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罗本岛:既是监狱亦是故园 岛上也有足球联赛

2010年06月25日16:27潇湘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很少有一座岛屿监狱,能够像罗本岛这样,在前生散布着死亡、囚禁与恐惧,在现世则成为自由、平等、解放的象征!

这座岛屿位于南非西开普省桌湾,面积约13平方公里。这里曾是麻风病人、精神病患者收容所。自1960年代中期到1991年,罗本岛成为南非最大的秘密监狱,大部分黑人政治犯被囚禁于此,其中包括南非首任黑人总统曼德拉。而对于曼德拉而言,自由、平等永远是他的方向,希望和勇气是他抵达目的地的武器。罗本岛是曼德拉的监狱,也是南非人民自由的故园……

斗争:半个小时的航路,曼德拉走了18年

从桌湾的维多利亚港到罗本岛只要半个小时的船程,短短的航路阻隔曼德拉和非洲大陆的联系长达18年。18年的罗本岛生涯,曼德拉从未丧失勇气、希望,也从未放弃追求自由、公正而进行的斗争。

登上罗本岛,4米多高的监狱围墙挡住了去路。墙里是曼德拉以及他战友们的受难地,墙外是波涛汹涌的大西洋。在曼德拉18年的罗本岛生涯中,从来没有人试图逃离罗本岛。当记者一行踏入监狱时,导游图拉里就自我介绍称:他自己也曾经在此囚禁过16年。

据图拉里介绍,36年前,身为矿工的他所在的矿场发生了一次大爆炸,白人矿主将事故原因全部归咎于黑人矿工,图拉里因此被送进了罗本岛监狱。在这里,图拉里结识了曼德拉。“他是我们的启蒙老师”,图拉里告诉记者说,“曼德拉和他的朋友们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不论他的肤色如何。”

图拉里带领记者一行参观了当年囚禁曼德拉的牢房,简陋而阴森的4平方米囚室内只有一张长宽一尺的小凳子,凳子上摆着饭盒,凳子旁边是用来当做马桶的木桶,曼德拉就睡在凳子边的地铺上,那只是一层薄薄的毯子。

包容:比反抗敌人更难的是原谅敌人

“在那漫长而孤独的岁月中,我对自己的人民获得自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对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获得自由的渴望。让黑人和白人成为兄弟,南非才能繁荣发展。”——曼德拉

在罗本岛的18年牢狱生活前,曼德拉还在非洲大陆被囚禁9年,前后总共有27年的人生在监狱中度过。“曼德拉的伟大不仅在于他为了反对种族隔离制度,与暴政对抗,27年的人生羁旅在监狱之中,更在于他走出监狱后的所作所为。”图拉里说道。

图拉里回忆称:“当选总统后,曼德拉并未忘记他在罗本岛的朋友们,他如果来开普敦,经常会抽时间跟我们碰面,问问我们现在的生活。”而跟曼德拉坐在一起喝咖啡的,并非只有当时的黑人狱友,还有看守曼德拉的白人狱警:“曼德拉叫大家坐在一起闲聊,氛围友好热闹,回忆起罗本岛的生活,每个人都更珍惜现在的日子。”

放弃: 拒绝神化自己,他想去莫桑比克吃大虾

“我已经演完了我的角色,现在只求默默无闻地生活。我想回到故乡的村寨,在童年时嬉戏玩耍的山坡上漫步。”——曼德拉

“对很多革命者来说,比对抗牢狱岁月更艰难的是拒绝诱惑。但曼德拉很轻松地做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从政完全是为了南非黑人的权利”,图拉里说,“一旦曼德拉认为他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他和大家一样也是个普通人,他不愿意做神,南非人都亲切地叫他马蒂巴(意为老人、老爷爷)。”

在政治上曼德拉不神化自己,在个人生活中更是毫不害怕选择自己的生活。他退休后放弃与第二任妻子温妮离婚,并在1998年和莫桑比克前总统的遗孀格拉萨结婚,这个可敬的老头还宣称:“从今以后,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有两个,一是格拉萨,一是到莫桑比克吃大虾。”

[幕后]

罗本岛上也有足球联赛

桌湾,罗本岛上,远处的足球场坑洼不平,早已没了球门,更像是个荒场子。但就是这样的荒场子,见证了罗本岛监狱足球的历史。

那时的罗本岛关押的全是黑人政治犯,足球成为他们惟一的消遣。导游介绍,当年这些“犯人们”之所以想踢足球,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生活环境太恶劣,“如果长期这样生活下去,身体迟早要被拖垮。”

对于这样的要求,统治者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踢球,显然与他们想尽一切办法限制政治犯自由的底线相悖。在国际红十字会的压力和犯人们三年的抗争下,监狱方终于同意每周六踢30分钟足球。

1967年12月的一个上午,由犯人组成的两支足球队——“流浪者队”和“雄鹿队”在罗本岛监狱内打了第一场正式比赛。狱卒允许部分囚犯在看台上观战,他们甚至挥出了自制的标语横幅。没有人记得那场比赛的比分,但所有人都知道,自由正在慢慢袭来,所有踢比赛的人,都是胜者。

随后,罗本岛足球队的规模越来越大,甚至有了自己的足球协会——“马卡纳足协”。1969年,第一届罗本岛联赛开打,每周6场比赛。很快,足球狂热席卷了整个监狱,甚至被枯燥生活煎熬的某些狱卒也成为了球队的拥趸!而像曼德拉这样的“政治要犯”,没有权利参加比赛,连看比赛的资格都没有。

足球运动在监狱蓬勃发展,催生了岛上其他球类项目。最后,罗本岛监狱甚至有了自己的夏季奥运会。2007年,国际足联也正式把马卡纳监狱足协接纳为其正式会员。

[数说]

46664成了一种寄托

在关押曼德拉的牢房里,讲解员拿出了一张放大版本的犯人信息记录。除了姓名、年龄、编号等基本信息外,还有两个黑乎乎的手指印。“这是曼德拉当年的信息,上面的指纹是他亲手按上去的。”讲解员说,曼德拉的服刑编号是466/64,“他是1964年到达罗本岛的第466位‘客人’”。如今,46664已成为一个基金会的名字,该基金会旨在唤起人们预防、抗击和战胜艾滋病的意识、信心与决心。

1982年,曼德拉离开罗本岛,被转移到波尔斯摩尔监狱。结束了在这里长达18年的囚禁生涯,等待他的不是自由,而是新的囚禁。

直到1990年2月11日,南非当局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才被迫宣布无条件释放曼德拉。在妻子的陪同下,曼德拉走出监狱,结束了27年的囚禁生涯。此时的他,已73岁。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