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门线上帝之手是爱国还是罪 苏亚雷斯面临加罚

2010年07月04日11:29都市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苏亚雷斯用双手改变飞向球门的“普天同庆”的轨迹,然后平静地接受裁判亮给他的红牌,低头下场。这就像是电影《七宗罪》播放到奥斯卡影帝凯文·斯贝西饰演的罪犯平静地投案自首的情节,接下来,布拉德·皮特演的警官有两种选择:保持冷静,公事公办;或者怒火攻心,对这个自称因为妒忌杀死了他妻子的罪犯一枪爆头。站到点球点前的加纳球员吉安也像是子弹上膛,他只有“爆头”一个选择和一个目的,但是不得不面对罚中和罚失两种结局。

如果以吉安作为这部真实大片的主角,他就是和布拉德·皮特一模一样的悲情人物,失控的警官私自把子弹射进罪犯的脑袋,结果正中其圈套,犯了“暴怒”之罪,成全了罪犯完成其犯罪艺术品——“七宗罪”。吉安把球射向横梁,心境大乱的加纳在之后的点球大战中失利,他也“成全”了苏亚雷斯自找的红牌。

看完《七宗罪》,你在感叹罪犯大胆沉稳的犯罪智商,还是在为可怜又无辜的警官唏嘘?

看完这乌加之战,你又是在赞叹苏亚雷斯“壮士断腕”的胆识与智慧,还是在为加纳的“冤屈”哀叹?

为什么规则反而让“坏孩子”得利?

“这违反了体育道德。但我只能祝贺乌拉圭晋级半决赛,因为他们才是那个幸运儿。”(加纳队主教练拉耶瓦奇)

加纳本该是这个晚上集万千宠爱的幸运儿。战胜美国晋级八强后,加纳足协收到了来自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信,这位91岁的老人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天痛失曾孙女,没有出席开幕式,但心里还一直记挂着足球,记挂着非洲。曼德拉在信中说,整个非洲大陆都关注着非洲惟一幸存的球队,这是非洲第一次主办世界杯,从现在起所有的非洲人都会是名誉加纳人。然而现在他们留给这个大陆的结局只能如同拉耶瓦奇所说:“我们昂着头离开。”

其实不只是昂着头离开,离场的加纳人还带着愤懑的眼泪,他们的眼泪赚到了不止来自非洲大陆的同情。《纽约时报》把苏亚雷斯的手球定义为一次“不公平的交易”——乌拉圭人故意为之,领到红牌,也被判点球,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以此为代价,单方面把加纳直接晋级四强的结果,置换成了吉安面前一半对一半的可能性。

这与电影《七宗罪》里的逻辑是一样的。警察私自杀死罪犯,符合“杀人偿命”的普世价值观,却触犯了法律;罪犯貌似罪有应得,但这个凑齐“七宗罪”的结果正是他策划的目的。整部电影站在代表正义的警官一边的观众迷惑了:绝对公平的规则,为什么会让首先破坏规则的“坏人”得利?

在国际足联官网,也有网友说,苏亚雷斯是坏孩子,有人认为,乌拉圭根本不配参加本届世界杯,即便进军半决赛,他们也不值得骄傲,甚至有人愤怒地表示:应该从现在开始,对苏亚雷斯禁赛一万年。

正如这部电影在权威电影网站IMDB的悬疑片排行榜上高居第6,这场比赛也必将成为经典,即使主角是那个“该禁赛一万年”的坏孩子苏亚雷斯。

国际足联正考虑追加处罚苏亚雷斯

“苏亚雷斯本能地挡住了球,避免球队失败,之后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还想要我怎么样?”(乌拉圭队主教练塔瓦雷斯)

新闻发布会上,已经有记者把“名誉加纳人”最想问的问题抛向乌拉圭队主教练塔瓦雷斯:“你不觉得靠这个手球赢球,就像是偷取了胜利吗?”

“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乌拉圭队主教练塔瓦雷斯回应,“球员本能地挡住了球避免失败,之后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吃到了红牌,被赶了出去,还会缺席下一场比赛。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也许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全球媒体,尤其是在非洲人的地盘上,乌拉圭人不敢说得太过分,与此同时在乌拉圭队的更衣室,以及乌拉圭国内,苏亚雷斯已经被奉为民族英雄,这个“上帝之手”的功劳,比他在1/8决赛绝杀韩国那一脚更令乌拉圭人兴奋,在那一刻,就算像弗兰那样会踢“S形”诡异任意球的足球高手都没辙了,“用这种方式结束比赛真是难以置信,”弗兰说,“苏亚雷斯用这样的方式代替进球,拯救了球队。”

“我别无选择。”苏亚雷斯说,“我那样做了,所以我的队友们才有机会赢得点球大战。当我看到吉安射失点球的时候,我感到了莫名的喜悦。现在看来,这样被罚下非常值得。‘上帝之手’是我的了。”

苏亚雷斯说的“上帝之手”不应该是马拉多纳那个,而是1978年世界杯阿根廷队的肯佩斯在复赛对波兰队时制造的。当时他也用手挡住了对方的必进之球,之后波兰同样没把点球罚进。这种“上帝之手”不是第一次,也一定不是最后一次发生,因为当时站在球门线上那个人,真的“别无选择”。

关于这种做法是否违背体育精神,争论没有答案,国际足联也想改变,发言人表示正在调查苏亚雷斯的手球,可能会追加处罚,可能禁赛不只是一场,增加“交易成本”,也许未来的苏亚雷斯、肯佩斯伸手前会想一想,会吗?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