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评论策划 > 正文

急三郎:裁判的事,容我事后再想

2010年06月30日09:25腾讯体育急三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好些事不能细想,也没法细想,想深了却没有不透,就会把正在进行的整个事的乐趣从底子上掀翻掉,比如裁判这事。误判是因为裁判业务水平有问题,还是瞬间眼花,还是足球政治?永远是一个车轱辘问题。承认前者,差不多等于接受你正在玩着的游戏是由一群低能的人左右的,而你却乐在其中,正准备往足球政治上去想,立刻发觉如果承认政治操控,等于你明知这是一出彻头彻尾的闹剧,而你依然乐在其中。怎么想都想不好,至少没法让自己从一场低级游戏中超脱出来。所以,本着猜测他人动机是野蛮行为的原则,不猜。

一位从不看球的朋友这样看看球这件事:人为因素太多了,不敢看,而生活里的人为因素已经够多了。
事情似乎变得很简单,接受足球比赛就得同事接受误判--什么两眼一抹黑笼而统之自欺欺人的鬼话。可没有什么更有意思的事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有世界杯可看的夏天,好过往年,只是如果非要聊裁判问题,心理上立刻对裁判老师怕怕怕怕的,可如今调节心理的方式那么多,其中一种:忘记、忘记,承受、承受,等待、等待慢慢好起来。已经到了比赛开始前不是许愿自己支持的球队踢赢,而是许愿裁判脑子清楚点的地步。

兰帕德踢得真积极,好看,可好不容易进了、却"从法理上不算进球"的那个球过后的那个蓝眼镜的特写却让人有点缺氧,只是连呼三遍好可怜好可怜之后,你没有把电视关掉,你还在死盯着比赛,甚至插播的广告不放,就等于从行为上你还是贪图接下来随便什么好戏随便什么更大的乐子。一天过后,新的比赛继续,兰帕德成过眼云烟,要过好久可能才又会想起。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碰到类似兰帕德这样的事,已经学会背诵《半生缘》中世钧低低说着的这句话了,活在这个笑话不断的世上,没有几句世钧这样的话傍身,怎么行。好笑的是,即使例如荷兰斯洛伐克这样的裁判终于没弄出什么花头的比赛,裁判的旗子也会让你看到一些花头。新的问题是,为什么人类能够在道具的科技问题上推陈出新,却从不集体开个会考虑下如何制约裁断,或者如何把误判的机会将低一些? 看个球都自带那么多问题,这游戏一定是问题重重、行将腐朽,衰败的征兆早就有了,即使不是国际足联自己把自己玩废,如此被权力或他人行为封闭地左右着的游戏,未来的小孩八成不会爱玩,未来人的自主性只会比我们强,谁会愿意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的生活?(急三郎)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