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淦耀:德国金哨错判乌拉圭越位

2010年06月27日02:47腾讯博客淦耀我要评论(0)
字号:T|T

淦耀:德国金哨错判乌拉圭越位

乌拉圭VS韩国 裁判出场

(淦耀,国内知名足球规则专家)

乌拉圭队对韩国队的比赛,是本届世界杯正赛第二阶段淘汰赛的首场比赛。淘汰赛在英文中称之为杯赛制,每场比赛必须分出胜负。如果90分钟赛平,按照《2010南非世界杯赛规程》第3章第40条则加时30分钟。如果那30分钟比赛结束后比赛结果还是平局,则比赛两队通过踢(不是罚点球,因为没有球员犯规)点球决出晋级或被淘汰队。因此对担任第二阶段淘汰赛的裁判员尤其是主裁判来说,怎样合理地分配体力,以120分钟为单位工作,也是足球裁判技术的一部分。能够主哨第二阶段淘汰赛对裁判员来说也是一种荣耀,因为每场淘汰赛必然有一队要被淘汰出局,比赛次日离开南非,没有第一阶段分组单循环赛时那样的回旋余地,因此对主持比赛的裁判组而言,心理压力就更大了。

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派遣以银行家斯塔克为主裁判的德国裁判组主持这场淘汰赛。这是德国裁判组本届世界杯正赛第3次主持正赛。此前德国裁判组主持了编号第3号阿根廷队对尼日利亚队;编号第37号斯洛文尼亚队对英格兰队的第一阶段分组单循环赛,没有颠比赛走向或破坏比赛进程的错漏,因此得到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至少三分之二足球裁判专家的肯定。其实本场比赛的两支球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都是所在大洲足联组织正式国际比赛包括世界杯预选赛时被纪律处罚最多的队。

1986年在墨西哥举行的第13届世界杯赛上,韩国队因为围攻马拉多纳被球王贝利嘲笑为就会把人当球踢。而在乌拉圭队对苏格兰队的比赛开赛才49秒,乌拉圭的巴蒂斯塔在对方斯特雷森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飞铲斯特雷森的胫骨,结果被当年的世界最佳足球裁判来自法国的政府公务绰号“行刑官”的奎尼乌抓个正着立即红牌驱逐离场。在那届赛会结束后时任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北爱尔兰律师卡万博士在《国际足联杂志》上撰文总结说:“不要以为一场比赛的红黄牌多了,就认为当值的裁判员没有管理好比赛双方。其实裁判员是在国际足联支持下这样做的。只有把喜欢踢人不好好踢球者都清扫出足球比赛场地,足球场上才干净了,好好踢球的人才能发挥技术进更多的球。尽管足球传媒对裁判员出示红黄牌会有不同的看法,我们的足球裁判员不能受影响颠倒出示红黄牌的因果关系或基本逻辑。”24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中国足球女记者或足球男解说员看到本届世界杯正赛中裁判员出示红黄牌多了就认为是主裁判刻意表现自己破坏了足球比赛的流畅,那么踢人铲人踏人扫人的犯规者反而促成了比赛的流畅?上万现场观众或亿万电视观众都喜欢欣赏踢人铲人踏人扫人的足球赛?事实是踢人铲人踏人扫人的犯规破坏了比赛的连贯或流畅,促使主裁判鸣哨暂停比赛,乃至动用红黄牌给受侵害者心理补偿。因此现行的规则第5章和第7章,都授权主裁判补足比赛时间,比如出示红黄牌后主裁判记录所用的时间。

在这场判罚比赛双方各12次犯规的比赛中,德国金哨还出示了3次黄牌,都是处罚韩国队球员的,从因果关系上来说没有什么颠倒。37分钟时8号金正友正面蹬铲对方15号佩雷斯的支撑腿;68分钟时22号车杜里踏踩对方11号佩雷拉的腓骨;82分钟时4号赵容亨拉扯就要突破的对方15号佩雷斯,主裁判斯塔克给予犯规者黄牌警告应该。

这场比赛中德国裁判组也有错漏,但是受益的是这场比赛最后的失利者韩国队,那些错漏就无关紧要了。26分钟时韩国队14号李正秀在接近中线的区域盘带球被对方锋线的队员11号佩雷拉或7号卡尼瓦把球一捅球向前滚,乌拉圭队9号苏亚雷斯随球而进呈单刀赴会之势,结果被第一助理裁判萨尔沃举旗示意为越位导致主裁判按照1995年以来规则第6章给予助理裁判的权利只得认可越位。但是观看技术分析定格画面,苏亚雷斯在队友捅球瞬间,不比球更接近韩国队的端线。这样一来,全场唯一的一次越位旗示是错判。比赛进行到43分钟时乌拉圭队16号佩雷拉在韩国队禁区里射门,球先击韩国队16号奇诚庸的大腿弹起击中奇诚庸的左手,德国银行家不判罚点球是高明的。

淦耀:德国金哨错判乌拉圭越位

(Qzon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