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两牙争雄:西葡海上霸权争夺史

字号:T|T
进入世界杯图片站

比利亚半岛上的葡萄牙西班牙尽管远离欧洲心脏地区,但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这里比欧洲其他地方更有可能迈出海上探索的步伐。被大西洋和地中海两大水域包围,造就了这里的人民对海洋的渴望;与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长期接触,使他们更具开阔的视野。近代意义上的世界海权就是从这两个半岛国家开始的。

葡萄牙先声夺人,海上霸权初建

葡萄牙海上霸权的建立,始于15世纪的亨利王子时代。这位被历史学家称作“航海家”的王子成名于1415年的休达之战,葡萄牙凭借此役一举拿下了北非的休达城,从而控制了地中海与大西洋的交通要道。从休达载誉而归的亨利对海洋探险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亲自参与海船的改造,从意大利网罗大批航海人才,并在里斯本创建航海学校,教授航海、天文、地理等知识。不仅如此,亨利王子还把自己在骑士团一年的收入悉数拿出,装备了几支远航探险队,对西北非洲进行广泛的航海探险。

在亨利的大力支持下,葡萄牙的航海事业不断发展。1420年,葡萄牙人拓居物产丰富的马德拉群岛,1432年,到达大西洋上的亚速尔群岛。1441年,葡萄牙人到达非洲,并在返航时带回10个黑奴,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次奴隶贸易。1445年,亨利王子的船长们穿过沙漠海岸,进入物产富饶的西非海岸,随后拓居西非佛得角等地。到1460年亨利去世时,葡萄牙人已经到达西非的塞拉利昂,并在西非沿岸建立了大批贸易商站。亨利死后,葡萄牙人并没有停止海上探索的步伐,他们先后到达了几内亚、刚果、南非等地,完成了非洲西部沿海地区的航行,并沿河侵入到非洲的内陆地区。

强大的海权带来了滚滚的财富,东方的象牙、香料和黄金如潮水般涌入葡萄牙。在短短几十年间,传统的农业国葡萄牙一跃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国家。海权为葡萄牙人带来了财富与霸权,财富与霸权则进一步刺激了葡萄牙人扩张的欲望,葡萄牙加快了统治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步伐。

1487年7月,迪亚士受命于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率3艘船沿着非洲西海岸南下探险,开始了探索通往印度的新航线。然而,非洲南部海域的惊涛骇浪使他们早早结束了这次探险。1497年7月8日,葡萄牙国王任命达·伽马为探险队队长,再次出航。11月22日,达·迦马的船队顺利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1498年5月20日,达·迦马如期到达印度南部的贸易中心卡里库特,实现了欧洲人梦寐以求直接到达印度的愿望,也从此开始了葡萄牙人在印度洋的霸业。达·迦马之后,葡萄牙人依靠强大的海上力量,大规模向全世界扩张与殖民。1500年,葡萄牙人发现并占领了南美洲的巴西。1509年葡萄牙人在印度洋打败阿拉伯人,封锁了红海航路,终结了阿拉伯人对印度洋、红海、地中海的控制权。自此,葡萄牙人完全掌握了印度洋的海上霸权。

此后,葡萄牙人继续向西太平洋挺进。1511年占领马六甲,打开通往西太平洋的通道,随后又占领并控制了科伦坡、爪哇、印尼等香料产地。葡萄牙人基本上垄断了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上贸易。1522年9月,经过3年零12天的生死搏斗,葡萄牙的又一位伟大航海家麦哲伦的船队回到了西班牙,完成了人类首次从西向东环球航行的壮举。至此,葡萄牙海上霸权的建立以这次圆满的环球航行而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西班牙深感威胁,加紧发展海权

其实,西班牙人应当感谢上帝在他们身边安排了葡萄牙这样一个近邻。当葡萄牙这个小兄弟依靠海权迅速崛起时,西班牙除了妒忌外,更感到发展的迫切。1492年,西班牙军队攻入阿拉伯人在西班牙的最后一个王国——格拉纳达,结束了穆斯林在西欧长达7个世纪的统治。当教堂里庆祝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胜利的钟声还没有彻底消失时,伊莎贝拉女王便决定授予哥伦布海军大将的军衔和新发现土地总督的预封,派遣他远航海外。

1492年8月3日,信心百倍的哥伦布率领3艘轮船和120名船员踏上征途,西班牙也由此踏上了海上强国之路。哥伦布第一次航行的意义经常被历史学家夸大,其实哥伦布1493年9月的第二次航行意义更为重大。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殖民地远征,随行的船只达17艘,共有1200人。这次航行使西班牙基本占领了整个西印度群岛,并建立了第一个殖民统治机构和多个殖民据点。之后,哥伦布又分别于1498年、1502年两下美洲,完成了对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发现。

如果说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还多少能称作和平之旅的话,之后西班牙人对南美洲的征服可以说是一场血腥的种族屠杀,其中对墨西哥的征服尤为残忍。当时的墨西哥处于阿兹特克人的统治下,他们建立了一个北起得克萨斯和新墨西哥,南至哥斯达黎加的庞大帝国,生活宁静而富足。不过,这一切随着科尔特斯的到来而彻底改变了。

科尔特斯于1519年4月在墨西哥登陆。他是一个典型的冒险家,上岸伊始,就下令毁坏所有船只,以断绝士兵后退之心,大有破釜沉舟之势。11月8日,科尔特斯的大军兵临阿兹特克人的都城特诺奇提兰特城下,国王蒙特祖马充满善意的开门迎接,但却被囚禁起来。蒙特祖马为了保全性命,下令阿兹特克人不得抵抗。不过,由于西班牙人滥杀无辜,激起了人们的愤怒。在一位祭司的领导下,阿兹特克人奋起反抗,把西班牙人围困在王宫中。懦弱的蒙特祖马奉科尔特斯之命出面调停,被人用乱石砸死,科尔特斯的军队也损失惨重。

1520年底,科尔特斯率800名西班牙士兵和2500名印第安士兵卷土重来,陆续抵达的还有6万多被科尔特斯游说而来的“印第安联军”。攻城战进行得异常惨烈,尽管阿兹特克人作出了英勇抵抗,但由于水源、粮源断绝,特诺奇提兰特城在坚守75天后,最终被攻破。这期间,阿兹特克人共战死、饿死、病死24万人之多,尸体遍布城市角落,竟无处下脚。科尔特斯征服墨西哥的速度,其实也就是西班牙人征服南美洲的速度,它和葡萄牙在东方商业扩张的速度不相上下。之后不久,皮萨罗击败了印加帝国,征服秘鲁;弗拉迪维亚征服了智利。到1550年时,西班牙人已经征服了巴西除外的整个南美洲。

对中、南美洲的征服,有助于西班牙牢牢确立海上霸权,而这一点成为西班牙富国强兵的重要保障。据估计,1521年到1544年间,西班牙平均每年从拉丁美洲运回黄金2900公斤,白银3.07万公斤。1545年到1560年间这一数字激增为黄金5500公斤,白银24.6万公斤。到16世纪末,世界金银总产量中有83%被西班牙占有。此外,廉价的印第安劳动力和兴旺发达的种植园经济,更是为西班牙带来数不尽的财富。不仅如此,对海上贸易的控制使西班牙人往往能获得300%的高额利润。海外贸易所带来的国库充盈使西班牙有能力发展强大的海上力量,1588年花费1000万金币打造的无敌舰队成为西班牙维持海权的重要力量。至此,西班牙人已经建立了欧洲历史上第一个海上殖民、贸易帝国,使它足以独步全欧,笑傲群雄。

教皇摆平纷争,子午线划定势力范围

当新航路开辟之前,无论是葡萄牙人还是西班牙人,对于自己面对的浩瀚海洋,都发出世界广阔的感叹。但当麦哲伦和哥伦布殊途同归,环绕地球一周之后,双方又发现地球似乎太小了。每当葡萄牙人宣布一块地方归属自己之后不久,便发现西班牙人也尾随而来,反之亦然。于是争夺不可避免,双方在殖民地和海洋上冲突不断。

双方的争斗,不仅使两国国王头痛不已,就连教皇也被牵扯进来。1493年,天主教世界的三位领袖——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与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就瓜分世界一事进行磋商。在经过长时间的讨价还价之后,教皇于5月4日做出仲裁:在大西洋中部亚速尔群岛和佛得角群岛以西100里格的地方(即西经50度),划出一条连接南、北极的分界线。分界线以西属于西班牙人的势力范围,以东属于葡萄牙人的势力范围。根据这条分界线,美洲及太平洋各岛属西班牙,而亚洲、非洲则归葡萄牙。这就是著名的“教皇子午线”。一年之后,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强烈要求重划分界线。经过谈判,1494年6月7日,葡、西两国签订了《托德西利亚斯条约》,将分界线再向西移270里格,这样巴西就被划入葡萄牙的势力范围。这条由教皇担保,葡、西两国同意的分界线,开启了近代欧洲列强瓜分世界、划分势力范围的先河。

扩张过度,伊比利亚双雄走向衰落

16世纪时,葡萄牙和西班牙在欧洲的海外事业中遥遥领先,从东方的香料贸易和美洲的银矿、大庄园和种植场中获得了巨大财富。但是,到16世纪末,它们却从领先地位急速退。伊比利亚双雄衰落的一个原因是它们放松了赖以维系其民族强大的海权,开始了陆地上的对外扩张。

1578年6月,葡萄牙国王塞巴斯蒂安以讨伐异教徒为名,率军2.5万人攻打北非的摩洛哥。与能征惯战的海军相比,葡萄牙陆军的作战能力并不强,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陆地扩张的好手阿拉伯人。结果这场战争以葡萄牙人的惨败而告终:国王毙命,士兵阵亡8000人、被俘1.5万人。同样,西班牙的人力和财富,也在反对新教徒的战争中,在反对强悍的土耳其人的数次战役中,以及在反对皇室家族特别是法国人的竞争中被损耗殆尽。

然而,透过这一表面原因,我们看到的是伊比利亚国家经济体制的落后。当时,荷兰、英国和北欧的资本主义经济蓬勃发展,推动它的主要动力是一般平民的需要。而伊比利亚国家的海外贸易,从本质上来说是奢侈品贸易,它满足的对象是国内的少数富人。因此,在当时的欧洲,葡萄牙和西班牙并不能凭借一种外向型经济而居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中心。这样看来,尽管伊比利亚国家能够率先从事海外扩张,但由于缺少经济实力和经济动力做后盾,它们并不能有效地利用它们的海权,从事国家贸易所必需的航运业以及向美洲殖民地提供其所需的制成品工业。

所以,海权的强大不一定意味着国家在经济竞争中会一劳永逸。海权确实提供了必要的财富,但对葡萄牙和西班牙而言,这些足够的财富却成为阻挡它们进行制度改革的“罪魁祸首”。这或许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在繁荣百年后突然地、无可挽回地衰落的根本原因。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