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宏观世界杯15期 卡卡非神话在走下坡路

2010年07月04日10:39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4日,腾讯《宏观世界杯》继续和网友见面。本期嘉宾是著名组合羽泉。刘建宏指出,体育领域存在着出生地影响竞技寿命一说。卡卡出生在南美热带地区,年龄决定他正在走下坡路。本节目由361°播出。

实录:宏观世界杯15期 卡卡非传说在走下坡路

主持人(左)、羽泉组合(中)、刘建宏(右) (点击查看精彩组图)

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15期 羽泉分享南非见闻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15期 羽泉分享南非见闻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这一期的《宏观世界杯》。我们这一期非常高兴地为您请到了羽泉组合。两位和大家打个招呼吧。昨天两位去现场看了晚上的比赛,我们今天可以先聊聊昨天下午巴西的比赛,建宏老师说我们先聊哪场吧?

刘建宏:先聊我解说的那场比赛吧。因为后面那场比赛我在飞机上,根本没法看,下了飞机以后回到约堡打开我的手机电视看了那么一小会儿,当时信号也不太好,当时我跟我们同行的导播说这个球已经打到加时了,我说如果罚点球的话我不看好加纳,因为加纳太年轻了,可能压力会比较大,但是没有想到后来出现那么多很好玩的事,一会儿听你们说吧。咱们说说巴西对荷兰这场比赛,你们肯定是看电视转播了,你们什么感觉?你穿上这个你肯定会对巴西出局感到很高兴?

胡海泉:很开心呀。

陈羽凡:所以昨天穿的这个去看的这场比赛,巴西队进球我也开心,荷兰队进球我们也开心。我听到旁边有讲粤语的,可能是我们内地深圳或者是香港的朋友,用莫名地眼睛看看“你们到底喜欢谁?”整个一场球看下来之后就觉得……

刘建宏:你说我们就是看热闹的,谁进球都行,只要热闹就好。

陈羽凡:但是昨天那场球确实很热闹,很戏剧。您解说的那场球让我们有很多的问号在脑子里面。

刘建宏:那说说,我正好在现场,咱们可以把这些问号交流一下。

陈羽凡:首先我现在也是一个儿子的父亲,罗比尼奥每一次进球都会含着大拇指,做出吃奶的招,昨天一开场就感觉他很急躁,非常急躁。一个父亲在这个时候,他想着自己的孩子去踢这场淘汰赛,他显得那么的急躁,从他的口形和荷兰队面对面发生冲突的态度,我感觉他很急躁了。

刘建宏:因为我在现场我能够感到现场的气氛。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可以从几个方面理解,第一个理解是罗比尼奥昨天开场的时候实际上很兴奋,巴西整个开局都打得很好、很兴奋。这个兴奋就表明了他们上来就要一口吃掉荷兰的感觉。他们有那种上来就先入为主,先控制比赛的一种冲动。这是第一点。

刘建宏:第二点,他的那种兴奋,你看他无论是对对方的球员还是对裁判,实际上他是有意地在给裁判和对方球员施加压力,他是眼睛直视对方的眼睛,他就直接看着你,和你的鼻子都已经碰到了。其实那个时候是要气势,因为这种高手,在关键时刻,你不敢看我眼睛,就说明你心虚了。他从气势上、心里上、精神上有一种要占上风的感觉。

陈羽凡:但是第二个问题是昨天卡卡的心里感觉并没有占上风,感觉后面时间很短了,已经进入80分钟的时候,他才开始努力地发挥,努力地带球,前面基本上他在中场的作用和个人对他的期待,他没有发挥出来。

刘建宏:实际上现在的卡卡和在AC米兰时候的卡卡已经不是一个卡卡了。卡卡这两年走下坡路的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了。我知道中国有很多卡卡迷,大家肯定非常不愿意听到这样一个判断,但是我们是从纯足球的角度考虑的,像卡卡这样的球员可能过了25、26(岁)他的巅峰状态,走下坡路可能会比别人快。

陈羽凡:就是说男人不能成家是吗?

刘建宏:还真不是这样的。因为在体育这个领域有这样一个说法,生活在亚寒带甚至是寒带的球员,他们成熟的晚,运动生命比较长。生活在热带地区的反而成熟的早,但是竞技寿命相对来短,往往过了25、26就走下坡路了。

刘建宏:其实不光是球员、运动员,你仔细对比一下热带地区的植物、动物也是这样的。它成熟的早,但是寿命短。热带的很多植物、动物都有毒,但是到了寒带个大,但是它没毒。这是挺怪的。李永波其实就谈过这个事情,李永波当年谈怎么使用张宁的时候,两届奥运会的女单冠军。他就说张宁是辽宁运动员,他说我知道东北运动员成熟的晚,不要着急,28她还好着呢,31、32她还照样可以拿冠军。

刘建宏:但是湖南的、福建的、浙江的这些女运动员他们过了23、24就马上要走下坡路了。这是专家总结出来的。我觉得在很多项目上都可以看得出来。你看德国运动员他就是这样的,德国人甚至总结出一个规律:我们的运动员28岁才明白、才成熟。你想想马特乌斯28岁的时候刚刚开始带着队伍拿冠军,到后来40多岁了还能踢呢。

胡海泉:像昨天的罗本是一个典型的年纪轻轻,看上去很成熟的人。

刘建宏:罗本出道已经很早了,2004年就已经开始了,那个时候我们把他当新秀来介绍,其实昨天罗本真的发挥得不错,虽然看上去没有直接的射门,包括给队友传的球都不多,但是他在那一侧给了巴西队巨大的压力。

胡海泉:我觉得主要是左后卫那部分出现了问题,是不是因为邓加在比赛之前最怕的就是这一点,所以那两个后卫无论是之前的,还是后换上来的都是属于心里特别紧张的,你看他们踢球防守的时候就怕人家转身,一转身就感觉人家要进球似的。

刘建宏:这是巴西的软肋,邓加也清楚,包括扎加洛赛前也提醒说你们一定要注意,罗本这一侧会非常厉害,巴斯托斯的压力会非常大。上半场邓加的安排是后腰球员有意地靠近巴斯托斯,包括胡安,你看经常有两三个人、三四个人在防罗本。但是即便如此上半场巴斯托斯还是吃了一张黄牌。

刘建宏:我一看到那张黄牌的时候我就说下边的球不好踢了,巴斯托斯不敢再玩儿了,再玩的话就该给你罚下去了。其实日本主裁判已经很给面子了,有一个球,罗本那个球就应该是黄牌了。这个动作实际上邓加在下面看不到吗?他其实已经看到了,赶紧换人。但是这个换人是不得已的,而且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实际上巴西昨天首先的问题是暴露在这个短版上,巴斯托斯被打爆了,然后邓加的队伍就越来越不舒服,下半场确实越打越不行。

胡海泉:包括阿尔维斯最后一共发了三个任意球,一看他的眼神和自己的准备就是一定要进球,包括他在巴萨的一脚远射也是比较著名的。

陈羽凡:昨天都打高了,我觉得世界杯踢到现在,那个球也不是刚刚拿到,他们应该对世界杯的球感有把握了。

刘建宏:其实球不是一个借口,对世界杯所有的参赛队来说他们今年2月份就拿到球了,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我觉得根本的问题就是昨天巴西队暴露出了自己在中前场的创造力不如荷兰队。荷兰队昨天在中前场是双核,斯内德加上罗本。这两个人是非常非常有灵性的,能够带动整个球队的。罗本在战略上让荷兰队在下半场占据优势,斯内德在战术上解决问题,一脚球造成你的乌龙,我头球再顶进去一个,这就够了。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说,你还得说这支巴西队和荷兰队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可能就是这个东西决定了最后比赛的胜负。

主持人:还有昨天的那个犯规,那个红牌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刘建宏:一定是故意的。

主持人:但是后来有人说这是一个连贯的动作?

胡海泉:不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刘建宏:他连踢了两脚之后,他这个动作就寄希望于裁判看不到。但是另外一点,就是脑子在瞬间失控,一脚就上去了,就是因为比分落后了,控制不好。如果巴西是一个强者的话,哪怕有一边落后还可以从容地跟你打,但是实际上一边落后以后所有人的心态都发生变化了。它实际上从那刻的信心就崩溃了。

主持人:以前好像没有看到巴西的比分被反超,昨天突然觉得他们一下子面部表情就变了,有点慌了。

刘建宏:对,我觉得你还必须说荷兰队的这种打法对巴西队是很大的克制。之前我在《体坛周报》的文章上已经说到了,我说这次巴西和荷兰,我更看好荷兰。因为尽管巴西看上去前面顺风顺水,打得很好,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但是我觉得这恰恰是一个假象,另外一点荷兰的战术更合理。

刘建宏:其实荷兰真正的问题在于它的后防,它的后防和它的中前场比,它的中前场如果是白金,这个后防可能就是白银了。这个是有差距的。前场都是那种顶级大腕,但是后防就稍微弱一点。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它实际上选择的是防守,两个后腰保护后防线,昨天的库伊特你们注意到了没有?

刘建宏:前后都是他呀,自己门前解围,中场拼抢,在对方的门前还要往前冲。库伊特昨天有几个亮点,一个是斯内德的那个球是他蹭的,再一个下半场打到最后的时候,他有一次连过三人,我在解说的时候说他“像巴西人一样过了巴西人”。你能够看到库伊特在这个战术里面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是平衡,而且更多的时候他是回收。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