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杭州日报:这是一届错判的世界杯

2010年07月02日07:22杭州网—杭州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视上,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老师喋喋不休地讲战术,语无伦次。语无伦次的他充满了对战术的热爱,其实,我们也想更多地关注一下比赛本身,也想表现得专业一点,要么像张路老师一样,非常专业,非常资深地说:“表现不好的巴里英格兰队最大的罪人”,或者像郝董那样,非常轻蔑,非常不屑地说:“中国怎么会有英格兰这种烂队的球迷呢?”

但是很抱歉,要说起本届南非世界杯,我们却永远绕不开技战术之外的题外话,那就是裁判,套用一句星爷《国产007》里的台词,我们不得不说,像本届世界杯上裁判那么拉风的男人,不管站在什么地方,都像是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真是六月飞雪窦娥冤,本届世界杯就是一届错判的世界杯,而他们又如同“第五纵队”般改变了比赛的最终结果。

国际足联现任主席布拉特先生说:“错误,是美丽的一部分。”这是我们听到的有关错误的最富有哲理,最富有诗意的一句话。当然,也是最有悖于常理和基本逻辑的一句话。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无数次教育过:有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改正!

关于足球裁判规则的改变,近几十年来,国际足联仅仅采取了两个动作,一个是裁判服装的颜色由从前的黑色变得五花八门,感觉就像T台上的模特;另一个是给三位执法者戴上耳麦,以便其畅通联络。后者的确对准确执法产生了积极意义,算得上一次有价值的改革。而前者,则有转移视线、偷梁换柱之嫌,我不相信那些绿茵场上的“法官”穿红戴绿就能做到准确无误。

关于英格兰队的出局,绝大多数球迷认为那是裁判的错,当然也有有识之士指出,错不全在主裁拉里昂达,英格兰队所体现出的低迷状态,错就错在看台上花枝招展的太太团。

可问题是,世界杯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出发,那就是一场挥发雄性荷尔蒙的聚会。如今,整个南非上空的雄性荷尔蒙浓度必定大大超标,与煤气一样,一旦这个浓度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其结果就是爆炸。太太团的作用,就是与这里的雄性荷尔蒙发生中和反应,产生盐和水,然后通过某种渠道排放出去。

如果世界杯是一个蛋糕,那看台上靓丽的太太团、女球迷便是蛋糕边缘那一圈精致的樱桃,那鲜艳的颜色足以让人浮想联翩。熬夜看球,是件挺辛苦的事,一旦比赛不好看,这种辛苦就要被乘以2倍。而一旦第二天你还要早起挤公交车上班,这种辛苦更要以几何数字增长,怎样看球才不会太辛苦?一个极具建设性的意见就是多把目光锁定在赛场之外,那里的脸蛋比比赛更耐看,不经意间显露的腰身会让你误以为自己坐进了米兰时装周发布会的现场。太过阳刚味道的世界杯,就像这个夏天,喘息之间都会燃起火来。

是的,错误,可能是美丽的一部分。但如果说看台上的美丽,也是一个错误的话,那我们宁可一错再错。

[责任编辑:hong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