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中国体育媒体圈浮躁暴戾 习惯性捧杀棒杀球员

2010年06月29日09:53腾讯体育郑晓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远在南非采访的哥们向我抱怨,描述了一小撮中国记者在当地劳作的混乱景象。有记者窝在家中看世界杯电视直播,然后就可以惟妙惟肖地勾勒出比赛大场面。他可以想象出两方到场球迷的斗嘴内容,也可以在与一位球星合影后就炮制出一段专访内容。我们这位可爱的记者依然严格执行“不到场不写稿”的光荣传统。虽然这从逻辑来看没什么问题,但在集体造假的氛围中仍能够克制住骗稿费的冲动,这一义举当然得到了编辑部的赞赏。

可爱的记者总结说,体育媒体圈太浮躁了。

我认同这样的说法。体育媒体的捧杀与棒杀,常常自证了这一圈子充满浮躁与戾气。

先说捧杀,这一媒体暴戾特征往往体现在海外球员升造阶段。还没出去溜达就被捧成了豪门骄子,似乎欧洲贵族抬来八台大轿非他不要。刚抵达欧洲下榻酒店,吹捧就开始了。首先是如何在训练中博得教练青睐,又是如何得到队友激赏。结果,问题就流露出来了,既然教练和队友好评如潮,怎么就没有上场机会呢?

最后,教练见他可怜,终于给了出场机会——用孙正平老师的话说就是,垃圾时间垃圾球员可以出场了。媒体就会把他的一举一动无限放大,每一脚触球都可以变身足球真理。而一旦队友进球,那么媒体就会像具备“考古癖”的古董专家一般上溯祖宗八代,最终把进球终端锁定在中国球星那一脚的风情上。我们会说该球员是“间接助攻”,当然,最无耻的说法是“策动了这次进攻”。

媒体意淫的优越感还体现在挑选外援之上。我记得2005年中塞友谊赛时,天津一家报纸打出“中塞之战天津队海选外援,刘春明:可惜凯日曼太贵”这样语惊四座的标题。

像这样因极度自恋而极度狰狞的标题,这些年时常浮现于我的眼前。他们像一颗颗呼啸而过的子弹,不断击中我脆弱的神经末梢。

后来,某网站还设计过“国安牵手皇马重创巴萨”这样欲仙欲死的标题。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巴萨何不牵手建业重创皇马?

其实,巴萨并不在乎这样的强弱联手,他担心的是某一天,切尔西和皇马勾搭上了。事实证明,皇马联手国安的杀力并不强劲,巴萨依然是第一。一切的重度自恋,都证明是我们虚无缥缈的“性幻想”。

“棒杀”是伴随着国足惨败而生成的衍生品。当国足球员如丧考妣地悻悻归来,媒体就着手全方位反思。此时,媒体火力全开,你常常发现,遭遇棒喝的某位球员刚刚在这份报纸上开过废话连篇的专栏。一位名记说过,当你拥有某份报纸两年合订本,你就会发现“一张嘴两张皮”。

中国体育媒体太善于从结果中罗织现象,太擅长事后出膛马后炮。爱过骂过,媒体又开始新一轮喜怒哀乐。

体育媒体心智的不成熟,使得足球外围也充斥着浮躁。那位大摆乌龙、以为“梅西[博客]已经进球”并询问“C罗何时进球”的女记者,即便得知真相是“梅西尚未进球,C罗已然进球”依然不肯认错,并沾沾自喜认为“是自己激发了C罗的进球欲望。”

这,正是中国体育媒体浮躁写照。即便对中国足球建设了无贡献,观点轻浮而师出无名,依然会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本人对中国足球做出了重大贡献。(郑晓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