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评论策划 > 正文

急三郎:怀念荷兰曾经的天真

2010年07月04日15:00腾讯体育急三郎我要评论(0)
字号:T|T

感觉这次世界杯时间过得比往届快,可能是私爱的球队早早出局,让人从对胜负的计较中超脱出来,相对单纯地看球的缘故。对我来说,能看到几次醒神的配合、几次奇怪的过人、传切、做球,最后,整体实力醒目一点,且一直认真地准备、比赛中又态度积极的球队夺冠,就是好世界杯。

想起来,除2002年那次乌糟得有点叫人不耐烦回忆,基本上每次世界杯总会有美好记忆,虽然每次都有人抱怨球不好看,可是都不用等结束,就开始回忆,等下一次来的时候,上一次又会是美好的了。

巴西荷兰比赛那天,急急忙忙往家里赶,路过高校区,高校区门外一小商店门前早已围满观众,层层叠叠的,大家坐在路边交通围栏上等待比赛到来,哪管身后车流如织,如此有点不顾死活的集体找乐的事,很容易让人想起80年代中国小城的生活,旧旧的天气,橘红色,黄昏,人影绰绰,不管外部世界或舆论中的足球如何功利,在这些人眼里,足球还是单纯、快乐的事。

我的足球启蒙是从1988年的《这就是足球》开始的,是个夏天的晚上,无缘无故坐到电视机前,无缘无故就看到了。那一年,听说中国的物价在飞涨,大人们忙着张罗要不要去囤点香油囤点米,小孩子们则辗转寻找罗大佑、逢人就聊1988年欧洲杯实况录像的纪录片(那届欧洲杯没有转播)《这就是足球》,之后偷偷把人分两类:知道荷兰三剑客的和不知道荷兰三剑客的。那年头,一点点与日常生活不同的事,都能吸引青春期小孩,更别说足球这种富含肾上腺素的事。

那天晚上看过的比赛,没有华丽的镜头,没有多余解说,一些带着颗粒感现场声音实况、极尽优美的配乐、镜头也很朴实,很少使用更具视觉控制力的俯拍镜头,而是跟着球星们的跑位、传切细细拍下的近景和特写,一种更接近人的视觉本能的拍摄。看台上球迷的呐喊、无论哭泣还是笑,在当时的小孩看来,都是一种超级先进的事,那时候的人活在一种淡淡的压抑中,还不知道如何表达情绪。

斯内德回忆1988年的夏天,那时候他还不到5岁,记忆最深的是荷兰队大巴路过家门前的情景,“当时荷兰队从埃因霍温去阿姆斯特丹,经过乌得勒支时,我们家前面的那座桥是必经之路。那天下午,我们等了好久才盼来满载荷兰队球员的大巴,车里也有人向我们挥手,让人很兴奋。”小亨特拉尔则成天戴着印有古力特头像的钥匙链,床头柜上放着荷兰队的全家福,少年德克勒崇拜的偶像也是古力特,爷爷给他专门制作了一个古力特的球迷帽,上面的假发耗费了他爷爷的好多时间。

唯美、正派、火热、天真是荷兰足球给一代人的足球记忆打下的底色,对个人而言,荷兰队可能是唯一一支让人不用计较是否会夺冠,而只用看到几次漂亮的表演,就很满足的球队。足球踢得越来越计较了,会让人怀念那支还不知道怎么克制脾气的荷兰队,而很多队的球衣又越来越紧,像喀麦隆那样胸大肌暴突的球衣,总是给人很强的视觉压迫感,也会让人怀念1998年荷兰性感、复古的球衣。是的,我喜欢足球是从球衣开始的,荷兰、德国意大利的复古感极强的球衣是我喜欢这些队的原因之一。

“94年那会儿,每天下午去上班,路过游戏室就去玩一下街机游戏,每次都选荷兰队,玩半小时,看到荷兰队夺冠了就去上班。”这是一个朋友的荷兰记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