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B组 > 正文

每日新报:阿根廷 把根留住

2010年07月05日00:55每日新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特派记者 曾昭翔 开普敦7月4日电

有一句网络语现在似乎特别流行,“生活本没谱,但‘靠’的人多了,就成了‘靠谱’。”而这句话似乎用在阿根廷身上特别合适。

这次来到世界杯,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周围人对阿根廷的鄙视和不屑,似乎除了阿根廷记者和阿根廷球迷,马拉多纳和他的球队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公敌”。每当有人提到阿根廷时,似乎总会有人说上一声,“靠”。于是,马拉多纳和阿根廷队就在被“靠来靠去”中,很“靠谱”地离开了世界杯。

我不会掩饰自己英格兰和阿根廷“双重球迷”的身份,当英格兰被德国人4:1羞辱后,惨淡出局后,阿根廷队成为了我在本届世界杯上的唯一希望。正当我以为“我的”阿根廷人会为“我的”英格兰人报仇雪恨的时候,谁知道他们输得比英格兰人更彻底,更耻辱,更让人无话可说。

昨天来到绿点体育场看球,我特意穿上了从国内带来的一件阿根廷复古版球衣,不过担心一些“反阿根廷”同行说我没品位,所以在外面严严实实地罩上了一件外衣。昨天比赛进行得令人瞠目结舌,如果说在穆勒“闪电进球”之后,我还坚信阿根廷人能经典翻盘,那么当克洛泽攻入第二个球时,我知道比赛已经提前结束了,因为我根本看不到阿根廷人有任何扳平比分的希望,只能看到梅西[博客]特维斯伊瓜因轮番像没头苍蝇一样,向德国人组织起的严密防线一次次撞去。

当克洛泽将比分改写为4:0时,我发现身边一些身穿蓝白色球衣的阿根廷同行,默默地套上了外衣,也许天气足够寒冷,也许他们觉得实在有些丢人。这时,我突然热血上涌,脱去外衣亮出我的阿根廷球衫。我知道这代表不了什么,看起来也会很傻,但当时的确有这样一种冲动,只是想与他们一同绝望地面对。

比赛结束后,阿根廷人逃得无影无踪,看台上我捡起了一面被人遗落的阿根廷国旗。1810年,阿根廷人为了推翻西班牙总督的独裁统治,掀起了伟大的独立战争,领导独立战争的贝尔格拉诺将军亲自设计了这面浅蓝色和白色相间的“五月太阳”旗帜,没想到200年后的“阿德大战”,它却受到了对手的蹂躏与羞辱。

走出绿点体育场来到媒体中心,这里完全是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德国记者们在大声讨论,大声欢笑,甚至是喝着啤酒写稿子;阿根廷记者则没有比赛前的嚣张,嘴中一边不停地诅咒着“该死的老马”,手里一边狠狠地敲击这电脑键盘。竞技足球就是这样,当一个人彻底融入其中,哪怕是记者,也会变得如此的神经质。可以想象,今天德国与阿根廷国内的报纸上,将会是一番怎样的褒奖和责骂。

记者席边的电视屏幕上,反复播放着马拉多纳退场和新闻发布会现场的画面,我没有看到他掉眼泪,但听同伴说他已经在更衣室里放声大哭。周围很多人都说,老马是本届世界杯阿根廷队失利的罪魁祸首,对此我也表示赞同,他是一名伟大的球员,但绝不是一名称职的教练,论执教和指挥能力,他甚至比不上本届世界杯上执教智利队的同胞“疯子”贝尔萨。

昨天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心力交瘁的老马流露出了去意,对他和阿根廷来说,我想这应该都算是一种解脱。其实生活没有选择,最大的选择就是选择自我,实现自我——干好自己能够干,而且干得好的事儿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