要利用宝贵的光阴学唱歌而不学算术。所谓文化差异,自此可见一斑。不见得南非人就不热爱自己的祖国,只是骨子里他们只需要哈库呐玛塔塔的鼓点不需要五种语言的歌词。

用11种语言交流一定是件麻烦事,我们的黑人司机塔博总说自己会说全部11种语言,其他几位司机也经常作证说确实如此,但我从来不信,塔博是我们全部五位司机的老板,里面还有一位是他的小姨子一位是他的姨妈,说话当然会向着他。再加上他学汉语的那个笨劲,很难看出他有什么语言的天赋。卡洛斯是唯一和我站在一条阵线上的,他说南非很少有人能够会说全部11种语言,一般情况下会四种语言(英语、南非荷兰语、祖鲁和苏托)就足以独步南非了,像他从小跟着父母搬过很多次家,几乎走遍了全南非,也只会9种而已。“而已?!”我惊诧地重复道,而卡洛斯则认真地点点头,一脸的遗憾,说有两种自己只能简单听懂,但不会说。自此以后,对于塔博到底有没有在吹牛我反倒不是那么坚信了,怪不得以前看电视总能看到汉语说得很好的非洲人,他们从小就是多语人才。

卡洛斯是个相对比较内向的人,但只需要一点点葡萄酒和几句说到他心窝里去的话,他立马就能跟打开了开关一样,变成一个话痨。他和我讨论阿根廷输球的原因,反复强调后防的缺失,德米凯利斯的名字在他的嘴里重复了五次,引得我想教他一个新的汉语词语:大漏勺。

建宏老师来我们驻地做客,大家酒足饭饱,建宏老师眼看就要上车,他冲出来把建宏老师拉住,非要教人家南非人的握手方式,建宏老师学得很快,对此他非常满意,转而开始和我们每个人都用南非方式握手,并且得意洋洋地说“我是个好老师”。

卡洛斯大多时间会值夜班,我一直怀疑是他太过忠厚,导致他的同事总要跟他换班,但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每次见到我都很开心地笑,露出一排洁白的大牙,竖起个大拇指。值夜班的时候总会有球赛,我也多次邀他一起看,但他总是一副职责在身的庄严样子,说什么也不同意,只要一杯热咖啡,抱着他的收音机坐在门外。有月光洒进院子,抬头是漫天的星星仿佛钻石嵌在夜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