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马拉多纳哭着离开赛场 20年后再次泪洒世界杯

2010年07月04日08:39成都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老马,哭着离开

阿德之战在南非最美的城市开普敦进行,这里有桌山、有罗本岛、大西洋与印度洋的海水在此交融,这是上帝赐给人们最美丽、最震撼的景观之一。

然而,昨天之后,马拉多纳再也不愿回到这里,因为开普敦的绿点球场是他极度心之地,在这里,他的球队0比4惨败给宿敌德国队。马拉多纳生命中的又一段冒险之旅结束了,尽管这一次他依然没有成功,但他穿着西装出现在南非的形象,依然会成为一个世界足坛的经典,一如他的“上帝之手”。

白纸片为他而抛洒

开赛之前40分钟,阿根廷队开始热身,提前抵达现场的球迷大部分来自阿根廷,看着马拉多纳和梅西[博客][博客]出现在自己眼前,绿点球场爆发出巨大的嗡嗡塞拉声。

在球队热身的时候,马拉多纳身穿一套运动服出现在现场。看来,西装对他这样性格乖张的人来说,的确是种束缚,只有在指挥比赛的时候,他才会被迫穿上这套价值3600美元的高级西装。把自己装进运动服里,老马身心愉悦,看到球员们在热身,他也脚痒痒地走到场边,颠着球,玩了几个花哨的动作。

对手毕竟是曾经让自己哭泣的德国队,马拉多纳既期待又紧张。除门将之外,其他10名阿根廷队首发球员站成一个圈,一起热身,老马站在中间,趁着球员们休息的间歇,跟每一名球员叮嘱着什么。

与此同时,德国队在另一个半场热身,与马拉多纳的运动装不同,德国队的主教练勒夫和助理教练比埃尔霍夫则穿着笔挺的深色西装。勒夫和比埃尔霍夫没有进入场内,仿佛是担心弄脏了自己锃亮的皮鞋,只是站在场边,冷静地看着自己队员一丝不苟地进行着热身活动。

现场大屏幕打出双方首发球员以及主教练的照片,当马拉多纳的头像出现在现场大屏幕上时,提前进场的近万阿根廷球迷爆发出无比巨大的欢呼声。看台上的阿迷还向空中抛洒白色纸片,释放着自己的激情。激战还未开始,他们已经提前进入状态。

后来证明,如果开赛前阿迷们不抛洒白色纸片,那么在接下来的90分钟,他们是没有机会去庆祝的。

上半场一直在咆哮

热身结束后,马拉多纳最后一个走回休息室。走出场地前,他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然而,随后的比赛进程却没有如他所愿。

开场仅仅3分钟,托马斯穆勒就帮助德国队取得领先,这是德国人又一次成功的闪电战。随后的上半场,老马和阿根廷队一直是在挣扎和愤怒的煎熬中度过的。

阿德之战的主裁判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依尔马托夫,本届世界杯的揭幕战正是由他执法。对于这名来自亚洲的裁判,马拉多纳在上半场一直没有好脾气。第30分钟,波多尔斯基特维斯有一个不算过分的犯规动作,依尔马托夫也吹罚了阿根廷队的定位球,但马拉多纳却愤怒地冲到场边,对着依尔马托夫大吼大叫,同时用手比划着掏牌的动作。

第35分钟,托马斯穆勒手球,在依尔马托夫已经吹罚前者犯规的情况下,马拉多纳又变得极度暴躁,他朝依尔马托夫比划着手球的动作,试图想向裁判施压。看到依尔马托夫并不理会自己,马拉多纳又极为委屈地朝着看台、朝着第四官员比划手球的动作。

20年后再次泪洒世界杯

马拉多纳一直怀揣着扳平比分的梦想,对于德国队,他有着咬牙切齿的痛恨。然而,克洛泽第68分钟的进球让老马遭遇当头棒喝。看着疯狂庆祝的德国人,马拉多纳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场边,阿根廷队的替补席上也一片死寂。

老马和阿根廷队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弗雷德里希在第74分钟的进球宣判了他们的死刑。看台上的德意志三色旗随风飘扬,而阿根廷的白色和天蓝色无法跳动。

从此以后,老马也不再挣扎。他站在教练区里,双手插在胸前,不再激动,不再愤怒,不再咆哮,剩下的只有等待比赛的结束。他来回踱步,不时揉着眼睛,看上去睡眼惺忪,他知道,自己的确该洗洗睡了。

不过,德国人还没有放过马拉多纳,89分钟,克洛泽的进球在敌人的尸体上又补了一刀。不过对于老马而言,这一刀已经不再重要,他早知道自己“死”定了,他只能默默接受。补时1分钟结束,马拉多纳穿着臃肿的西装走进场内,第一个拥抱的就是可怜的梅西。

进场安慰了一圈自己的球员后,马拉多纳自己最后扛不住了。在球员通道口,老马的女儿等在那里,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父亲,失声痛哭。老马也抱紧女儿,他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和女儿相拥而泣。

上一次,马拉多纳在世界杯上哭泣是1990年意大利之夏,20年之后,胡子花白的他又一次为了世界杯而哭泣。物是人非,情何以堪?

就在这让人心碎的时刻,老马身后看台有一群阿根廷球迷,他们冲着老马怒吼,情绪激动的老马走到看台下,跟失望的阿根廷球迷对峙,直到警察将球迷们控制下来。(记者李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