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八方评论 > 正文

孙立忠:他很“疯”是因他很浪漫

2010年06月30日15:02舜网-济南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智利队出局了。这是意料中的结局,也是多数人之所愿,因为人们更乐见巴西队前行。贝尔萨“疯”不下去了。

智利队主教练贝尔萨是被人称做“疯子”的。他带领的球队总是充满进攻的激情,无论是曾经的阿根廷队,还是如今的智利队。即便是面对火力强大的西班牙队和巴西队的时候,贝尔萨的智利队还是坚持大打对攻。或许,这会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智和不自量力——— 实力本就不济,还攻出去给对方留下广袤的进攻空间,难道不是自寻死路么?但浪漫主义的秉性,却决定了他要将进攻进行到底,“不进攻,毋宁死”。

贝尔萨很“疯”,正是因为他很浪漫。

贝尔萨在场边指挥的时候很忙乱,一会儿姿势不雅地蹲下,一会儿又急躁地走来走去,一会儿又在座位上长长地吐一口胸中郁积之气……一切似乎都与浪漫无关,但贝尔萨的确是浪漫的,他的浪漫在他的血液里。

贝尔萨拒绝平庸,他只欣赏华丽的、有想象力的攻势足球。十年前,他在阿根廷队开始了进攻试验;八年前,他的试验在韩日世界杯上宣告失败;现在,转换了阵地的他依然高举进攻的大纛,岁月消逝,痴心不改,虽九死其犹未悔。

浪漫主义,诗坛里有“诗仙”、“诗鬼”,球场中有“忧郁王子”、“疯子”。就对浪漫主义的追求和运命来说,“疯子”贝尔萨或可与“诗鬼”李贺一比。李贺一向喜欢在神鬼世界里驰骋自己的想象力,将全部精力用于写奇崛瑰丽的诗篇,笔补造化天无功。其诗歌成就非凡,但一生愁苦,虽然崇尚“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虽然曾“石破天惊逗秋雨”,虽然“男儿屈穷心不穷”,却终于“恨血千年土中碧”。贝尔萨八年前的失利可称惨痛,这一届世界杯战绩虽然并不算差,但也终于不能说非常成功。不过,无论如何,贝尔萨都将因为他的浪漫主义而在足球史册上留下印记。

浪漫主义者往往会有更多的痛苦,但咀嚼了痛苦之后,他们反而更加坚定。这大约就是贝尔萨很“疯”的根源所在。

在这个现实主义盛行的世界里,浪漫主义显得有些特立独行。曾经浪漫无比的“桑巴军团”、“郁金香军团”,如今都掺入了大量现实主义的元素,防守被置于比进攻更加重要的位置。务实方能存在,这实在没什么不对。毕竟,成者王侯败者贼的历史论,是通用的。但也正因为现实主义大行其道,浪漫主义才更显可贵。

也许,贝尔萨的浪漫主义算不上足球场上的奇葩,而只是一朵小花,但至少,其存在还是增加了物种的多样性。百花齐放,总不是坏事。

也许,贝尔萨的浪漫主义注定是悲剧性的,在现实主义面前终将破得头破血流,但他的坚守仍然值得尊敬。

贝尔萨据说被智利人称做“上帝”,或许他还有机会在那里继续实践自己的浪漫主义。我期望还能常常在足球场上看到他。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