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八方评论 > 正文

济南时报:粑粑饭蘸肉汁

2010年07月04日14:44舜网-济南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们的驻地有一位黑人园丁,叫劳伦斯,来的时间长了,渐渐跟他熟悉了。得知他是津巴布韦人,来这里打工已经5个年头了,他非常喜欢中国,全身穿的衣服全是中国制造,按他的话说是“既便宜又好看,质量也很不错”。

昨天,劳伦斯邀请我到他家去参观,并请我品尝了他做的晚餐,因为之前我跟他说,对南非当地人吃什么东西很感兴趣。

劳伦斯请我吃的是粑粑饭。粑粑饭的原料很简单,就是普通的白色玉米粉,做法也并不复杂,可是却需要力气。劳伦斯拿来一口锅,先放了一些水,烧开后开始加入玉米粉,之后,他开始不停地用木勺搅拌。过了一会儿,又加了几次水,量不是很多,这时,锅里的玉米粉渐渐变成糊状,有点像我们平时喝的玉米粥。接下来,他又继续加入一些面粉,不断地搅拌,直到锅里的东西变成了土豆泥模样。

劳伦斯拿来两个大平盘,用木铲盛出一大团粑粑饭,又端出之前做好的炖鸡肉,用勺子往盘子里盛了一些鸡肉和肉汤。

劳伦斯介绍说,吃粑粑饭要用手直接捏着吃,接着给我演示了起来:他用右手抓起一块揉成团状,蘸上点肉汁,然后放到嘴里开吃,肉也是一样用手拿着吃。他还特别提醒我,一定要用右手,在当地语言里“右手”就是“吃饭的手”,使用左手吃饭是一种没有教养、没有礼貌的表现。

看着热气腾腾的粑粑饭,我赶紧洗了手,用右手轻轻捏起一小团,迫不及待地放进了嘴里。

“没什么味道啊?”

“你忘了沾肉汁了。”劳伦斯提醒我。

对了,这事忘了,赶紧又捏了一团,拿着沾了点鸡肉汁,再放到了嘴里,味道果然不一样。很快,我便把一盘子的粑粑饭和鸡肉吃得干干净净。

看着我吃得很香甜的样子,劳伦斯笑了。然后,他又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这样的粑粑饭一般只有黑人才吃,白人基本不吃。据说,当年曼德拉一开始提出的目标就是,让所有黑人都能吃上粑粑饭蘸肉汁。现在,南非的经济发展了,天天吃粑粑饭加鸡肉或者是牛肉,对很多人来说已经不是问题。可是,还有很多穷人呢,对他们来说这还是个梦想。”

(时报南非7月3日电)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