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八方评论 > 正文

龚晓跃:为什么爱马拉多纳 有型有范儿能担当

2010年07月05日05:15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龚晓跃(资深媒体人)

当瘦削而有力的克洛泽接到波多尔斯基传中,以游戏的姿态将球送入阿根廷大门,我身边的两个身穿阿迪蓝白间条球衣的阿迷———房地产土匪撒韬和历史学家谭伯牛,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胸口。

比赛结束后,谭伯牛去了天台,秀外慧中的酒吧老板老刘追出去,几分钟后,老刘告诉我们,历史学家在外面猛抽烟,眼角尽是昏黄的泪滴,他说输是输了,就是想到老马就难受,那么骄傲的一胖子。他的神态,仿佛在跟闷热的空气对话。

追逐马拉多纳的这群人,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从事着尚有价值的工作,也过着相对不错的日子,虽然有时候也放浪形骸,但大多数时候人模狗样。

可我们为什么热爱马拉多纳?

因为老马敢追着国际足联骂那些官僚黑社会。我们经历的冤屈一点都不比老马少,也常常有破口大骂的冲动,然而一旦想到老婆孩子、事业前程,我们就会集体无意识地把那句本当脱口而出的脏话,吞咽回那行将或正在发福的中年小肚子最黑暗幽深之处。而我们的迭戈,他骂的正是你我想骂的,他的粗口是全世界懦夫的壮阳药。

老马敢照着骚扰他的狗仔队悍然扣动气枪扳机,而我们顾及所谓形象影响,总是像个小妾般忍气吞声———我们把他射出去的子弹,当作自己的子弹了。

老马敢不顾嘲笑大大方方地戴上两块手表、敢把紧凑如保暖内衣的名贵西装套在胖大肉身上,而我们总是处心积虑,惦记着领导是否满意老婆是否愿意孩子是否乐意,时时刻刻伪装着自己虚浮的形象———我们把老马的质真无伪,当作自己的质真无伪了。

年轻时粉马拉多纳,粉的是他的球技。如今还粉马拉多纳,粉的是一个真实坦荡的小人。这小人其实是我们卑微心灵的一个写照,我们迷恋他,歌颂他,想像他一样,无拘无束,我行我素,当岁月蹉跎,老马的真实与做得到,因了我们的不真实与做不到,变得更加弥足珍贵。

惨败后,马拉多纳如常亲吻了他的球员,特别是梅西[博客]———他在南非梦魇般的经历多么像同样年轻的马拉多纳在西班牙的悲剧。老马说“就像他们踢在我的脸上”,然后又不顾怎么着都是紧身的西服的束缚,要对出言不逊的球迷抱以老拳,最后还坦然表示随时准备去职。

你几时见过如此有型有范儿、能担当、又情深义重的胖子?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