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12年岁月他从神到人 此刻道一声:再见,亨利

2010年06月26日09:24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巴黎6月25日体育专电(记者 李学梅)回首1998年世界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躲在特雷泽盖身后,用后者的球衣挡住眼睛,不敢再看法国队与意大利队之间的点球大战,这就是日后令所有后卫闻风丧胆的锋线尖刀亨利

12年间,他迅速成长为一颗耀眼的巨星。1998年一举成名后,他在第二年转投英超阿森纳队门下,从此步入了事业的高峰。他用160场比赛实现了攻入百球的目标,并四次获得英超最佳射手,两次帮助阿森纳队夺得联赛冠军。然而,当踌躇满志的亨利出现在2002年世界杯赛场上的时候,却遭遇了沉重的打击:在第二场同丹麦队的比赛中,他领到一张红牌,匆匆结束了自己的韩/日世界杯之旅。4年后,技术更趋成熟的亨利卷土重来,在与巴西队的八分之一决赛中,正是他的进球,帮助法国队1:0淘汰劲敌,最终挺进决赛。

快速的步伐、灵敏的运球,以及门前捕捉战机的能力,使他成为了“高卢雄鸡”有史以来最多产的球员,在123场国家队比赛中,他共攻入51个球。

12年后,他又随队来到南非,希望为自己的四届世界杯画上圆满的句号,然而等待他的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噩梦。

为了这届世界杯,亨利已经付出太多。在去年11月法国队与爱尔兰队争夺世界杯入场券的关键之战中,他以一记手球帮助“高卢雄鸡”搭上了前往南非的末班车,同时也为自己收获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骂名。或许爱尔兰人会委屈地大呼,“受的是我们”,但究竟亨利承受了多少压力,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正因为如此,他对被逐出队的阿内尔卡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时全世界都在谈论着我的手球,我感到孤独极了,似乎整个地球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在兵败回国后的首次采访中,他说出了心里的感觉。

此外,由于伤病和年龄的缘故,他的主力位置也遭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但为了参加世界杯,他甚至情愿充当替补。“主教练(多梅内克)曾到巴塞罗那来看我,他说我将不会在世界杯上首发出场。我对他的决定表示充分理解,事实上我在巴萨也有很久没上场比赛了,”亨利这样说,言语中充满悲凉。

除了痛失上场机会,他还交出了队长袖标。在国家队的三场小组赛中,他大多是裹着棉服,坐在替补席上充当看客,仅仅在对乌拉圭队的比赛中出场20分钟,在对南非队时踢完了最后的35分钟,然而在此期间鲜有射门,最终亦是毫无建树。

南非曾给亨利带来美好的回忆,他首次代表国家队出战便是对南非队,首个国家队进球也是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攻破南非队的球门。12年后,当他再度回到这个梦开始的地方,却发现这里已不再是他的天堂:队友的疏离,人心的改变,都让他无所适从。

“我觉得自己被孤立了,队友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跟我说话……以前,他们会告诉我很多事情,我总是代大家出头。但当你不再被人信任的时候,事情就会变得异常复杂,”亨利表示。而面对日新月异的足球圈,他也只能叹上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在我刚刚入选国家队时,每次上车落座之前,都要看看老队员是否已经坐下。1998年时,我跟随国家队夺得世界杯冠军,但是回到摩纳哥队,蒂加纳先生(时任摩纳哥队主教练)照样让我去擦球。现在就不同了,这种对‘老人’的尊重已经荡然无存,不过这不也是当今社会面临的问题吗?”他反问道。

早在世界杯之前,亨利将去美国踢球的消息就已传得沸沸扬扬,也许他将从此淡出足球的主流社会,但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年以后,人们仍会记得那个在阿森纳队所向披靡的前锋,他会偷懒、会假摔,也曾用“手”为队友传球,然后如小儿耍赖般地告诉全世界,“没错,我是手球了,但我又不是裁判……”但他的离去却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那曾是“高卢雄鸡”的光辉岁月。

再见,亨利!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