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八方评论 > 正文

重庆晨报:弱小的内心,马不停蹄的忧伤

2010年07月04日07:52重庆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相信,张靓颖是真资格的阿迷,不仅仅是因为她唱的那首《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那首歌,一度让我灵魂出窍,不知不觉,成了一个凉粉。

阿迷,在我们辽阔的土地上,是一个庞大的存在。他们悄无声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神经质,暗藏的疯狂,彻底的感性,某种特别的气味,让他们有一点像地下党接头,吹来一阵风,就认定了自己的同类。

昨晚10点,气象预告中的暴雨还没有到来,身边的每个人,集体陷入了比那部著名的《理智与情感》中亨利·达什伍德家那3个女儿,更纠结的选择。

理智上,这支年轻的德国队,要齐整得多,有杀气得多,他们取胜可以看作是一道逻辑强大的算术题。

而阿根廷,虽然拥有戴两块表的老马,有4:1践踏高丽人的惊艳,但是但是,真正的阿迷都深知,他们从来都梦一样的飘忽,他们突如其来的颤动,是如此接近他们心中最深处的悸动。

所以情感上,他们的心,跟着马拉多纳和梅西[博客]们上路了。那是无疑的,就像他们青春的美好一般无疑。

德国人却不理会这些,他们信奉的,是力量和高度,迅疾地跑动,毫不偷懒地工作。更要命的是,这是一支混血的德国队,他们甚至敢于在阿根廷人的禁区内传切,让人感叹地在德国肥实的泥土里,开出了耀眼的花朵。这还是青春无敌的德国队,不留余地,他们的进攻是升级版的水银泄地,是洪水滚滚的淹没。

德米凯利斯特维斯的长发仍然在飘动,但已失去了卡尼吉亚的轻盈。当我们看见梅西眼光,变成了落日一样的叹息,我们知道,他身体里那诡异的灵光,已被德国球衣上那无边的黑色遮蔽。

焦灼,传染病一样追赶着阿根廷人。这些诗歌的信徒,探戈的儿子,适宜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阴暗街道上出没,一只明灭的烟头,可以将他们的灵魂,带向魔镜的最深处。而此时却是开普敦的阳光普照,焦灼,只是变成了他们额上淌下的汗水,他们脚下溜走的皮球。

这只皮球取名普天同庆,一个反阿根廷的名字。德国人之前对这只皮球一板一眼的练习,变成一道无法挽回的算术题,1+1+1+1=4。

马拉多纳陷入了德国哲学式的沉思,但他却始终没有找到陷入绝境的阿根廷那个最适合的换人选择。我们终于发现,原来,阿根廷真正的底色,是伊瓜因苍白脸上那抹不去的忧

如果换作那个温情帝贺炜的解说,在那一刻,他一定会说,在莱茵河畔的小酒馆里,不知有多少德国人在欣喜若狂,在无边的潘帕斯草原上,不知又有多少阿根廷人在孤独地狂奔!

而我要说,我们郁郁寡欢,是因为有时候现实如此强大,而博尔赫斯,梦,镜子,吉他,这些接近我们内心的事物,又是如此弱小,转眼成云烟。文/贺斌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