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李承鹏:变态容易出经典 伪巴西为你证明

2010年06月30日07:56扬子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史上最伪的荷兰和史上第二伪的巴西,分别经过一场牧师般的性压抑,和一场矿工式的暴锤后,相聚7月2日。可我故做神棍地觉得,这第一伪,这第二伪,不是众口伪味,而是开赛以来最大的重口味。

世界杯开赛前,有个穿着橙色队服的女艺人问我,范尼、范巴斯滕、范佩西、范布隆姆霍斯特……好多范噢,难道姓范的踢球就会踢得好?此时,范志毅正在发表中国足球何处去的球评,我凝视远方,点头:是的,不止范志毅,还有范特西。她感动地点点头。

可见不管懂不懂球,世人尽知飞翔的荷兰人美名远扬,围海造田铸造他们高傲的愁肠,十年前我一度以为,所谓荷尔蒙就是荷兰人肾上分泌出来的一种叫尔蒙的东西。但曾经一身反骨如翼龙的荷兰人,突然从了良,过去拿着画簿挥舞才情的艺术家,现在都成了拿着账簿的会计和出纳,看着那一步一步如手持计算器的踢法,简直就是场上摆了11套经济适用房。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样变慢了的荷兰,但对叛变了的荷兰无比好奇,好奇不会害死猫,好奇的是那群狗。半个月前,我看到在英超也是个大棒槌的库伊特混迹于一片橙色时,恍然有如一头沙皮狗奋不顾身地冒充了吉娃娃,昨天当我看到连踢法秀丽的范佩西都披头散发跑到中场又拼又抢,才明白吉娃娃也都是戴了假发的狼。就是这样,长得有宜家经理范儿的,范·马尔维克背叛了从米歇尔到克鲁伊夫到希丁克所有的灵牌,他一夜之间就把飞舞的荷兰风车,变成了老式电风扇,不,是循规蹈矩的钟摆,嘀哒、嘀哒中,声声慢地形成对斯洛伐克的追杀。罗本的千里奔袭有点像《杀死比尔》里,那把缓慢而变态的剑,永远没表情的斯内德更像满清十大酷刑中黄裱纸一层层糊面,缓慢而斯文地闷杀你。

我喜欢巴西,却对伪巴西一点不好奇。2010的巴西是史上第二伪,第一伪是1990那支只记得铁匠一样的卡雷卡的巴西队,1994年根本算不上伪,有BB托和独狼在前面扭着猫步,再伪,也胜过那一年的意大利队。我GOOGLE的时候才想起1990年邓加打的是边卫,26岁的他与伙伴们在边路可怜地被一个叫马拉多纳的妖孽,用一秒钟传球,三秒钟绝杀……1990年切肤之痛才让邓加发誓变成伪巴西,不管是大罗还是小罗,长着耳朵不听话,一脚把花花肠子的他们踢去海滩泡妞,踢沙滩足球。

7月2日,一支变慢了的荷兰,一支变狠了的巴西,一个幻影飞行员改行在机场出口拉客,一个舞者成为夜店保镖,或者梵高拎着菜篮子在荷花池讨价还价,天王级别的舞者马尔特娜丽亚和卡里诺斯·布朗却在世博会里跳起大秧歌。背叛本就是一件无比好玩的事情,帅哥如云的德国队,他们那个师奶杀手老大勒夫,穿着限量级的衬衣系着夜里也会发光的围巾,却偷偷抠着鼻屎送到嘴里,还重复一次,很想问,环保吗,好吃吗。花痴女粉,还敢想像跟他接吻吗?

斯内德越来越有《越狱》里的斯科菲尔德的表情,卡卡仍在努力上演长坂坡七进七出,未知怀里是光复汉室的理想,还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哥。布拉特说,失误才形成经典。布拉特皮特说,变化才形成经典。所有的巴荷之战都是经典,史上最伪和史上第二伪相遇,是经典中的经典。

最后一句,邓加的名真好,减了耳朵,加上了团队。我等还在抱怨大罗小罗落于沙滩,大罗小罗却在美女中盘旋。变态,就是出经典。

[责任编辑:石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