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东方早报:乌拉圭在南非打破了40年来的桎梏

2010年06月28日05:47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被称为全世界最穷总统穆希卡的助阵下,乌拉圭队在南非打破了40年来的桎梏。2比1战胜韩国队后,这个曾经的世界杯冠军终于闯进了世界杯八强。

过去40年,乌拉圭足球被揶揄为“没落的贵族”。“天蓝军团”总是扮演着一个尴尬的角色,没有外人足够的尊重,但却成了“粗野”、“肮脏”的代名词。也许你会奇怪,为何同处南美大陆,巴西阿根廷这两支世界冠军球队至今仍傲立世界足球之巅,而与阿根廷夺冠次数持平的乌拉圭人却已滑落到世界二三流水平?或许问题很复杂,但饱受军政府和经济危机双重蹂躏的乌拉圭,还是在南非的舞台上得到了诠释自我的机会。

长久以来,这个人口仅仅300多万的南美小国被认为是“足球抛弃的国度”。在《足球经济学》一书中,著名的足球专栏作家西蒙·库珀和史蒂芬·西曼斯基展示了一国足球成就同(该国)人口、人均收入以及足球经验这组因素的关联程度。曾经的世界冠军乌拉圭恰恰成为一个反面典型。在西蒙·库珀看来,“乌拉圭足球经验再丰富,也已无法抵消其在人口方面的劣势。”因为,其他六个曾经捧得世界杯冠军的国度皆是有着广大人口、充沛的足球底蕴和相对较高的人均收入。

不过,在大多数乌拉圭人的思维中,人口和经济并不能决定足球,著名的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认定乌拉圭是一个为足球而生的国家。在《足球往事》一书中,加莱亚诺这样形容乌拉圭人对足球的痴迷,“人人都觉得自己是战术大师,每一次国家队的比赛。无论对阵哪一支球队,整个国家都会屏住呼吸,政治家、歌手和街头的小商贩们闭上了嘴巴,情人也停止了爱抚,就连苍蝇都不能够再飞行,都要停止飞行。”

过去“粗野”、“无趣”被认为是乌拉圭足球的标签,乌拉圭《国家报》的豪尔赫·萨维亚对此解释为,“这就是乌拉圭足球,既然足球源自于过剩的荷尔蒙的直接释放,既然这样的释放曾让乌拉圭震撼欧洲、惊讶世界,那么我们也就认为,继续这样直接的释放并没有错。”

在一本记录1970世界杯的传记《回家》中,作者杰夫·道森刻薄地描述了乌拉圭与苏联队的半决赛,“这是典型的乌拉圭式比分,0比0。”不得不承认,随着电视的普及,乌拉圭人的粗野球风和丑陋的打法,在人们心目中开始根深蒂固起来。但要知道1954年瑞士世界杯上,“乌拉圭式”还是另一个概念。那届比赛中,他们7比1横扫苏格兰,继而在四分之一决赛中4比2送英格兰回家,但最终在半决赛中经过加时赛恶斗,他们以2比4不敌那支伟大的匈牙利队。

这是有史以来乌拉圭输掉的第一场世界杯比赛。在1960年著名的《世界足球》创刊号上将其称为“史上最伟大的比赛”。是的,艺术足球的荣誉在南美曾经只属于乌拉圭而不是巴西。对于乌拉圭足球人而言,他们要做的是重塑“乌拉圭概念”。“我们是带着整个国家的骄傲来到南非的,我们要向全世界展示一个全新的乌拉圭。”在闯入八强后,乌拉圭主帅奥斯卡·塔巴雷斯在大雨中颤抖着表述自己的激情。

4场比赛,1个失球,6个进球,乌拉圭队向全世界阐述了一个久违的“乌拉圭概念”——进攻、疯狂还有纪律。没有成堆的红黄牌,没有恶意的侵人犯规,也没有不思进取的铁桶阵,乌拉圭人试图重新拾起自己遗失的足球基因。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