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解说为足球赛事增色 他们让世界杯更具有喜感

2010年06月28日09:45钱江晚报
字号:T|T

足球是圆的,它当然不会像C罗圆规一样的双脚划出来的那样圆,在受力挤压的时候,圆也会变形成椭圆。

解说员的解说显然就是这样一种力。它让足球不再沉默,不再孤单地划出犀利的仅仅属于自己的一道弧线。它让看球者脱离观看默片的尴尬境地,本应是一场狂欢,它给狂欢助兴,本应是一种阅读,它给阅读加上注释,就算是一场音乐会,那简单的同义反复也是一种双重奏,让气势恢弘的足球交响多了一个声部。

即使没有本国的球队出现在南非世界杯的赛场上,世界杯也足以堪称一场盛宴,这场盛宴你拿着刀叉或擎着筷子皆可享受。它首先通过你的眼抵达你或丰富敏感或率真朴实的内心。有太多的东西在我们眼前呼啸而过,有太多的场景在我们眼前定格。左眼看球,球似飞丸,似流星,燃烧周遭的空气带着宿命中的决绝奔向禁区奔向球门奔向门柱;右眼看人,假如这仅仅是由机器人之间的世界杯,观者不会如此疯狂。我们看的还有活生生的人,帅哥,美女,老将,少帅,流着泪的,咧着嘴的,抱着头的,挥舞着手臂的,伸脚的,伸手的,伸头的,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这是眼睛的盛宴,也是耳朵的盛宴。我们听到越来越多讨论足球、解说足球的声音。在电视上,在网络上,在论坛上,博客上和围脖上。这些声音有的让我们倾听,有的让我们怀念,有的让我们厌烦,有的让我们解颐。通过这些声音我们可以了解足球背后的故事,原来4年前是高考状元的时隔4年再考未必能上一本线(参见意大利队),原来考场设在你家你也未必上一本线(参见南非队)。盛夏时节,足球是一种娱乐,世界杯是爽口爽心悦耳悦目的冰激凌,这种冰激凌原料是由球场制造,球场外的解说员动手调配。当你看着双方沉闷地埋头踢球互相找不到北时,听到类似于“丹麦的球员平均身高比日本队高100厘米”这样的解说词,是不是会扑嗤然一笑?而听到连球场上有多少人在比赛都搞不清楚的主持人,只看世界杯和欧洲杯的伪球迷也会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吧!

那些雷人的解说需要整理,打包以便更集中地轰炸我们的娱乐神经。但是没必要上纲上线,在高强度地解说中出点错实在无可厚非,乌乌祖拉都容得,还容不下他们?实在无法容忍的话不妨听听其他国家的电视解说。在意大利甲级联赛中,皮耶罗带球突破。意大利电视台的一位四十多岁的解说员这样说:“他进去了,进去了,我的上帝啊,皮耶罗你是我的上帝,这个球进了你就是我爸爸,他进去了!”还有更猛的,西班牙甲级联赛,马德里竞技队被红牌罚下一人,老板吉尔冲入场内被赶回去,一边回头一边骂骂咧咧。西班牙一家电视台的解说员声音提高了八度喊道:“这个老骗子总是这样愚蠢,他这样做于事无补,他把劳尔像垃圾一样地扔出去,结果他成了竞技的克星,身价何止翻了几百倍,这就是他经常会干的事情。”

……

在所有或平稳或激越或甲醇的解说和旁白中,足球一掠而过,我们一笑而过。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