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名人声音 > 正文

李承鹏:巴西队是自己谋杀了自己

2010年07月04日15:48扬子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巴西的上半场就像段誉挥舞着手中的六脉神剑,巴西的下半场就像突然中了一记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吸星大法,巴西的结局,人生的乾坤大挪移。这场吊诡的比赛,让我想起世上最不着调的三招武功,这几乎是我全部的球评。

很多人都跑来问我,为什么赛前预测巴西必死。我说我其实是蒙的,蒙的……欧洲球队荷兰,全世界太爱巴西了,尤其以中国人最爱,大热必死,当大街上随便找个穿黄马甲哪怕是环卫阿姨都可以熟练告诉你“巴西夺冠,卡卡、卡卡”,这事儿不卡都没有天理。事情到最后简单到只是选择卡在哪里,卡在卡夫卡那里,还是卡在卡路里那里。现在我们知道是卡在荷兰那里,卡在前自由搏击运动员梅洛那里。

很多人又问我,这场比赛是不是假球。我说即使不是假球,也是一场戏。当世界杯轻易可以卷走80个亿,它就不能装清纯只是一项运动。巴迷与荷迷也不要互相群殴了,大家就是看一场戏,因为世界杯本来就是一场戏,布拉特是个戏子。

可是我始终怀疑梅洛放水乌龙球的说法,当时他都快被身后的塞萨尔拍成饼子了还能后脑勺蹭进球门死角,这么精的准头,不是梅洛,是梅西[博客]。我也怀疑他站定那里就是放水斯内德得分,因为那个球是途经库伊特的头空中接力再到斯内德,那么牛逼的预判力,不是只配在巴西队当打手的梅洛,是得分手的罗纳尔多。

其实巴西队自己谋杀了自己,这支巴西队太邓加化,大家都阴沉着脸绷着肱二头股四头肌,像一群苦大仇深的搬运工。当巴西队能微笑着踢球,就能赢得所有对手,比如2002年小罗微笑着一记弧线,让希曼临死都会纠结地思考,这一脚究竟是传还是射。当巴西队无人能微笑着踢球,他们会莫名其妙地死于一个瞬间,比如1990年,马拉多纳三秒钟发光,就让表现更好但紧张得脑花都成硅胶的巴西队回家。也不要拿1994年的伪巴西说事,1994年是邓加错误的一个记忆。因为那一届佩雷拉带了8个工兵的同时,也带上了罗马里奥和贝贝托两个快乐精灵,他俩只是手捧摇篮去玩,就玩出伟大的一个美国夏天。

2010年巴西是没有场上精神领袖的,卡卡不是领袖,武功绝强在长坂坡杀得七进七出的赵子龙不是领袖,罗比不是领袖,战法超群的马超也不是领袖,至于法比,魏延而已。邓加把自己当成领袖,其实是很不道德的。

不要以为开宝马的人就是好人,不要以为面部肌肉坚强的人就是坚强的人,不要以为坚强的人就能带出坚强的球队。最好的巴西足球,被邓加弄出并不好的巴西足球队。但活像宜家店面经理的范马尔韦克把球队打造得很经济,很会计,他跟邓加一样的是都在努力打造一支很伪的球队,不同的是,荷兰的伪是伪装的伪,巴西的伪是伪劣的伪。如此。

插播一个,还有很多人在批判苏亚雷斯手球不道德,可我觉得他不用手挡才不道德,大仙说手球这事儿就像打手冲,这是不对的,可关键时刻还得用手来解决。

还有人苦叹这世界杯没名局,还有人感中国队没去,但我们的呜呜祖拉去了,普天同庆去了,更重要的是,这届鬼魅的世界杯让中国人忽然很释怀,其实世界杯跟我们这儿一样黑,都是足球搭台,政客唱戏,我们冲进去跟不冲进去,有什么差别。我们其实天天在打世界杯的。

终于延缓,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之不死贼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